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罐曲奇

有原则地杂食,堆自己喜欢的粮,默默地码字,吃吃吃

【叶蓝】《涅槃》episode 9

不知不觉就更了这么多,今天也是灵感爆发,更了四千出头。

看完凤过青山,居然看哭了QAQ

现在想标题想得头要破了

很快就要到伞哥和沐橙出场了,各路人马还有怪物们齐聚澍州府

episode  1  2  3  4  5  6  7  8

—————————————————————————————————————————————————————

  叶修从此开始了和许博远同吃同住,同进同出生活。就住在一心医馆隔壁的王大婶表示,几乎每天她天不亮出门买菜的时候,都能看到两个少年背着两个大筐子准备上山采药,若哪日不去采药了,就会跟着她一块去菜市场买菜,那个叫叶修的孩子特别机灵,刚开始还挺腼腆不爱说话,到后来几日居然能够帮着她讨价还价,还百战百胜。

  到了中午,即使隔了一堵墙,王大婶都能听见许博远在厨房里扯着嗓子冲后院大吼:“叶修!今天买的大白菜呢?!”

  后院一片寂静,好一会儿,少年才支支吾吾地回吼:“我、我给忘在集市了!”

  然后又是一阵鸡飞狗跳,直到王大婶听不下去拿着自家多买的菜送去,看着两个少年红着脸向她道谢,无奈地笑了。

  王大婶唯一的儿子当了澍州府的守城军,又成了家,极少回来看自己的娘亲。向来喜爱孩子的王大婶对这两个守礼又好看的孩子观感自然是很不错的,尤其是许博远,长得俊秀,嘴又甜,又是一心医馆大夫的亲徒弟,资质自是没得说的。

  只是那个被许博远带回来的孩子......王大婶想到前些日子叶修不让她买水产的冒失举动,不禁有些怜悯。这孩子人长得也俊,可惜行为有些古怪,听说是南边来的穷孩子,估计是之前吃过不少苦了。

 

  “叶修,把碗拿过来,”许博远抹了把额头上的汗,抓起一块布扔过去,“把桌子擦擦。”

  叶修接住,将碗叠好递过去,一边擦桌子一边问:“我来这里几天了,也没见过你的师父。”

  他天天跟着许博远采药买菜坐诊抓药,耳濡目染,加之天性聪慧,学会了不少枯燥难懂的药名。但偌大的医馆里都只有许博远一个少年坐堂,连着几个小伙计帮忙抓药收账,叶修却没见过这个医馆真正的大夫。

  “在你来之前,师父出远门了,”许博远答道,“他说是这几日回来,却不见人影。”

  “哦,”叶修若有所思,“你的医术和剑法都是和你师父学的吗?”

  许博远看着他,笑道:“是啊,怎么,你想学?”

  叶修有些脸红,他倒是真心想学,那样利落干净的剑法,招招裹卷杀气,即使他之前从未见过人使剑,也能本能感知到其中的危险。

  用来对付那些怪物说不定就不会如此狼狈了。

  “那些不是闹着玩的,”许博远继续低头洗碗,额发垂下来遮住他的侧脸,“我也只偷偷学着我师父的架势,平时他怎么出招的,我就怎么出招。”

  他把最后一只洗干净的碗放好,甩干手上的水,转身看向叶修,脸上有些不好意思:“这几日你跟着我上山,居然还采着不少品质优良的草药,说实话......卖的价钱还不错——你的药费已经还清了,而且还有多,不过我想着多采一些就......”

  少年耳尖都发红了,他深吸一口气,满带歉意地看着叶修:“等你离开的时候,我会把你挣的那些钱给你,除了药费,一分也不会多要的,你放心。”

  叶修微微发愣,一种莫名的情绪逐渐蔓延,微微发苦:他这是被人下了逐客令了?

  仔细一算,他已经留在了一心医馆整整七日。不知为何,他的身体痊愈速度快得吓人,来到这里的第二日,伤口的结痂就准备要脱落。之后每一日,叶修跟着少年上山采药,因他有着灵瞳,很快就能分辨出那些微微闪着金光的是品质好些的草药,于是两人日日收获颇多,就连从小学医辨识草药的许博远,有时都未能找到如此优良的品种。

  他再一次感受了心口的温热。海边渔村里,老村长给了他一个破破烂烂的房子,不挡风不遮雨,但他觉得那就是家;澍州府内,许博远救了他一命,日日给他诊脉换药,做饭洗衣,是医者仁心,可他觉得那已经让他又惊又喜——他向来自己寻找饱腹下肚的吃食,未曾吃过别人专门为自己做的菜;也未有过同龄伙伴,如此友善慷慨地冲自己露出温暖的笑容。

  他就像是就要冻死的人在大雪中寻得了一点温暖,拼命从中汲取让生命能够活下去的温度。

  就算是留在这里多给少年挖一点草药,跟着他学医,又有什么不愿意的?

