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罐曲奇

有原则地杂食,堆自己喜欢的粮,默默地码字,吃吃吃

【叶蓝】《涅槃》episode 13

最迟15章结束澍州府副本,开启新征程


今天买了五本本子,三本都是叶蓝==


其余两本是双花和蒸汽朋克设定的肖叶(实际上是冲着蒸汽朋克去的)


不知不觉又跳到了50粉,对于默默码字的人来说这简直是一注强有力的支持


episode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


  不知是双脚悬空不能踏着实地的缘故,还是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直觉催使,叶修的心一直没上没下,胃里翻腾得厉害。他脸色惨白,即便提前穿了几件许博远给他的厚外套,身子还是不住摇晃。


  苏沐秋很快就发现了叶修的异状,他赶忙翻了翻地图,拍拍旺财的脖颈,让灵兽降落在最近的落脚点——距离澍州府百里之外的青云峰上。


  青云峰常年多雾,山土贫瘠,虽是位于洛河源头稍稍下游地方,植物极少生长于此,飞禽走兽也不曾靠近;山体岩石却隐隐透出青绿的颜色,远远看过去,就像是一根直入天际的柱子,肃杀而神秘。


  在它的最高处,有一处隐秘的洞穴,入口狭小得很,仅容一人通过,然而内部相当宽敞,别有一番天地。苏沐秋之所以会在地图上标记这个地方,是因为曾在术师阁某位先辈留下的笔记中读到过:


  “青云峰,澍州府北部百里外,为死山。顶部有洞穴,入口极小,仅容一人通过,而内部极大,可容数十人。”


  之前叶修便不知因何受了伤,深谙医术的那位小兄弟也不在,如果赶得太快,恐怕到了术师阁,不死也只剩半口气了。苏沐秋如是想到,便决定在青云峰多留一两日,等到叶修好些了再赶路。


 


  叶修接过苏沐橙递过来的热水,喝了几口。热水顺着胸腹滑到胃里,终于舒缓了几分不适感。他看了看洞口处,苏沐秋用朱砂笔在一张纸上画出奇奇怪怪的符号,然后低声咕哝了几句模糊不清的话,一只通体透明的鸟儿忽然出现在苏沐秋的手上,将卷起来的纸卷吞入腹中,叫了几声,便“啪”一声消失了。


  “那是什么?”


  “术师阁的传信方式,”苏沐秋走过来,凑到火堆边取暖,“等你加入了术师阁,你也需要学这个。”


  “术师阁?”叶修问道,“那又是什么?”


  苏沐秋答道:“我和沐橙,都是术师;术师们聚集起来,成立了一个像是帮派一样的联盟,便是术师阁了。”


  他在叶修对面坐了下来,背后靠着旺财:“想必你能看见那位小兄弟真正的瞳色是蓝色,而我们也能看见——这是因为我们和那位小兄弟是一类人。沐橙召唤出火烧掉尸体,而我不用手,就能让掉在地上的骨牙司南飘到我的手中,我们这一类拥有操控自然能力的人,就叫做术师。”


  叶修没有说话,只定定地看着苏沐秋,示意他说下去。


  “术师的能力分七种,金木水火土风雷;根据能力高低,又分一到九阶,沐橙是火系五阶术师,我是风系八阶术师,”苏沐秋懒洋洋地烤着火,神色平淡,“不过,能力只是辅助罢了,打起架来看的还是术师的底子。有不少术师因为太看重自己的能力,反而被普通人杀死了。你那位小兄弟的天分就不错,等到他觉醒,更是如虎添翼了——哎,他叫什么名字来着?”


  “许博远,”叶修忍不住问道,“觉醒......什么意思?”


  “简单来说,就说从普通人变成术师的过程。他的眼睛在常人看来还是黑色,可在我们的眼睛里却是蓝色的。现在,他还没有觉醒,身上没有术师的气息。当他觉醒之后,双眼就会彻底变成蓝色,到时候无论是普通人还是术师,都能看得见。不过啊,觉醒的过程可是不容易的,术师觉醒都会发高烧昏迷不醒,幸运的呢,一天一夜就能醒了,活蹦乱跳;要是不幸的啊——”苏沐秋拖长了声音,“很可能就挺不住,死掉啦。”


  叶修手一抖,差点把半碗热水泼自己身上:“那、那怎么办?”


  “就看人有没有本事挺过去了,像沐橙,烧了两天,我都以为这丫头挺不住了,结果又活过来了!”苏沐秋摆摆手,帮着苏沐橙支起架子烤野鸡。


  苏沐橙立刻抓起一根木柴招呼过去。


  叶修心神不宁地看向洞口外,他不禁想到日出以后的未来,尽管日光洒遍大地,也无法照亮前进的路。


  黑暗完全吞噬了这个世界,仿佛踏出这个洞穴,便会坠入无尽深渊。


 


  接下来两日,叶修留在了洞穴里养伤,按照临走时许博远的嘱咐换药上药。期间,他的眼界再次被见多识广的苏沐秋兄妹开拓了。


  自小便跟着兄长跑遍整个风炎大陆的苏沐橙给他展示了一张铺满了半个洞穴的大陆地图,上面花花绿绿地画满了风炎大陆上的国家地域,还有各处重要的关隘和地形。叶修坐在地上,弯着脊背,兴致盎然地看那张地图,有时太过专注,好几次伤口险些裂开。


  叶修的心仿佛被这发黄的地图唤醒了活力,他听着苏沐橙兴高采烈地介绍各地迥异的风土人情,手指点着地图上一处又一处,从大漠孤烟,黄沙骆驼,到江南碧水,小池鸳鸯,全是小渔村里那些纸页粗劣的书所不能给予的美妙。


