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罐曲奇

有原则地杂食,堆自己喜欢的粮,默默地码字,吃吃吃

《阿波罗》【4】

  在回去的路上,林元溪一直处于出神状态。

  旁边的室友一边惊讶他将手机抢回来的速度之快,一边抱怨自己的身体莫名其妙地酸痛——当然,维持了同一个姿势那么久,不酸就怪了。林元溪勾了勾嘴角,又很快压抑下去。

  尽管男神和他的伙伴说的都是中文,可他愣是听不懂。男神问了他的名字,又叮嘱他对今日的事情保密之后,便带着他的伙伴,还有那一地不知是死是活的人,从他的眼前活生生消失了——不过是一眨眼的事情,时间在那一秒又开始了流动,广场的地面仍旧平整干净,地标雕塑完好无缺地待在它该在的地方。大妈们利用着她们得天独厚的大嗓门,继续把前面挡路的人骂得都逃开。

  林元溪把这件奇妙得像一个梦境的事,当成他最特别的秘密,与这个秘密一起放在心里的是他第一眼看到兰斯·杜兰特的感觉。他不知如何解释,那样的......持久,热烈而又怀念的深刻。离开了对方,那种感觉又再次沉寂。

  他一定认识这个人,只是他可能因为什么把他给忘记了。

  到底是为什么呢?

  林元溪当天晚上失眠了。

  此时被林元溪惦念着的兰斯·杜兰特正舒舒服服地躺在私人飞机的宽大座椅上闭目养神,舱内还有刚才的几个人。

  “老大,那个人真的是混血之子吗?”娃娃脸忍不住再次提起这个话题,非常干脆地无视了一旁莉迪亚递过来的眼神,“您尝他的血液,如果不小心促成了血契,而那人不过是普通人,您要怎么办?”

  兰斯依旧闭着眼睛:“他不是普通人。”

  “可是——”

  “亚利,有进展吗?”兰斯打断了娃娃脸的话,转而睁开眼看向一个身形微胖的年轻人。

  亚利扶了扶金边眼镜,点点头:“已经查到了,袭击者是美利坚官方授意的。算上您刚才杀的那五男两女,这次他们派出的精英十一人小队全灭。”

  兰斯点点头,再次闭上眼睛。娃娃脸青年一脸阴沉,双手攥成拳,起身离开了休息舱。

  “继续追查这些人的档案,查清楚美利坚的动机,”兰斯说着,嘴角勾起讽刺的冷笑,“居然敢在太岁头上动土,活腻了。”

  莉迪亚在一旁有些坐立不安,她看了看紧闭的舱门,忧心忡忡地开口:

  “老大,如果对方真的是混血之子,为何不直接把人带走?”

  兰斯显得很镇定:“有亚利在,就不用愁找不到。”他顿了一下,又继续说道:“我和他之间已经促成了一个暂时的血契,无论他在哪里我都能感应到。”

  “已经形成了一个......?!”莉迪亚震惊地望向兰斯,就连不苟言笑的亚利也抬起头,“这样高的契合度!”

  兰斯不再回应,他的思绪飘荡回了那个面容清俊的青年身上,当时对方并不算白皙的脖颈上露出一道细小的渗着血迹的伤口。然而就是这样少许的血迹,却引发了他止不住的晕眩和欲望。

  他想要将那散发着甜美气息的血液全部舔舐干净,一点一点,绝不遗漏。那样绝望的渴求,内心同时翻滚的冲动,却是让他第一次有会超出自己能力控制的危机感。

  一部分原因,是因为眼前人和自己的契合度已经达到99%以上,而高契合度血液对于未建立血契的觉醒术师来说,简直是甜蜜的毒药;还有一部分原因,则是混血之子和继世之子之间独特的小秘密:混血之子血液中含有一种只有继世之子才能辨别的特殊香味。

  再有,也是最后的原因,亦是他迷惑不解的来源。

  他说不清缘由,也十分肯定自己从未见过此人,但他仿佛等待了太久太久,身体在渴望着眼前的人,似乎就连灵魂也在叫嚣着分离的苦痛。

  他不明白。

  就好像等待了许多许多年,跨越漫长岁月,耗尽无数光阴,才得再次重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