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罐曲奇

有原则地杂食,堆自己喜欢的粮,默默地码字,吃吃吃

【叶蓝、喻黄】Liebe(上)

这是昨天提过的粉丝点文~ @黑巧克力咖啡 叶蓝日常傻白甜

虽然我不太熟悉日常傻白甜......orz但是还是可以试试

然后想到了苏黎世,想着叶修想方设法把蓝河给拴在自己身边

然后叶蓝和喻黄各种撒糖......

明天就放这篇的结局~今明两日就不更叶蓝《涅槃》(也就是末世生存那篇)啦

——————————————————————————————————————————————————————————————————

  “蓝河啊蓝河,你说你怎么就这么好运呢?”

  蓝溪阁办公室里,春易老看了手中的纸好半天后,一脸嫉妒地瞪着坐在电脑前正忙着指挥公会成员打本的男人。后者聚精会神地操纵着角色躲开Boss一个又一个的无差别攻击,一边问道:

  “怎么了?”

  春易老把手中的纸卷成筒状,往蓝河头上轻拍了一下:“你这小子,要代表咱们蓝溪阁的工作人员,跟着国家队去苏黎世了!”

  蓝河手一抖,屏幕上的剑客没躲开已经暴走的Boss攻击,三两下就躺尸了。

  “刚刚联盟连着通知、邀请函和工作证都发过来了,还是叶神帮着拿过来给队长的,”春易老把文件袋丢给他,“你这小子,你说你怎么就这么好运呢?先前是叶神点名要你代表咱蓝溪阁做交易,现在又是这......”

  后面的话蓝河完全没听进去,他恍恍惚惚地打开文件袋,抽出里头已经盖好章的红色边框工作证。

  名字一栏上,龙飞凤舞地写着“许博远”三个字。

  只需这天上有地下无的三个字,便足以证实心中的预感,蓝河哀叹一声,在春易老快要吓呆的眼光中把人人想要的工作证丢在一边。

  果然是那个叶修干的好事!

 

  自从蓝河因为公会的事情,不得不和传说中的叶神搭上关系,东奔西跑打副本之后,他的人生轨迹就越来越奇怪了。首先是叶神拒绝了春易老特意派去的一个美女牧师,点名要蓝河当蓝溪阁的交涉代表;之后每次打到了什么稀有材料,叶神都会以私人酬劳的名义丢给他一件自己打的首饰比如项链啦戒指啦,回到公会都会被春易老他们用奇怪的眼神盯着;再后来,蓝雨主场对战兴欣时,蓝河在准备区里遇见了传说中的叶神真人。咬着烟的男人冲他露出意味不明的笑意,自作主张用他的手机拨了自己的号码......

  再后来......

  蓝河只想抓起那个文件袋就摔在对方万年欠扁的脸上,然后恶狠狠地吼一句:什么大神都去死吧!

  就因为这一层关系,每次叶神对着蓝溪阁提到蓝河的时候,公会高层都带着一种意味深长的目光看着恨不得挖个洞钻进去的当事人;进一步地,他们发现只要蓝河提出一些要求,向来狡猾的叶神十有八九都会答应。相比其他人,这样的成功率绝对可以称得上是奇迹了。

  每当蓝河抗议的时候,他们都会带着暧昧的笑容挤眉弄眼:“哎哟,心疼了?”

  气得蓝河只能干瞪眼,回头操纵着自己的小剑客,见了兴欣的人就砍。

  这样不清不楚到底算个什么玩意儿!

 

  尽管心里再怎么不情不愿,蓝河还是被迫跟着自家队长和副队坐上了去机场的车。

  黄少天一脸我懂的表情,拍着蓝河的肩膀:“哎呀,没事的没事的啊!你想想有多少人想来还来不了,你不想来,该有多少人想把你往死里抽啊,对不对?想好的想好的!你看这还是公费出游,吃喝住行联盟都包了,过去帮忙提个行李,照顾一下咱们的队员,也是为国争光嘛你说是不是?你放心,去到那你也不用怕,我一定争取把你拉过来当我的工作人员,不让叶修有机会的!多大点事嘛对不对?!哎文州你说是不是——”

  他一边拍着胸脯向蓝河保证,一边看向坐在他身边的喻文州。

  喻文州只笑笑,把叽叽喳喳的青年往身边一揽,左手把一只耳机塞进对方的耳朵,右手把准备好的糖丢进黄少天嘴里,车厢里立刻清净了许多。

  蓝河默默地往旁边坐了坐,郁闷地看着窗外的风景。

  有喻队在,他就别想着当黄少天的贴身保姆。恩爱秀成这样,就连自家的两个队长也不让人活了。

 

  “哟,小蓝啊。”

  刚进候机大厅,叶修的声音就越过一大堆队员说话声传过来。蓝河一听到这声音下意识地就要跑,结果人已经站在了他面前。

  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要有个男人样子!

