蓝罐曲奇

有原则地杂食,堆自己喜欢的粮,默默地码字,吃吃吃

露中《书信》

BY:辞忧长安

“呼~总算是到了。”

     王耀望着将自己送来的乡村小巴在泥泞不平的土路上逐渐驶远后,才转过头仔细打量着眼前的小镇。

    和外面坑坑洼洼的荒野土路相比,小镇内部倒像是个世外桃源——一户一栋带院子的小公寓,红瓦白墙上爬满翠绿的爬山虎;可以容纳马车行走的道路上铺着鹅卵石,弯弯曲曲通向别处;还有几间店铺夹杂在挤挤挨挨的小公寓中,错落有致,倒也不失一番情调。

    这是一个叫做万国小镇的地方,镇上的居民国籍几乎囊括了全世界所有的国家——而中国的缺席一直是这个小镇居民们的遗憾,但想来今天他们的愿望可以圆满了。

    王耀回想起那份专门用手工宣纸和毛笔写就的邀请函,尽管上面的汉字写得并不好看,还有些可笑的别扭。当他摩挲着那张邀请函,眯着眼睛打量里头夹着的一张小镇居民们在镇政府前的合照时,那个银灰色头发,穿着大衣,在人群中笑得云淡风轻的青年让他的好奇心略略提起。

    这个人夏天都穿得这么多么?他不禁好奇地浮想联翩。忽然间,他觉得改变一下环境换换心情也不错。

    不知道今天能不能看见这个人呢?王耀收回思绪,提起脚边的竹藤箱子,迈步走向他将要生活的小镇。

 

    当王耀顺着邀请函中附带的指示地图走到自己的小楼前,发现他的新家前已经围着许多人了。

    他的到来就像是触发了这些围观者的神经,所有人齐刷刷地转过来,睁大眼睛看着他。

    王耀有些不自在地举起手打招呼:“你们好,我是新来的王耀——”他突然想起他的邻居们可能还听不懂中文,于是准备换成英文:“Hello——”

    结果人群炸开了,王耀看见一个金色头发的眼镜男像吃了兴奋剂一样,冲过来握着他的手狂甩。

    “侬好侬好!非常高兴见到侬!”眼镜男说着一口半生不熟的中文,还夹杂着上海话口音,“我,American,马修!”

    王耀干笑着点点头,正准备回应,这边另外一个粗眉毛的绿眼睛男子就不耐烦地撞开名叫马修的眼镜男,然后摆出一副标准的微笑,力度恰好地握住王耀的手摆了摆:“很荣幸见到您,我是亚瑟,就住在您的隔壁。”

    结果他也没能多说几句,就被蜂拥而来的其他居民们挤开了,紧接着就变成了一场群架,各国方言粗口满天飞,听得已经退出战场中心的王耀一阵汗颜。

    “他们这样太吵了,对吧?”一个温和的声音在王耀耳边响起,在炎炎夏日依旧穿着大衣的银灰色头发青年微笑着对王耀说道,“他们总是这样的,习惯就好。”虽然话语里有着一些俄语的音调,普通话却是说得蛮不错的。

    王耀有些发愣地看着高出他一头的青年,有几秒钟他忘记了要自我介绍。

    紧接着他反应过来自己的失礼,连忙不动声色地转过身伸出手:“很高兴见到你,我叫王耀,来自北京。”

    青年伸手握住,王耀感觉到手心传递过来的凉意:“我也很高兴见到你,王耀。我叫伊万,来自莫斯科。”

 

    万国小镇虽然面积不大,但五脏俱全。王耀住下来几天后,很快适应了这里的生活,尽管他有些遗憾镇上的小超市里没有新鲜好吃的大米卖,还得从网上订购。

    小楼被他布置得简雅独特,带着别具一格的中国风。红木雕花软垫长椅上摆上两只中国红抱枕,玻璃小桌上搁上一套琉璃茶具。客人来时,王耀便用竹制把手的茶壶泡上一壶香气怡人的碧螺春,配着炒好的花生米。客人用琉璃茶杯,自己用着紫砂小壶对嘴喝着。这样别致优雅的风格总让来访的人们连连感叹。

    闲来无事,他便喜欢照料院子里那一簇簇翠绿的植物,都用小陶盆分别装着,还做了一些架子好将这些小植物摆放得更好看些。住在他隔壁的亚瑟每天上班离开屋子时,都能看见穿着中式长袍的黑发青年在替植物浇水松土,也不嫌脏累,心情似乎很是愉快,这让严肃古板的英国人很是不解。

