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罐曲奇

有原则地杂食,堆自己喜欢的粮,默默地码字,吃吃吃

【叶蓝】《涅槃》episode 18

最近好冷,各位多穿些衣服~注意身体,不要感冒啦

地狱见习周终于结束,可以扔文上来了

不知不觉我又来虐老叶orz

虐得我都心疼了擦

这次的更新只有两千多,下次更多点

关于那个记忆梗看看能不能弄个古代版的哈哈哈哈哈

episode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

  风炎大陆有过一个传说。

  在远古时代,住在天上的神祗和藏于地底的妖魔曾有过一场长达百年的战争,战况惨烈,战火波及之处寸草不生,原本肥沃的大陆彻底变成荒原,天地之间一片混沌。流离失所的凡人被天神庇护,其中一部分受神祗恩赐的人以及其后裔都拥有了可以呼风唤雨的神力,成为了天神麾下的神兵神将。而世间的一些飞禽走兽自愿效力于天神一方,亦拥有了无与伦比的强大力量,是为神兽。

  最后天神以惨烈的代价赢得了战争,将妖魔重新打回不见天日的黑暗地底,落下重重封印。而最后留存下来的凡人和百兽也寥寥无几,作为对这批誓死效忠神祗的凡人和野兽的回报,天神允许这些神兽拥有不老不死的长生,占极北昆仑为所居之地;凡人中一部分人继续拥有神力,是为术师;而可对抗地底妖魔的光明咒文亦在没有神力的普通人当中流传开来,盛极一时。好长一段时期,身为普通人的咒术师能与拥有神力的术师分庭抗礼。

  这是个半真半假的传说,之所以这是传说,是因为光明咒文已经不复存在于这片大陆上。但是咒术师却一直都有——用着比光明咒术力量稍弱,却种类繁多的一套咒术。不知因何原因,唯一将光明咒文传下来的,便只有苏氏一族;而到了苏沐秋这一代,苏氏一族便只剩了他们两兄妹,再无其他传人。据说数量有千百条的光明咒文,流传下来的不过数十条。

  对付眼前的凶魇,有数十条也是足够了的。苏沐秋却怎么也没想到半路自家徒弟会在这个时候出状况。

  那双金瞳里头没有任何情感,冰冷空荡,似乎随时会夺走任何生命来填塞其中。然而,那占据了大半片塔顶的凶魇,已经被这双金瞳吞噬,彻底消失——

  就在叶修说出“涅槃”两个奇怪的字眼时,世间万物似乎凝在了这一刻——近在耳边的风声还未吹拂过鬓发,将落未落的旺财悬在空中,保持着一种奇怪的狰狞表情,整座昌平城的喧闹消失在了那句话之后。

  除了叶修,其余三人瞪着双眼,一动也不能动地看着周遭突如其来的变故。

  漆黑的光团从怪物的体内冲出,撕开刀枪不入的皮肤,汇成无数看不清的长线,向叶修飞来。就在它们要碰及叶修的那一刻,灵瞳微微闪光,铺天盖地的长线瞬间化为虚无。

  唯有还能在这诡异寂静的世界里活动的只有那不停哀嚎的凶魇,雾化的躯体再次变化,无数张被吞噬的怨灵从凶魇躯体内不断向外挣扎,双眼空洞、积着怨恨的人脸挤在一起,大张着嘴巴,发出悔恨又恐惧的声音,吐出被痛苦撕扯成支离破碎的断句:“神、灵瞳!——原来是这——传承者!!!” 

  叶修并不回应,往前走了一步,金瞳里有一道光闪过。

  像是有一双无形的大手在撕扯揉捏着这团怨灵凝成的凶魇,赤色的魔瞳被汹涌的怨灵淹没。深夜刮起狂风,卷过宛若炼狱传来的凄厉惨叫,飞快吹向漫无边际的天边。

  凶魇的躯体越变越小,可怖得像由人脸编成的肉球,就在它缩成车轮大小时,一张皮开肉绽的脸突然挤了出来,在一堆人脸中浮浮沉沉,被挖空的双眼冲着叶修的方向,一个似曾相识、怨恨狠毒的声音响起:

  “我诅咒你……此生受尽烈火蚀骨之痛,冰霜侵体之苦,求生不能,求死不得!不得所爱,不得轮回!”

