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罐曲奇

有原则地杂食,堆自己喜欢的粮,默默地码字,吃吃吃

【叶蓝】《涅槃》episode 19

收到第一次参本的样刊和君不语超开心~


(⊙v⊙)嗯还收到了一本楼诚本《重影计划》


本子各种美各种赞,君不语是我见过最下重本的彩印原耽本了orz


episode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


  宁国位于夏国北边,在风炎大陆的中部,占据大片沃土,国力强盛,民众尚武。不似夏国那样不信神鬼之说,宁国反倒器重“习奇能巧技之人”,有不少能变天的奇人——也被称为术师,在许以荣华富贵的诱惑下选择加入了军队。自和夏国交战以来,宁国便一直处于上风,直到最近被毒气弹逼退,不得不退守夏国北阳关。


  然而宁国百姓对本国军队相当有信心——重甲火力明显要比夏国的强得多,再有术师的相助,攻下夏国不过是时间问题。


  直到夏国都城沦陷,怪物横行的消息传来。


 


  宁国边境军营。


  这一日天气极好,高空万里无云,澄澈干净。哨塔上的士兵轮换了一班,新来的小兵刚刚站好,便眼尖地捕捉到了天边快速飞向这边的一个黑点。


  小兵拿出黄铜目镜观察,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居然是一只有着羽翼的大白老虎!他又多看了几眼,老虎的背上似乎还坐着人!


  他想起前几日军中相传夏国怪物横行的流言,丝毫不敢延误,神经紧绷起来,立刻吹响了警示的号角。


  就在号角声响起的那一刻,整个军营立刻动了起来。各处哨塔都发出回应的信号,表示已经发现天边的白虎。身着戎甲的士兵训练有素,跑动排成阵列,手中握着擦拭一新的兵器。军营各处的弓弩全部各就各位,随着白虎的接近移动调整位置。只等将军一声令下,刚换上新箭头的巨箭便会如雨一般冲向天空。


  白虎似乎并未察觉底下的阵仗,继续飞近。就在将军要下令时,一个身着红衣的人却伸手拦下了。


  在旁边候令的将领大气也不敢喘,要知道眼前敢拦着将军下令的不是别人,正是当今宁国国主身边的大红人陶轩,手下率领着一支极其威猛的术师军团——嘉世。在这军中,看似将军为首,陶轩则掌控了大半权力。


  “将军,不如让刘皓先行去察看一番,如何?”陶轩微微笑着,面上亲和宽厚。身旁一个全副武装的男人往前踏了一步,强大的气场让人无法忽视,意图很明显。


  将军心知肚明,也不拒绝,点点头。


  得了令的男人走到空旷一些的地方,身子微微下蹲,下一刻整个人便弹射到了空中——这是个金系术师,却也习得了凌空之术,在风中身形有如鸟雀般轻盈。


  刘皓飞到了空中才感应到,对方同样是术师。


  一个八阶,一个六阶,一个刚刚觉醒,还有一个应该是普通人。


  记起自家头儿说的招揽人才壮大军团的话,刘皓自然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便停在了白虎的前方,给对方留了足够的距离停下。


  苏沐秋皱着眉看着眼前拦路的七阶术师,瞄了一眼底下火柴盒大小的军营。他立刻反应过来底下是拉拢了不少术师入伍,抢走术师阁不少人才的宁国地盘,翻了个白眼,让旺财绕过眼前的术师继续前进。


  “不好意思了哥们,咱们路过的,下次聊啊。”苏沐秋直接丢了个结界,把人给困在里头。等到刘皓气急败坏地挣脱出来,四人一虎已经飞远,不见了踪影。


  底下军营里似乎也发现了不对劲,又派了人上来。刘皓只能跟着一块回到军营里,面红耳赤地向陶轩和将军报告了情况。


  “你说,有个八阶术师?”陶轩若有所思地踱了几步,“什么系的?”


  “……属下一时半会也没能看出来,”刘皓垂着头,“但是这个人似乎还带着三个孩子,坐在最前面的是个小女孩,也是个术师。似乎还是个六阶的……”


  旁边列队的术师将领们不禁有些怀疑,虽说他们个个都是六七阶的术师,但却要耗费长年累月的苦练才得以升阶。有些术师很可能穷尽一生,也无法突破五阶。一个小女孩竟然达到他们这样的高度,实在是让人难以相信。


  陶轩眯起眼睛,忽然满意地笑了:“这片大陆上,八阶术师也就那几个,可身边跟着一个六阶术师的,也就只有苏沐秋兄妹了。原以为得花大功夫,这倒好,踏破铁鞋无觅处,这尊大佛总算让咱们找着了。”


  在一旁听着的将军问道:“听陶先生的意思,这苏氏兄妹也是厉害人物?”


  “‘云国有枪神周泽楷,中原有神枪苏沐秋’。虽都说枪神百步穿杨,弹无虚发,但这神枪苏沐秋却是个能造神兵能改兵器的天才,”陶轩双眼发光,眼神里带着不可抑制的激动,“除此之外,他更是个八阶风系术师,有这样的人才,嘉世何愁不能横扫千军!”


  此时陶轩完全沉浸在狂喜中,没发现跪着的属下眼里晦暗不明的光。刘皓不禁有些怨恨起这打了个照面的苏沐秋——轻而易举地把七阶的他困在了一个结界里,还让头儿如此赞赏看重……


  “那个已经达到火系六阶的妹妹苏沐橙也是个厉害角色,”陶轩继续说道,“总之,千万不要小瞧了这两兄妹。尽管之前没能将枪神拉拢入军团,只要将苏氏兄妹拉进来,嘉世和宁国称霸风炎大陆的未来便指日可待!”