    “您做这些是为了什么呢?”一天亚瑟终于忍不住,扒着围栏问他的邻居。

    “没有为什么啊,”王耀微笑答道,将手中的喷壶放下,“心情好,又挺喜欢的,就这么做了。”

    他轻轻摸了摸手边一盆多肉,像是在摸着珍爱之物那般温柔。

 

    王耀一直是小镇上很特别的存在。

    尽管黄种人并不是稀奇的存在——镇上也有着几个黄皮肤的亚裔,独特的是王耀这个人。他穿着中式服装,吃的是有着多变口味的中国菜,平日喜欢看的书,做的事,举手投足之间都带着东方古国的文化气息。

    当周围的人都在听贾斯汀比伯,跟着节奏在小镇舞会上扭动自己的身体时,王耀则在一旁的自助餐区域,毫不客气却动作优雅地大快朵颐。饭饱酒足后,他戴着耳机,目光迷茫地投向舞动的人群,思绪显然已经飘远了。

    不知道那双黑色的眼睛里藏着什么?

    伊万这么想着,身体不由自主地走了过去。他坐到青年的旁边,在他眼前挥了挥手。

    王耀转过头来,发现身旁的人是伊万,连忙取下一边的耳机:“嗯?”

    他的反应是下意识的,以为伊万说了什么而他没有听见。这一声却如柔软的猫爪,在伊万的心尖上不轻不重地挠了一下。

    “刚刚你在和我说话吗?”王耀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刚刚自己将音量调得太高了,一时间也没注意到旁边有人接近。

    伊万收回晃荡的心神,眯眼微笑:“你在听什么?”

    “什么?”舞会音乐几乎占据了人的所有听觉,听不清楚的王耀只好大声地问着对方。

    伊万凑近王耀耳边,稍稍提高了音量:“我说,你在听什么?”

    青年说话间的气息碰在了王耀鬓间,王耀忍不住挠了挠:“中国的戏曲。你也许不会喜欢的。”

    伊万仿佛来了兴趣,他指指自己的耳朵,又指指王耀手中的耳机:“或许我可以试试。”

    王耀笑了笑,把手中拿着的一边耳机递给伊万,然后按下了MP3的播放键。伊万不经意地瞟了一眼,对方手里的MP3已经相当老旧,还能看见上面几道交错的划痕。

    “——树上的鸟儿成双对 绿水青山带笑颜 随手摘下花一朵 我与娘子带发间 从今不再受那奴役苦

    夫妻双双把家还 你耕田来我织布 我挑水来你浇园 寒窑虽破能避风雨 夫妻恩爱苦也甜

    你我好比鸳鸯鸟 比翼双飞在人间——”

    伊万虽然中文说得不错,但鲜少听这样的戏曲,一时间没能反应过来曲词的含义,他一边问一边看向王耀:“歌词是什么意思?我听不太懂。”

    满脸尴尬的王耀暗暗吐槽为什么正好就听到了这一段,要知道他刚刚听的还是秦腔!

    这该死的随机播放!

    “没什么,你就当做普通的中国戏曲来听就好了。”王耀的内心是崩溃的。

    “哦?”伊万笑了笑,“这还挺好听的。”

    他也没有继续问下去,王耀倒也松了一口气。接下来随机播放的曲目倒是很正常,也没有什么你情我爱手牵手把家还的爱情戏曲,两个人就这么坐在了自助餐区域的角落里,津津有味地听着耳朵里传来和舞会音乐天差地别的唱腔,分享着一副耳机,不时还交换着一些评论意见。

    当舞会结束,MP3的电量也正式告罄。意犹未尽的人群在他们身边经过,王耀握着黑屏的MP3,将耳机仔细地收好,冲着跟前的男人露出真挚的笑容:“没想到你也喜欢中国戏曲,希望下次还有机会和你一起分享。”

    伊万看着荧光灯下略显瘦弱的黑发青年,不由自主想要给他一个拥抱,猛然记起中国人不太喜欢身体上的亲近,伸出去的手又硬生生地卡在半空,转而在王耀肩上拍了拍。

    “放心,来日方长。一定还会有机会的。”伊万嘴边染上了些许期待的笑意。

 