  蓝河抬起头,露出一个如沐春风的微笑:“好久不见,叶神。”

  我擦我讲了什么我一定是大脑短路了为什么我会说好久不见明明我一点都不想见啊啊啊啊啊啊!!!

  叶修笑了笑,很自然地伸出手接过蓝河的包,背在了自己身上。

  “这是要带上飞机的吧?给我吧。”

  一时间所有人惊悚的目光赤裸裸地集中在了蓝河和叶修身上,偏偏焦点之一还毫无察觉。

  蓝河急得想要拿回来:“不不不,叶神,不劳烦您了,我自己能拿——”

  叶修挑挑眉,俯下头靠近他:“这是心疼我了?”

  这一招必杀技实在是技能满点,杀得蓝河措手不及,只能愣愣地看着男人冲他眨眨眼,走向登机口。

  等他反应过来想要解释的时候,周围的人已经用着异样的眼神打量着他。

  蓝河的脸登时红了。

  “叶修你给我站住——!!!”

 

  蓝河不禁开始怀疑自己是否开启了叶修绑定功能。

  不然怎么连两人的飞机座位都是连在一起,还和大部队独立开来了!

  蓝河求助似地看向自家副队,结果黄少天指了指旁边整理背包的喻文州,一脸歉意地表示爱莫能助。

  “得了坐下吧,”叶修无奈地把人拖进靠窗的位子,“我有这么可怕吗?”

  想到接下来要坐十几个小时的飞机,蓝河就觉得头疼。

  他默默在心里哀嚎:来个人把旁边这妖孽收了吧!

  然而叶修坐下以后似乎就没打算再骚扰蓝河,拿出iPad开始玩游戏。蓝河凑过去看了一眼,是一个解谜游戏,上面的文字和英文有些像,却又不是英文。

  叶修似乎也没在意他,就这么慢慢玩着。蓝河也无事可做,索性就这么看着叶修玩,倒也挺有趣的。

  渐渐放下了防备的蓝河甚至在叶修卡壳的时候出手提醒了一下,又心虚地缩了回来,见对方没有任何要调戏他的反应,忍不住继续看下去。

  当叶修终于打通这一关,屏幕上显示出了S等级,他看向旁边的人,微笑道:“小蓝似乎对这些解谜游戏很在行?”

  “没、没有的事,”蓝河不禁有些脸红,目光游移,落在游戏文字上,“这是什么语言?和英文挺像的。”

  “德文,和英文有些相像,”叶修答道。

  “叶神你......会德文?”蓝河惊讶地看着对方。

  “会说一些,简单句子,”叶修关上iPad,冲他笑,“要不要学点?听说咱们会遇上德国国家队的选手哦。”

  飞机外已经进入黑夜,舱内灯光也随之调暗,蓝河只能看见男人被昏黄灯光柔化的脸庞。鬼使神差地,他点点头:“好啊。”

  叶修嘴边笑意更深:“那么,我先教你一句。”

  “是什么?”蓝河看进叶修的双眼。此刻舷窗外是一片广阔的云海,月光倾洒在这上面,同样也化作点点星辰落进了叶修的双眼里。

  蓝河突然觉得那双眼是一片广阔的宇宙,有着永不熄灭的星光,有着诱惑的希望。

  “Ich liebe dich.”

  低哑的声音含着意深情浓的温柔,卷带着男人特有的魅力冲击着蓝河的耳膜。在那容着璀璨星辰的宇宙里,蓝河清楚地看见了自己。

  蓝河不知道原来这个吊儿郎当的男人还有如此一面,脸上一阵发烧。

  噢天啊许博远,你居然又脸红了。

  他清了清喉咙,尴尬地移开眼光问道:“啥意思啊?”

  叶修答道:“谢谢你。刚你不是出声提醒了我一下么?”

  有谁会把谢谢你说得这么浪漫暧昧啊?蓝河迷迷糊糊地想道,但也终究也没产生怀疑。

  “好了,跟着念一遍。”

  “哦,Ich......什么来着?”

  “Ich liebe dich.”

  “哦哦,Ich liebe......哎我又忘了。”

  “没事,再听一次,Ich liebe dich......”

 

  “文州,你说咱们要听他们说多久的我爱你啊?蓝河这家伙居然还说不喜欢叶修!鬼才信呢!”

  喻文州正思考着一些事情,突然手里就被塞来了平板,上头写着这一行字。转过头去,他的少天把毯子盖得只露出半张脸,睁着澄澈的双眼看着自己,露出好奇宝宝的眼神。

  “乖,要是你想听,随便哪种语言,我都可以说给你听。”

  黄少天刚看完这行字,身旁的人就俯下头,在他的耳边吐出缱绻的爱意。

  喻文州笑着看着刚刚还一脸兴奋的好奇宝宝把自己红透的脸埋进毯子里,害羞得不肯再理会自己了。


-TBC-

评论(14)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