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罐曲奇

有原则地杂食,堆自己喜欢的粮,默默地码字,吃吃吃

【叶蓝】《涅槃》episode 10

似乎挺少看见古代末世这样的题材

也许这样不好写?

标题想了好久倒是想出一个:涅槃。要是再没有别的更好的,下一更就用这个了

话说不知不觉就粉丝破20了,受宠若惊~Ich liebe dich!

要不要来个点文?虽然文力渣= =

episode  1  2  3  4  5  6  7  8  9

————————————————————————————————————————————————————————————————————

  叶修站在那间在海风中勉强站稳的小屋子前,背对着就要沉入大海的夕阳,沉默看着底下的村庄。

  即便海风再大,咸腥也遮不住那浸透大地的血味。饕餮们享用完了食物,便回到了海里让还未能适应的肺休息一会。此刻村子悄无声息,半边陷入了逐渐浓郁的夜雾里。

  金光微闪,灵瞳浮现。叶修慢慢走下山崖,踏过白骨残渣铺成的村路,不抱希望地四处寻找。

  没了,都没了......

  在他的脚下,有上至八十岁的老弱,也有还是总角之龄的孩童。如果他能够控制身体,他一定无法走得如此稳当。他并不是因为对这些人有了点感情,而是害怕,怕得连五脏六腑都像是被冻住了——第一次看见黑白无常时,他也没有过如此感受。若不是那颗心也跟着颤抖,他以为自己就要死了。

  叶修恍惚之间想起某段回忆,他转过头去,看向已经吞没最后一点阳光的离海。

  白泽呢?

  忽然间,他的周围就只剩下了空洞的黑。天是黑的,周围是黑的,脚下没有着落,他就这么悬在了半空中。

  一双血红色的眼睛浮现在他眼前,盯着他,目光中赤裸裸的贪婪和觊觎。

  一种被人攥住心脏的恐惧突如其来地袭击了叶修,他想要拔腿就跑,但身体不听使唤。

  那双血色眼睛离他越来越近,最后在叶修的惨叫声中将他吞没。

 

  “醒醒!叶修!”

  叶修猛地睁开眼睛,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他整个人都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浑身冷汗。那双眸子此刻在不停地闪着强烈的光芒。

  那双眼睛,到底是谁的?

  他转向声音的方向,许博远抱着他的剑,正担忧地看着他。

  叶修看了看周围,他在许博远的房间里,没有点灯,窗外月光正温柔地倾泻在床边。

  “我......做噩梦了?哎、嘶——”他慢慢爬起身,不时因为牵扯伤口而疼得倒吸冷气,“我怎么会在这里?”

  “你一直在挣扎,后来喊出了声音,”许博远说道。

  叶修抹了把额头,满手都是湿漉漉的汗。

  “我很生气,叶修,”许博远突然说道,他的蓝色眸子里此刻再没有之前的活泼,冷静又沉着,“如果这就是你要离开的原因,你大可以直接告诉我,为何还要这样大费周章?”

  他是在怪我?叶修想要解释:“不,你不懂得——”

  “我为什么不懂?”许博远的声音突然提高了,叶修知道自己把人惹恼了,“如此危险的怪物,你居然自己去面对!还不让我插手!你有没有想过你会死?!”

  叶修突然一颗心就放回了心底,他安静地看着对方越加激动的脸,不说话。

  “你要是觉得我不相信,大可以把你手上那根黑色的东西给我看,”许博远越说越气,“你这当面打打杀杀给我看,是嫌没疼够还是怎的?!再来几次你就得找阎王爷报道了你知道不!”

  叶修讨好地解释:“这些东西只有我才能看到,如果不逼出来,你也看不见——”说着脑袋就被人狠狠抽了一下:“那你好歹也等我手上有剑的时候!你这先斩后奏,死在我跟前了是要让我背上杀人罪名?!你知道我用了多少人参给你吊着命才把你从鬼门关里拉回来啊?!”

  被抽了的人又扯动了自己的伤口,龇牙咧嘴地识趣低下头听教训。

  许博远内心一股不知道因何而起的火烧着,他烦躁地走来走去,狠狠瞪了在床上浑身绑着绷带,活像个粽子的人一眼。

  那天发生的事情简直就像是个闯进了人间的噩梦,愣是许博远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也被吓了一大跳。光是一条不过巴掌大的鱼,就能变成那样的怪物,那么那些被养在缸子里的大鱼呢?