    接下来的日子里,王耀的小楼偶尔会迎来来自莫斯科的银灰头发的青年。

    有时候伊万会带上几张绝版的黑色唱片,用古老的留声机播放出来,就是难得一见的优美唱腔;有时他还会带上专门跑到小镇外的世界里买来的上好精米,然后在王耀家中厚脸皮地蹭上一顿别于俄罗斯风味的中国菜,顺便赶走闻香而来想蹭饭吃的各路居民;有时他会什么都不做,耗费一个下午坐在红木雕花长椅上,呷几口温热的大红袍,听着王耀念书——虽然对方念的都是艰涩难懂的文言文,但那字正腔圆,清亮好听的声音犹如一抹最诱人的中国香,在人恍惚间便神不知鬼不觉将魂勾了去。

    午后的阳光透过百叶窗,落在了王耀骨节分明的手指上。青年将手中印着繁体方块字的书翻过一页,瞥见一旁眯着眼睛像是快要睡着的访客,忍不住勾起嘴角,卷起书就往对方头上轻轻一敲:“要是听我念书都能睡着,不如就回家去,省得在我这浪费时间了。”

    再也找不到有别的人能够比得上他了。伊万想着,他坐直了身体,扯过身后的抱枕抱在怀中:“听你念书比睡觉要有意思得多。”

    王耀给自己倒了杯温开水润润喉,听了伊万的话只笑着摇摇头。

    “可事实证明我的读书声和催眠曲有着差不多的功效,嗯?”

    听者差点因为他那上扬的尾音控制不住自己,连忙拿起琉璃茶杯喝了几口。茶水有些凉了,略微发苦。

    放下手中的书,王耀起身离开了客厅,不多一会,他又回来,手中拿着一本精装口袋书。

    “送给你,下次换你读给我听。”

    伊万接过那本小书,皮面细滑的质感滑上他的指尖。红棕色的封面上没有任何文字,他翻开扉页,上面用俄语写着:《多情秋日》。

    他有些惊讶,翻过几页,上面都是密密麻麻的俄文印刷体字母,一旁还有青年用钢笔写下的批注,笔格遒劲:

    “——秋风本无情,不敌温柔意。”

    每一页上都有几处手写的批注,黑色的墨水衬着泛黄的纸页,落在伊万的眼里,搅动了那一池好不容易平静的水。

    “啊,上面有我的批注,但应该不会影响阅读,希望你不要介意,”青年有些歉疚地看着他,“这是我的藏书当中品相最好的俄语书籍了——其它要么少了封面,要么书页都被虫蛀了,实在拿不出手。”

    伊万抚摸着手中小书的封面,望着王耀露出意味深长的笑意:“呐,小耀,我给你带了这么多好东西,你该不会就给我这么一本小书吧?”

    “啊?”黑发青年一时没反应过来,呆愣地看着他。

     伊万终于忍不住,伸手过去揉了揉他的头,柔软的触感让伊万满足地在内心叹了口气。

    “等着我,”伊万说道,“下次我将这本书带回来的时候,你也要做出相应的回馈哦~”

 

    很快,王耀就知道伊万所说的“相应的回馈”是什么了。

    他翻动着手上那本《多情秋日》,在他每一条的批注旁边,莫斯科青年都用圆珠笔写上了相应的回应。

    比如那句“秋风本无情,不敌温柔意”,下面跟着的就是“你是风儿,我是沙,缠缠绵绵到天涯”。

    这是什么鬼!

    王耀哭笑不得地翻完了整本书,看完了一个中文功底实在是漏洞百出的俄罗斯人写的所有批注。

     平时那流利的普通话是怎么练的?王耀想起书里几处歧义满满的字迹,不禁觉得好笑,又再次翻看了一遍。

    他戴上耳机,里头传来黄梅戏多情婉转的唱腔。英雄牌的老式钢笔这次注满了蓝色的墨水,王耀拧紧笔身,开始在《多情秋日》上所剩无多的空白地带补上对伊万的回应。

    “这是《还珠格格》里头插曲的歌词,似乎用在这里不太好呢。”

    末了他觉得语气似乎有些僵硬,想了想,又在句子后面画上了一个笑脸符号。

 

    伊万拧开台灯,在书桌前坐下,打开那本流转多次的《多情秋日》。

    两个人手写的字体并不小,很快就把书页旁边的空白地段给填满了。他摩挲着王耀新添上去的蓝色笔迹,一丝笑意爬上他的嘴角。

    当他看到那句话后面跟着的笑脸符号时候,忍不住噗嗤笑出来,仿佛看到了对方微微蹙眉苦恼的神情。

    伊万想要提起笔回复,却再也找不到空白的地方。目光流转在了自己的书架上——书大多是新近添置的,并不如王耀所拥有的那些书一样古老精致。

    他翻找了好一会,唯有一本线装的《山海经》才让他觉得合适一些。那是他在搬入小镇以前,一位久居莫斯科的中国老人送给他的——说这里头都有着中国的妖怪神灵,能化形成人,能蛊惑人心,有的还能呼风唤雨撒豆成兵,远远要比西方的妖魔鬼怪强大得多了。