  “我向来也没什么玩伴,你看我房间里都是医书,从小又跟着师父学医,周边的小孩都觉得我是个书呆子,不和我来往。但你不一样,”许博远挠挠头,那双蓝色的眸子里盈满真诚和些微不舍,“我不知道你要前往哪里,去往何方,如果你想留下,或者无处可去,一心医馆就挺好的,你看你也学会了不少东西——”

  叶修听了差点控制不住自己如脱缰野马的心,它在叫嚣着要留下,就留在这里,这个人身边,多看看那片湛蓝色——

  “我不能,”他听见自己声音沙哑,“我得......明日我就走——”

  他没能说下去,喉咙堵得说不出话。

  不过七日啊,叶修。他慌乱地想着,这七日里你怎么了?

  “这样啊,”许博远露出明显很失望的表情,那双湛蓝黯淡了下去,又很快闪现平时都有着的活泼生气:“那没关系!今晚我给你做一桌子拿手好菜!”

  他说着拿起钥匙串和买菜背的竹篓,拉着叶修就要往外走。

  “这是要干什么去?”叶修一头雾水。

  许博远锁好门,一把拽着叶修胳膊肘往集市方向走去:“当然是要去买菜了!”

 

  “别、别买这么多,”叶修无力地看着眼前仿佛不花光口袋里的钱不肯罢休的人,“现在都过了早市,不新鲜——哎哎,咱们早上不是买了白萝卜了么!”

  许博远一个巴掌拍开了叶修的手:“别动!你又不下厨你懂啥!”

  他从大妈那里花了比早市还贵些的价钱买了两个水灵灵的白萝卜,往背篓里一扔,就要走向海鲜摊档。

  叶修神经立刻绷紧了,他连忙跟了上去:“我不吃海鲜,你别买。”

  “放心吧,我只是买几条鱼,给你炖个杂鱼汤,”许博远毫不动摇,“我平常不给人炖的,就连我师父我也不答应——熬出来一点腥味都没有!白花花的浓汤!不好喝不收你钱!”说着冲叶修挤挤眼。

  叶修看着那群魔乱舞的摊档,一点胃口都没有。尽管每一次他都把许博远做的饭菜吃得干干净净。

  他突然睁大了眼睛,直直看着某个方向。直到少年拉他衣袖,他才反应过来。

  他不能看着少年冒险。

  “我来挑吧,”叶修开口道,“我生在海边,也是知道这些鱼的新鲜好坏的。”

  许博远点点头,好奇地看着他:“说来这些海鲜还是从南边运来的呢。”

  叶修慢慢走过海味遍布的摊子,冷眼看着。那些鱼蟹变得更加巨大,颜色可怖,几乎完全被黑雾包裹住;养在水里的贝类向外吐着膨胀数倍的肥厚软体,上面带着能轻易刮走一块皮肉的倒刺;蛇鳗粗若碗口大小,在窄小的盆子里冲着叶修张开可怖的利齿。

  但即便再怎么嚣张,这些怪物在看到叶修的双眼之后却像是有些害怕,愈加露出凶狠的表面。

  此时叶修的双眼微微露出金色的光点,黑中带金。此时正值午后,阳光充足,寻常人即使见了也只会觉得那是阳光的缘故。

  他走到一处摊档前,指了指其中一条体型较小的海鱼:“老板,要这条,拿绳子扎起来。”

  “好嘞!”

  见叶修买了一条小鱼就要走,许博远有些急了:“哎,怎么只买了一条?还这么小?你不是说很会挑鱼吗?”

  叶修不说话,只拎着鱼快步往前走。

  他见过在市集里被鱼贩子当场开膛破肚的怪鱼,就在刀子划开鱼肚的那一刻,怪鱼身上所有的黑雾瞬间消失,怪异的长脚利齿也随着不见,在叶修眼里,又变回了普通的海鱼。

  然而那一夜,他为了逃脱,不小心割破了自己的手腕,引来了水缸里的怪鱼。

  若是血腥味引来的,为何市集里如此重的味道,却没有让这些怪物露出真面目吃人?