  怨毒的诅咒化作浓黑的箭矢飞闪,狠狠刺中了表情麻木的叶修,穿心而过。

  与此同时,肉球忽然爆炸开来,迸发出来的雪白光芒将黑夜照成白昼。

  时间再次恢复流动,死里逃生的人惊魂不定地看着突然倒地的怪物,带上家人仓皇逃离昌平城;塔顶风声呼呼吹动,掀着人的衣摆不肯停下。旺财落在塔上,带起一阵轻微的震动。

  到处都是人哭喊的声音,唯有塔顶的三人面面相觑,身体恢复了活动的能力,却说不出一句话。

  少年所做的,不过是抬起头,看了一眼凶魇,说了两个字而已。

  许博远怔怔地看了看凶魇消失的地方,转头俯瞰怪物横尸遍地,百姓出逃的街道,慢慢才回味过来这是什么情况。

  满城的怪物,加上一个怨灵聚集成的凶魇。

  他转向叶修,后者正垂着双眸,出神地盯着脚下的地板。就这么看上去,完全不像是有能力夺走数量如此之多的强大怪物。

  许博远忽然伸出手,拉住了叶修的手肘,猛地撸开他的左手袖子。

  一个他从未见过的黑金色兽头纹路缠绕着叶修的左手背,延伸向上,正在逐渐消失。

  叶修异常温顺地让他拉着看,没有感情的双瞳里映着许博远含着震惊的蓝眼。

许博远正要扯开叶修的袖子,在纹路完全消失以前看清更多,叶修忽然便痛苦地呻吟起来,手按着心口,脸色发白。

  赶过来的苏沐秋立刻扯开叶修的领口,发现心口处的血脉全部变成了黑色,就像个拳头大小的繁复蛛网,牢牢地将少年的心脏控制在其中。

  看到如此情景的苏沐橙立刻倒吸了一口气,捂住了嘴巴。

  “苏大哥!诅咒……”许博远忽然扯着苏沐秋的手,眼神急切,“那个国师的诅咒!苏大哥想想办法!救救他!”

  苏沐秋难以置信地看着那个刺眼的诅咒标记,机械地扶住痛苦蜷缩身子的叶修。他快速地念了几个光明咒文,却发现无济于事——失去自我意识的叶修完全靠着本能紧紧抓着许博远,一双金瞳在烈火冰霜的折磨下快速收缩又放大。

  诅咒已经生效了。

  “小……远……”叶修的牙齿发出咯咯打颤的声音,双眼无神,人却是仍旧记得最至关重要的事情。

  许博远只觉得自己的心就像是被锤子狠狠敲击着,一下又一下。他伸出手,抱住了浑身烫得像是刚从火里出来的叶修,后者就像是在寒冷的长夜里寻找到了火源,死死抱住不肯放手。

  “哥哥,叶修哥哥这是怎么了?”苏沐橙担心得不住去摸叶修的额头,“他好烫!”

  苏沐秋眉头皱得紧紧的:“诅咒发作,他正受着折磨。得回一趟术师阁,让喻文州和张新杰给看看——光明咒文都无效的诅咒,也有可能是西域或者西南云国的咒语。”

  他的话音刚落,昌平城又再次响起喊救命的声音——居然又有新一波的怪物顺着血味闯入了城内,刚刚脱离魔爪的百姓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又再次绝望地发现自己身陷死路。

  “没完没了!先离开这里,去术师阁!”苏沐秋招呼旺财过来,脸色阴沉,“小许,上来,把叶修抱稳了!”

  当灵兽长吼一声,闯入云霄,许博远感觉到怀里已经陷入昏迷的叶修身体变得凉了许多,他心一慌,立刻把人抱得更紧,试图把自己的温度传给叶修。

  许博远想起自己当初在澍州府边捡到叶修,还盘算着坑人诊金药费,明明是不久前的事情,经历了这些,却像是过了许多年。

  许博远暗暗给自己定心,一定要等到对方醒来给他赔多些药费才划算,手却不自觉地紧紧握住了对方冰凉的手。


-TBC-

评论(6)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