    伊万并不认为博学如王耀会没有看过这本书,但他觉得里头的插画很有趣,手绘绣像配上竖排繁体方块字,带着一种古色古香的魅力,把人带回了那悠远神秘的古中国。

    但这么漂亮的书,对方会不舍得在上面写字的吧?伊万犹豫了一下。

    他又挑了一会,找出一本现代出版的精装英文原版《偷书贼》,决定以此作为两人的载体。虽然并不是最好的选择,但是内容还是值得一读的。伊万想道。

    而那本《山海经》......算了,就这么送给他吧。伊万眉眼间露出自己都不曾察觉的温柔,稍纵即逝。他突然又想起王耀那个带着划痕的老旧MP3,便默默记在了心里。

    他抓起那支惯用的圆珠笔,翻开偷书贼第一页,划下第一笔长长的横线。

 

    夏去秋来,两个人已经写满了好几本书的空白页边了。

    王耀逐渐被这别致的活动勾起了兴趣,并把它当做两个人之间独有的互动。他开始去扩充自己的藏书,顺便也为两人下一本的“书信”寻找资源。有时候伊万也会跟着他去镇上的书店一起挑选,虽然两人并没有说出来,但却心知肚明。

    就在王耀十月一日生日当天,伊万还送了他一个全新的iPod,里头已经下载好了许多经典戏曲,这让王耀又是惊喜又是过意不去,回头转赠了他一盆自己精心栽培的多肉。

    两个人都相当满足,却又小心翼翼地在期待。

    直到十一月来临,这个临海的温暖小镇也逐渐变得寒冷。

    一天早晨,伊万敲开了王耀小楼的大门,告诉他自己有些事情需要出一趟远门。

    “也许我得圣诞节才能回来了,”伊万满含歉意地笑着,递给王耀一个包裹,“但是我会给你带回一些礼物。”

    王耀接过他递过来的包裹,打开一看,是一本平装本的《叶芝诗选》,很朴素的封面,没有什么别的装饰。

    “如果可以的话,帮我带些好吃的大米回来,”王耀笑了笑,“这样说不定你回来之后还能吃到相当纯正的川菜。”

    伊万眨眨眼,将自己带着一些留恋的目光不露痕迹地掩去:“好。”

 

    王耀手中抱着装满蔬果的纸袋,往有些冰冷的手上哈了几口气,从口袋里拿出钥匙开门。

    盛夏八月已经过去很久,寒冷的十二月悄然来临。王耀是个怕冷的体质,往身上穿了好几层羊毛衫,仍旧觉得不够暖和,整个人就像是捂不热的冰棍。

    他一身寒气地走进厨房里,把手中的纸袋放下,拿起一旁的保温瓶,倒出里头早已准备好的姜汤一口喝下。

    “呼~”王耀满足地长出一口气,滚热的姜汤顺着他的食道,温暖了冻成一团的五脏六腑。

    喝完姜汤以后,他脱下大衣和围巾挂好,来到了书房。

    那本平装的《叶芝诗选》还摊开在他的桌面上,书不厚,上面蓝色的方块字和黑色的圆珠笔笔迹交相映衬,落在洁白的书纸上。

    他还未写完的那一页,正是叶芝的《当你老了》。

    王耀戴起圆形镜片,提起笔,正要继续写完昨夜未完成的句子,桌面上标着鲜红圈圈的日历将他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

    他失神般地盯了几秒,心情没由来得一阵烦躁,索性丢开笔,拿起桌面日历,研究起上面的日期。

    距离伊万离开镇子已经有一个多月的时间了。

    当伊万前来和他道别的时候,他还没太放在心上——不就是有事出去一趟,可能要圣诞节才能回来嘛。

    结果没有几天,他就先急躁起来了。

    大约是习惯了对方主动来联系自己,居然连个邮箱都没有留下,就让对方走了——这让王耀很是懊恼,怎么一向理智清醒的头脑就变成了个榆木脑袋了?