  叶修只怕自己猜中了一部分真相,若是这么匆匆走了,后悔也来不及了。

  许博远救了他一命,他也该做出相应的回报。

  许博远从来不知道这个瘦弱的少年可以走得这么快,脚下生风似的一路疾走出了城,到了他们平日采药的山上。

  “你买条鱼带我来这里干什么!”许博远一边追一边气喘吁吁,“你到底怎么了?”

  叶修走到一处空地上,示意许博远站在离他较远的地方,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然后他把看上去已经没了什么呼吸的鱼丢在他跟前的地上,从鱼皮袋子里取出一样东西。

  许博远看着对方把那样黑色的折成两节的东西伸展开,变成一根顶部尖锐锋利的棍子似的东西,看上去就像是放大了的两节虫腿。

  他刚要喊,就看见叶修毫不犹豫地用那根东西划开了自己的手掌,红色的血液犹如断线的珠子滴滴答答地落在草地上。

  然后更诡异的事情发生了,那条原本应该是没了呼吸的鱼,居然晃晃悠悠地立了起来,就像是被什么东西托举着,浮在了足有半人高的空中。

 “你现在还看不到真相,”叶修喃喃道,右手紧攥那根鱼脚,“但你一定要知道。”

  那条鱼倏忽间就不见了影子,下一秒,叶修就狼狈地闪身避让,在许博远看来,对方似乎险险躲过了什么的攻击。

  叶修再一次面对着这样巨大的噩梦,他看着眼前这条明显腿脚更多,还长着钢刺的怪鱼,内心已经大为惊骇。他原本以为体型小的怪鱼,也许不会那么难缠,哪想这些海里游的生物已经学会了伪装,把他也骗了过去。

  怪鱼尖声嘶叫,被血腥味诱惑得狂躁起来,速度也大幅加快。这一次叶修没有那么幸运,右肩被其中一条鱼脚生生擦下一块皮,连着衣服钉在地上,疼得他忍不住大喊。

  “叶修!”许博远吼道,除了突然之间就躺在地上受伤的叶修,他什么也看不见,“你到底在干什么!”

  “不要过来!”叶修大吼着阻止就要冲来的少年,眼见怪物把注意力转移到了许博远身上,他一咬牙,一用力,把那块皮肤生生从身体上撕扯下来,勉强逃开了胡乱袭来的鱼脚。

  他还是太弱小了。叶修感觉像是有人把一块烧得火红的烙铁往他的右肩上按,疼得他眼前发黑,怪鱼贪婪地吞食了那块血淋淋的皮肉,又转向他。一阵天旋地转的恶心感让他的胃部不断倒腾。

  杀死它,杀死它!

  他近乎用力地瞪视着这头本不该在阳光下出现的怪物,双瞳的金光强烈得就连许博远都发现了——

  怪鱼突然剧烈地挣扎着,身形逐渐展现,完全暴露在阳光下!

  许博远被这突然出现的庞大怪物惊得连连退了几步,那不正是那条消失的鱼!

  原来那日叶修要阻止王大婶买鱼是因为如此真相!

  他不敢相信地看着那泛着冷光的利齿,和尖利的长脚。如果自己拿来煮汤了,如果让叶修吃了这样的东西......

  他学了剑法,却无以致用;救了人命,却让人因己涉险!

  那骇人的长脚划过眼前,许博远突然觉得有些熟悉。他猛地看向叶修——

  叶修手中那根黑色的尖利物体,不正是这样的长脚么!

  此时的叶修半边身体都被鲜血浸透,他一步一步走向怪鱼,双瞳泛着迫压的金光,手中执着鱼脚,越发狠命。而他的声音却逐渐虚弱,就像是秋风中打转的叶片。

  “小远,”

  许博远只能呆呆地看着,听着,手脚冰冷麻木,挪不动一丝一毫。混乱中却突然记起,这七日来,叶修从未叫过他的名字。

  这是他第一次叫他。

  叶修狼狈地躲避着怪鱼胡乱挥舞的长脚,口中却是对他说道:

  “小远......快逃。”

  在他刺中怪鱼心脏,红血喷溅而出淋了一头一身之时,六条如夺命尖矛的黑影刺穿了叶修的胸膛。


评论(3)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