  他脑袋一片混沌,几乎是靠着本能,把鱼的尸体给草草埋了,然后扛着不知死活的叶修从另外一条路偷溜进城。医馆里的上好人参全部被许博远拿出来,给身上戳了六个血洞的叶修吊命,跟补衣服一样把人流出来的肠子塞回去,拿针线缝起来。

  他不敢睡觉,害怕半夜被怪物袭击,硬是抱着剑,坐在床前过了一夜。

  换做普通人早就死了,可是叶修还是硬生生地扛住,第二夜的时候就醒来了。

  许博远很快就猜出了为什么叶修会想要从安静和平的南方奔向战火纷飞的北方。北方即便再怎么动荡,人机灵些总能在这乱世抢一口饭吃,最不济的被推上战场当了炮灰,也勉强有个为国捐躯的名声。

  可若对上的是这样的怪物,而不是人,能有全尸已是万幸。

  从小习武的许博远,也无法确定自己对上这样的怪物时能够毫发无伤。如果有守城军的重甲,也许还有一搏,但是依照那天的情况看,笨重难控的战甲未必就能轻松杀死迅捷灵活的怪物。

  澍州府每日都有一车车的海鲜送达,数量之多根本不是两个少年能够阻止的。他该怎么办?在这样的关头,师父到底去哪儿了?

  “报官吧,这样下去不行。”许博远似乎是毫无头绪了,“那条怪鱼的尸体被我埋了,我还可以去挖出来当证据......”

  “区区一条鱼的尸体,何以说服官府?”叶修摇摇头,淡淡地说道,“虽然我割了自己的手,引来过两次这些怪物;而菜市里每日都有着浓重的血气,有时候鱼贩子宰鱼割伤了手,也流了血——为何这些鱼不闻血而动?这些怪物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时机,因着某种缘故被牵制,等时机成熟才会在人前露出真面目。要是报官了,用我的血来引,官府反倒会认为我是祸害的根源。”

  许博远顿时觉得有理,心里失望泄了气,目光流转,无意间落在了叶修那双已经只剩微弱光点的黑瞳。

  “你的眼睛......为何有金光?”许博远问道,“为何你能看得见?为何那些鱼会因你的血而露相?这一切......又是为什么?”

  叶修嘴边露出一丝自嘲的笑容:“我知道的也不多,都告诉你吧......”

 

  澍州府内,虽已至半夜,街上灯火依旧通明。

  几名身着黑衣,毫不起眼的男子在人群中灵活穿梭着,其中为首的那名男子手中握着一样圆圆的像是罗盘的东西。

  男子不时低头看看掌中的骨牙司南,顺着骨牙的方向前进。那枚骨牙已经由红色变成了淡黄色,牙尖处已经有了肉眼可见的蓝光,这意味着他要找的人就在这附近了。

  他眯眼看了看骨牙所指的方向,那一带都是宅子,黑灯瞎火的,要么是人睡了,要么就是还在这街上流连。

  男子抬起手向后招了招,身后的人都跟着离开了热闹的大街,隐入黑暗。

  几条街外,正是一心医馆所在。

 

  此时,澍州府千里外的高空中。

  “哥哥,我似乎看见前面有灯火了!”

  一个扎着两只可爱小巧圆髻的女孩骑在一头有着巨大双翼的白虎身上,冲着坐在她身后的男人兴奋地喊道。

  苏沐秋摸摸妹妹苏沐橙的头,帮她紧了紧身上的防风斗篷。双翼白虎的速度很快,不过十日,他们就从遥远的西域番邦,穿过战火纷飞的大陆北部,来到了夏国的江南地带。

  他的目光投向远处若隐若现的灯火,脑子里在快速分析着昨日刚从黄少天那得来的情报。

  如今四海异动,不知不觉之间便在术师的眼皮底下发展出如此庞大强势的威胁。深海之中,必定有什么东西,盯上了陆地上的人类,酝酿着一场将要血洗人间的阴谋。而此时灵瞳现世,出现的正好不是时候。

  苏沐秋喃喃道:“天算人算,还是逃不过啊。”

  “什么?!”苏沐橙冲他大喊。

  “没什么!我们就要到了!”

  他抱紧了自己的妹妹,拍了拍身下白虎的脖颈。白虎领会了主人的意思,发出一声低吼,加速向澍州府奔去。


-TBC-

评论(5)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