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罐曲奇

有原则地杂食,堆自己喜欢的粮,默默地码字,吃吃吃

【叶蓝】《涅槃》episode 6

下一更里,小蓝河就会出现啦~(≧▽≦)/~

 

episode  1  2  3  4  5

 

——————————————————————————————————————————————————————————————

 

  顺记车队成立十年有余,一直有着良好的信誉。车队主要的海产都从碧水镇进货,给冰车的车头加足煤炭,顺着宽敞的官道走,最快两三个时辰就能到洛水镇。在洛水卸下一批货以后,车队就又开上官道,以最快速度,赶向澍州府,那里就是车队的最终目的地。

 

  叶修虽然对村外的世界了解不多,但他的养父年轻时似乎曾经在外游荡过一回,得闲时经常给他讲许多稀奇古怪的经历。比如要想以又快又方便的方式去州府,碧水镇上运输海鲜的车队便是首选。

 

  现在叶修站在其中一节冰车外围的走廊上,搭着扶栏,满目惊奇地看着呼啸而过的陌生风景。山岭起伏,树木飞快掠过,每一秒都是新鲜的色彩,对一个连马车都没有坐过的少年来说,这一切都是如此不可思议。

 

 “无论是多远的地方,比起走路或者马车,这样烧煤冒烟的车队可要快很多啊!”他的养父眯着眼,满是褶子的脸上都是怀念的神色。

 

  然而给他说故事的人却不在了。

 

  少年的手指逐渐收紧,攥着扶栏的手用力得指节发白。

 

  一切都变了,又要变了。

 

 

 

  等到了洛水镇,已经是两个时辰之后,冰车里堆在一起,巨如车轮的冰块只融了表面极薄的一层。

 

  叶修忍着抗拒和害怕,帮着伙计一起搬下一筐筐咔哒挥舞鏊子和长脚的海蟹,放在等着拉货的木板车上。那些海蟹在他眼里已经不只是多出几条脚了,颜色也由深灰变成了令人不适的艳紫。

 

  但他不能说出来,没有人会相信他。

 

  “叶修,”顺爷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他身边,“识字吗?”

 

  叶修点点头:“能。顺爷要我干些什么?”

 

  “正好,帮我去镇子转转,看看贴告示的地方有没有哪家人要帮忙从澍州府带东西的。顺着这条路进去,直走下去就能看到街道,你留心找找告示板,”顺爷说道,“记得,车队半个时辰就要走,不等人,不要贪玩到处跑了。”

 

  叶修有些困惑,但他还是点点头,把湿漉漉带着腥臭味的手往裤子上抹了抹,便顺着大路进了镇子。

 

  他心里有种说不出的高兴,至少顺爷给他搭顺风车,还相信他,让他干活。

 

  叶修按照顺爷的指示,顺着大路走下去,很快就看见了熙熙攘攘的街道。但他毕竟没来过洛水镇,在人流的推动下不小心拐进了小巷道里,最后还是迷路了。

 

  当他正着急的时候,一个中年男人在他身边停下,笑着问他:“小兄弟?你可是迷路了?”

 

  “是的,”叶修连忙答道,“这位大哥,你知道贴告示的地方在哪里吗?”

 

  “哎正好,我也要去那里,”中年男子笑得眼都眯了起来,“我知道有条近路去那,你跟着我,我带你去。”

 

  叶修大喜,连连道谢:“谢谢大哥!有劳大哥带带路了。”

 

  他太过高兴,结果没注意到对方眼里一闪而过的得逞之色。

 

 

 

  在左拐右拐好几个弯之后,眼前的巷道越来越窄,天色也越来越暗,叶修终于感觉有些不对劲了。

 

  “大哥,咱们还有多久才到?怎么路越来越窄了?”

 

  “就快了,小兄弟,”中年男人回头对他笑道,“前面那处门穿过去,就是告示墙所在的大街了。”

 

  叶修点点头,心里却越来越怀疑。他不自觉地放慢了脚步,拉远和对方的距离。

 

  突然,中年男人停了下来,转过头来,对着他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

 

  叶修的心顿时凉了,他转身就想逃。

 

  然而他却眼前一黑,顿时天旋地转——他被人装进了麻袋,扛在了肩膀上。

 

  “哈哈咱们又抓到一个!”这是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

 

  “可不是嘛!我原打算做完上一个就收手了,结果这家伙自己撞上来!幸好你也在这候着,不然我可能还抓不住这家伙呢!”中年男人刺耳的声音透过麻袋传过来,怒火烧得叶修头昏脑涨:“放我下来!快放我下来!放开我!”

 

  “小兄弟,哥哥这是救你于苦海啊!把你送给那些达官贵人,要是能吃香喝辣的,可别忘了感谢哥哥啊!”中年男人恶劣地嘲笑道,“把他送到厨房去,拿绳子捆起来,柴房满了。”

 

  叶修意识到自己进了歹人的陷阱里,心里又苦又恨,拼命挣扎,结果还没挣开就快要吐出来——他的胃部正好顶在了那个人的肩膀上,每动一下都让叶修痛苦不已。

 

  当叶修反应过来时,他已经被双手捆绑在背后,和厨房里一根柱子绑在了一起。门被完全锁上,两个人贩子带着得意的大笑离开。

 

  叶修喘着气,望了望窗户,已是入夜时分,被拐带进来这地方又花了好长一段时间,肯定来不及逃走赶上车队了。

 

  喘气很快就变成了抽噎,继而嚎啕大哭。少年垂着头,深深的悔恨和不安吞噬着他的心,将本来就干涸的心灵折磨得更加脆弱。

 

  他本可以跟上车队,离开这个地方!

 

  叶修忽然想起那头在海蚀洞里苟延残喘的神兽,想起那团可以在最危急时候救自己的白光,他立刻焦急地四处搜寻着。

 


 


 

-TBC-

评论(3)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