    无奈之下,他只好将这些说不清又道不明的情绪发泄在对方留下来的书上,几乎填满了原本还有许多空隙的页边。当他发现的时候,除了剩下的那些书页,已经没有可以再留给对方写的空白了。

    王耀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就把《叶芝诗选》当做了自己的日记本,每天都记下许多细小的琐事——比如偶然发现的新菜谱,隔壁亚瑟送过来的黑暗料理,还有马修家总爱蹭着他的大金毛......他写了很多很多,将读书的感想也融了进去,点点滴滴,字句成篇。

    他还开始使用不同颜色的荧光笔,以及五颜六色的便利贴,标出许多重点和有趣的笑点。

    有太多太多了......王耀叹了口气,自己以前怎么不知道有这么多事可以写的呢?

    他再看了一眼日历,距离圣诞节还有三天。

    希望到时候不会被人嫌弃就好。王耀翻了翻前头贴得五花八门的书页,认命般地叹了口气,继续提笔。

    “——今日天气更冷,看上去是要下雪了。不知道你回来那一天会不会大雪纷飞,迎接你的是银装素裹的小镇?”

 

    万国小镇有个不成文的传统:平安夜里,所有人都要一起聚在小镇中央广场上,一起迎接即将到来的圣诞。

    王耀本来就不是一个喜欢凑热闹的人,再加上作息时间规律,早已困得直打哈欠。无奈本着随乡入俗的想法,或者是等待的心情,王耀鬼使神差地跟着邀请他的众人一起来到了广场。

     这是他第一次正式过圣诞节,也是第一次在异国他乡仰望天空中绽放的绚丽烟花,新奇而又有些落寞。王耀搓着自己的手,不停地哈气。虽然喝下驱寒的汤水才出门,身上也贴了好几个暖宝宝,但身体却依旧僵硬,像一块冰冷的铁板。

    他望着天空中砰砰作响的烟花,五彩六色的烟火投射在他亮晶晶的黑色眼瞳中。

    “看来你要错过这场烟花了呀。”王耀站在广场的角落里,喃喃自语。

    狂欢的人群围着广场中央点亮彩灯的巨大圣诞树转圈跳舞,他们或年轻或衰老的脸庞被灯光映照得分外鲜活,笑容一个接着一个地感染着,王耀也忍不住跟着他们拍掌大笑,一瞬间要忘记了心底的淡淡思绪。

    浓烈的醇酒在众人之间传递着,王耀也接过来喝了一口,立刻感觉酒液如烧刀子一般滚进了他的胸膛里。他登时红了脸,被呛得眼泪都流了出来。其他人看见他这幅样子,都大笑起来,他也跟着笑了。

   中央广场的大钟就要指向12点的时候,所有人都聚在广场中央,看着大钟下方显示的数字液晶屏开始倒数。晕乎乎的王耀也跟着大声嘶吼,全然没有了平时优雅的形象。

     此时此刻,他的眼前却是闪现了那个总是眯眼微笑,穿着大衣,留着银灰色头发的年轻人。

    广场上的气氛掺和了酒精的浓烈热度,每个人发红的脸上都带着由衷的期盼,往日里的喜怒哀乐都跟洪亮的倒数声逝去在了夜空里。

    “10!9!8!7!6!5!4!3!2!1——”

    “圣诞快乐,小耀。”

    王耀睁大了眼睛,浑身僵硬地靠在了一个温暖的怀里。身后风尘仆仆的男人抱紧了怀中的黑发青年,把下巴搁在他的发顶,满足地叹了口气。

    “我回来了,”伊万微笑道,“带了很多很多礼物给你。”

    王耀不知道是因为酒精的刺激,还是情之所动,眼睛泛起了一层薄薄的水雾,他摇摇晃晃地转过身,回抱住了有些惊愕的伊万。

    “圣诞快乐,伊万,”王耀把头埋进伊万的怀抱中,声音里带着些鼻音,“再不回来,你留给我的书就不够写了。都是你的错。”

    伊万摸了摸对方柔软的头发,在他的头顶落下一吻,心里空缺的部分终于得以填满。

    “是是是,都是我的错,小耀高兴就好~”

    他似乎记起了什么,又问:“我还能吃到小耀做的川菜吗?”

    怀里的人只把他抱得更紧,什么都不肯说,只露出红透的耳尖。

 

    广场上燃放起最后一批升天烟花,那些姹紫嫣红的花火在漆黑的夜空当中极尽绽放,比之前放过的更加盛大夺目,照亮了那些昏暗的角落。

    不知何时,雪花纷纷扬扬地从天空中飘落,随着那些花火一起坠落人间,悄悄盖满了小镇红色的砖瓦和灰色的石板路。

    “——今日天气更冷,看上去是要下雪了。不知道你回来那一天会不会大雪纷飞,迎接你的是银装素裹的小镇?”

 

【THE END】


2015-10-03 /  标签 : aph露中1V1 21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