  他看向还单腿跪地的刘皓:“传令下去,让各处军营密切注意,一旦发现有灵兽白虎,立刻拦下!重重有赏!”


   “是,大人。”


 


  许博远把陷入昏睡的叶修轻轻放在床上,盖好被子,转身拿起沾了凉水的毛巾拧干,叠好放在了叶修发烫的额头上。


  他习惯性地摸了摸脉,虽然脉象仍有些紊乱,但总算是比之前好多了。


  做完这一切,他长长地吐出一口气,像是要把这一天多来的担忧给倒个干净。


  此时他们正在宁国一座小城的客栈里,等着苏沐秋的援兵到来。这里的术师虽大部分归顺宁国,但仍有一小部分效忠于术师阁。留守在宁国的便是代号为百花的术师分队,苏沐秋此前传信给了百花队长张佳乐,让他带着人手来接应。


  为不引人注目,旺财在进城前就变成了一只白色的幼崽模样,窝在苏沐橙的怀里扮成宠物。苏沐秋尽可能地隐去了自己和苏沐橙许博远的术师特征,又特别不放心地给他们每个人都下了一道光明咒文,确保每个人都不会被突然出来的咒文掳走。他往叶修身上又多扔了几个据说是能暂时隐藏他的能力的咒文,便到一旁低矮的桌子上写写画画。


  近几日来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术师阁那边新传来的信件让苏沐秋真正意识到,自己以及术师阁将要面临的,是来自整片大陆的觊觎与争夺。消息很快就会不胫而走,无论是在路上的他,还是准备现世的术师阁,都站在了一条摇摇欲坠的吊桥上,底下是万劫不复的深渊。


  他必须有所准备了。


  苏沐橙凑过来,小声地对许博远说道:“小哥哥,你睡一会吧,我看着叶修哥哥。”


  许博远忍不住摸了摸她肉乎乎的脸蛋,露出一丝笑:“不累,我就在这看着也好。”


  完事了的苏沐秋走过来,低声问道:“还在烧?”


  许博远点点头。


  “哥哥,叶修哥哥会不会也是术师啊?”


  “不会,”苏沐秋摇摇头,冒出青色胡茬的脸上带着疲倦,“这家伙连个未觉醒术师都不是,恐怕是那诅咒,又或者是那纹路的影响。”


  许博远抬头看向苏沐秋:“苏大哥,那纹路……究竟是什么?”


  苏沐秋双眼愈发深邃,他没有说话,在床边坐下,撸开叶修的左手袖子。不出所料,那黑金色的纹路已经消失干净得像是他们的错觉。


  “我们有好长一条路要走了,”苏沐秋眯起眼,仔细看了看叶修的手掌纹路,才把他的衣袖拉平整,“这家伙的身份并不只是灵瞳之子这么简单。”


  苏沐橙皱起眉,似乎在努力回忆什么:“哥哥,叶修哥哥使出那大招的时候,我听见那凶魇说什么传承者来着。”


  许博远愈发听不懂了,他茫然的视线在两人的脸上来回。


  “如果凶魇说的是真的,那叶修不仅是个传承者,还是一个拥有灵瞳的人,那黑金的纹路,就是传承者的标记。他可以摄取生命,夺取魂魄,当然也要为此付出代价,”苏沐秋解释道,“叶修之前说出的那‘涅槃’二字,正是这一能力的名字。这次算他好运气,冒冒然用这损人害己的招数还能保住条小命。至于下次,就不好说了。”


  许博远发觉自己心都提了起来,他看了看叶修苍白的脸,继续问:“传承者……是什么?”


  “传承者是神兽下派到人间的使者,完成神兽授予的任务,拥有神兽的一部分力量,”苏沐秋站起身,关上了开着的窗户,“然而传承者已经在这片大陆上消失了数百年了。”


  “可是苏大哥,之前你不是还说神兽不一定存在的么?”许博远完全糊涂了。


  苏沐秋回想起喻文州送过来的密函内容,不禁感叹这一切的巧合。他看着许博远,只露出神秘的笑容,食指竖起,轻轻抵在唇上。


  许博远好半会说不出话来,双眼瞪得老大。半晌,他似乎是叹了口气,伸手将叶修额头上的毛巾换了一面。


  苏沐秋摸了摸他的头顶:“好好休息一下,天黑以后,接应的人来了,咱们就出发。”


 


  客栈对街的小楼里,几双眼睛正盯着对面二楼那扇刚刚关上的窗户。五六个身形各异的男子蜷缩在角落的阴影里,以一个刁钻的角度往外窥视,即便是在客栈里往这边看,也很难发现这几人踪迹。


  “老大,窗户关上了,看不见目标。”一个布衣打扮的矮小男子收起一只圆形的镜片,那是特地改制的小型目镜,足以让他隔着一条街都能看清对面的一举一动。


  “等时辰一到,咱们就行动,”为首的男子小声下令,脸上一条狰狞的刀疤从左边眉骨划到右侧脸颊,整张脸阴森可怕,“老三,之前让你去找的帮手,找着了没有?”


  身旁一个贼眉鼠脸的男人连声应道:“找着了找着了,城东刚好有几个拿钱替人办事的术师,我许了些报酬,约好了今夜子时在这小楼里等。”


  “老大,我看那几个人似乎有剑,不要紧罢?”矮小男子似乎有些不安,话刚说完就被头儿在脑袋上狠狠掴了一巴掌:“你当咱这儿人人都像你这么没用?!继续盯着!有事立刻上报!徐少爷可是许了大笔钱的,要是这一单跑了,到时唯你是问!”


  矮小男子畏畏缩缩地继续窥视对面客栈的房间,身后的同伴则开始悄悄准备,刀剑冰冷的刃尖闪过流线般的光,又隐匿在了这座无名小楼的角落里。




-TBC-

评论(9)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