  十五岁少年的豪情壮志,也在这一刻被唤醒,悄然在心底扎根发芽。


  但最让他动心的,还数苏沐秋那件黝黑的兵器了。


  男孩儿总对兵器有种生来的向往和喜爱,叶修自己也说不清。反正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坐在苏沐秋旁边,专注地看着他拆卸战矛却邪,将一根看上去一点儿缝隙也没有的铁管拆成了几百个细小的零碎物件。


  苏沐秋在兵器制造方面有着极高的天赋,喜欢自己动手改装兵器,甚至量身打造专属的武器。以前和苏沐橙在西域游历时,他总喜欢收集洋枪洋炮,拆成一块一块的零件,然后再根据实际用途,改成趁手的新式武器。自家妹妹手上好几件枪炮,便都是他的成果。


  可惜苏沐橙并不如自己的哥哥那样热爱打造武器,这让苏沐秋很是惋惜。而现在多了个感兴趣的,他也乐得让对方看。


  苏沐秋拿起一只黄铜目镜,放在却邪中部的一根支架上,眯眼看着目镜下放大的细致部分,嘴里嘀咕道:“这里不行,再这么下去要断了。”


  叶修问道:“怎么了?”


  苏沐秋有些苦恼地放下支架,在那只随身的四角包裹里翻找着:“却邪有一根支架快断了,估计是前些日子我用得太过了。”他翻找了好一会儿,泄气地丢开包裹:“不行啊,没有合适的材料。”


  叶修低头看了看苏沐秋所说的支架,他歪头想了想,从自己的鱼皮袋子里拿出那根两节鱼脚,递给苏沐秋。


  “我觉得这大小刚好,或许可以顶用一段时间。”


  苏沐秋眼睛都直了,他连忙接过来,掰断一节,将支架拆下,把掰下的一节嵌进空隙里。


  大小刚刚好,就差打孔镶嵌了。


  叶修继续说道:“这是从怪鱼身上取下来的脚,就当做是你救了小远的谢礼,你不要介意就好。”


  “不不不!当然不介意!”苏沐秋把鱼脚取下来,拿着另外一把刀试了试软硬度后,眼睛更是发光,“这么坚硬,早知道我去多杀几只了......”


  “我觉得,你可以拿着这个做一把匕首,”叶修指了指那块被苏沐秋扔在一边的尖端部分,“这鱼脚很锋利,不要浪费了。”


  苏沐秋目光滴溜溜地转了转,随即露出一个怂恿的微笑,冲着叶修挤挤眼:“我说叶修啊,你要不要当我徒弟,跟着我学做武器啊?”


  苏沐秋笑得很狡猾,但说出这话也没多大信心——纯粹只是为了想要多拉一个人陪着自己研究武器,他能看出叶修对这方面有兴趣,或许还有着一定的天分。但是才刚认识没几天,尽管日常相处挺和谐,他也不敢说这灵瞳之子就完全信任他们,要不能成也没法了。


  然而出乎他的意料,叶修没有回绝。他想了想,问道:“当你徒弟,有什么规矩吗?”


  苏沐秋激动得快老泪纵横,大手一挥:“没有!徒儿快受师父一拜——咦?好像有什么不对?”


  叶修点点头:“那我就放心了,我可以拜你为师父,也可以跟着你们走。”


  苏沐秋得意得就差没仰天大笑三声了。


  “但是在我跟着你们离开以前,我必须到一个地方,去完成一些事情,”叶修说道,“没有完成那些事情之前,我是不会跟着你们到术师阁去的。”


  “哎徒儿你怎么说话大喘气——你要去哪儿干什么啊?”苏沐秋被叶修的“但是”噎得大喘气,“告诉为师,咱们带上旺财速战速决。”


  叶修摇摇头:“我也不知道,知道了也不能告诉你,但我知道往哪走就是了。”


  苏沐秋翻了个白眼:“徒儿啊,你这说了和没说有什么分别啊?”


  “那算了。”


  “哎哎不不,就这么着了!你走哪我们跟哪,成不?”


  “看你这么有诚意,行吧。”


  苏沐秋不禁有点怀疑叶修看似无害的外表下,隐藏着一颗比他还狡猾的心了:不然怎么感觉这么不踏实呐?!


 


  送走了叶修以后,许博远浑浑噩噩地度过了两日。


  他感觉浑身都不舒服,有气无力,有时候浑身发冷,呼出的气却烫得他皮肤发红。


  许博远干脆关了医馆,自己开了几帖药吃。两日下来,却不见有任何效果。


  难道是自己开错药方了?许博远蜷缩在床上,身上裹了一层又一层的厚棉被,却还是止不住地发抖打颤,像是有人往自己身体上不断地泼冰水。


  正当他迷迷糊糊地眯着双眼,承受着身体上的不适时,一声短促的惨叫声刺入他的耳朵里。


  许博远猛地睁开眼睛,在微弱的灯火下急速地喘着气。


  他艰难地爬起身来,毛骨悚然的寒意窜上背脊,双耳努力地捕捉着周围的每一丝动静。床边的剑被他抱在怀中,冰冷的剑鞘也未能降低少年逐渐升高的体温。


  周围是如此地寂静,快要燃尽的灯烛不时发出的噼啪声,在许博远听来就像是近在耳边的巨响,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别的动静了。


  没有风声,没有犬吠,也没有更夫打更的声音。那声惨叫仿佛是许博远的幻觉。


  直到他的心跳声逐渐加快,响得几乎和那由远及近的不详声响一样大。


  咔哒,咔哒咔哒。




-TBC-

评论(10)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