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罐曲奇

有原则地杂食,堆自己喜欢的粮,默默地码字,吃吃吃

【叶蓝】《涅槃》episode 21

这一次字数又爆了,4997

大概25章前能结束全文的三分之一,吧?【orz】翻了翻记录,竟然写了六万多字了

距离叶修和许博远【蓝河】长大成人的日子不远了。

episode 14 改了一个bug,东海边的国家改成了梁国。

episode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

  叶修在自己的梦境里兜兜转转,终究是找不到回去的路。

  他没有看到任何血淋淋的场景,也没有面目可憎的怪物。白茫茫一片的大地与天空之间,就只有他一人。

  就在他以为自己要永远陷在这里头时,一个声音忽然叫住了他:

  “叶修。”

  叶修转过身去,他首先看见的是那身墨色长袍,繁复的金色纹路绣在上面,却像是有灵气一般地流动着;紧接着是男人俊美的面孔,还有那双他只在水中倒影里见过的金眸。对方身上有熟悉的气息,他却记不起什么时候认得这看上去地位高贵的人。

  当他看到那条许久未曾出现的红线从他脚边,蔓延至那个男人脚下,便不再延伸时,他不禁怔住了。

  “……你是谁?”

  麒麟盯着眼前有着传承者纹路的少年,忍不住皱起眉。少年面有菜色,还带着不少伤,原本该流转金光的眼睛此时黑漆漆的,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显然是之前不知因何耗光了灵瞳的力量。

  但他在这个少年身上感受到了故人的气息,就在少年的额心,有一团柔和的白光。麒麟知道,那是白泽的神识。可惜他身处少年的梦境中,无法将其唤出。

  “你的传承者,名为叶修,”麒麟回忆起百年之前友人白泽留下的最后话语,“百年后终有一日,他会一战成名,挽救这危若累卵的世间,从此斗神之名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记住了,好生对待。”

  眼前这瘦瘦巴巴的男孩?斗神?

  本着对友人基本的信任,麒麟勉强压抑下内心的不满,开口答道:“过几日你就会见到我,我是你的师父。”

  少年用古怪的目光盯着他好一会,然后吞吞吐吐地开口道:“我、我已经有师父了……”

  紧接着叶修就感觉到对方身上猛地释放的庞大威压,逼得他把后面还想说的话生生咽了回去。

  麒麟这下真被气着了,他脸色阴沉,逼近了几步:“哪个愚民那么大的胆子,抢了我的传承者?”

  “等、等等,传承者?”

  麒麟却没回答他,直接走近,将手搭在了叶修的头上,正要窥探他的记忆时,却感到了手下一阵混乱的气息。

  少年体内脉象一片混乱,很显然在使用灵瞳的时候不懂得消化吸收的力量,虽说一时半会不会有事,可次数多了便会爆体而亡。也不知道这少年是为了什么,竟是如此拼命。

  真是看着不行,不看着也不行。

  叶修有些警惕地看着这个自称是自己师父的人,想要后退几步,却被男人钳制住了一边的臂膀。他刚想要喊,一股热流就这么从他的天灵盖流进体内,轻缓柔和,流经他体内疼痛的地方,竟是很快地消去了他的痛苦。

  叶修惊讶地发现自己被抓着的左手臂上,黑金色的纹路再次浮现,隐隐透着力量和生机。他的身体也像是被注入了源源不断的力量,真实得不像是梦境。

  “一月之内不可再动用灵瞳的力量,我会来找你的。”

  叶修脚下白茫茫的大地开始碎裂,无尽的黑洞将人吞噬,也将男人从叶修眼前抹去。叶修发不出一点声音,眼前黑与白迅速变幻,忽然人重重一坠,一种回到实体的感觉重新席卷了他的身体——

  耳边是苏沐秋和苏沐橙低声的交谈,还有什么东西悉悉索索的声音。他的手被某个人用力地握着,有些冰凉,似是寻求着支撑。

  他撑开眼皮,映入眼中的是被暖黄灯火镶上了一层柔软边缘的许博远侧脸。

  是他的小远。

 

  客栈对面的小楼里,刀疤男不时拿着目镜望望对面窗户。

  自从手下的人回报那碟掺了雾里花粉的绿豆糕已经送进去后,那里只有过一次动静,之后就再无声响,只剩昏黄的灯火隐隐透过窗纸,成为黑暗里微弱的一点。

  即便雾里花没有起作用,他也信心十足——就在目标所在房间的隔壁,就住进了他们的人,还有那两个请来的金系术师,一有什么动静,是绝对逃不过术师灵敏的五感的。

  为求稳当,他中途又派人试探过一次,人还在房间里,只是没有了声响——雾里花起作用了。

  刀疤男似乎已经看见一大笔金子又要落入他们的钱袋里,心中算盘早已得意地打得噼里啪啦响。

  当更夫打响了子时的锣鼓,穿街走巷喊着小心烛火之类的警示时,觊觎的眼睛终于行动了。

  客栈的掌柜和小二早被他们收买,除非他们砸烂整个客栈,否则就是闹得震天响,他们也不会出现。打手身着夜行衣,悄悄摸到了目标的房间门口,对着紧随其后的术师比了个手势。拿钱办事的术师早已有了准备,手心浮现出一团铁灰色的光雾。

  见一切妥当,领头的打手伸出手,轻轻拉开房门。

  跟在后头的人没能第一时间看清房门后面的场景,却只见他们的领头下一刻嚯地一下推开房门,跟前是空荡荡的房间。油灯孤零零地烧着,床上的被褥不翼而飞,整个房间干净得不像有人来过。

  他们愣是将房间翻了个底朝天,也没能看见一根头发。

  领头的脸色阴郁,怒气腾腾,咬牙切齿地踢翻了脚边的凳子:“奶奶的!中招了!人影都没有!”

 

  苏沐秋左右看了看黑漆漆的林子,感叹一声:“得了,咱们注定是享不了福,得以天为被,以地为席了。”

  多亏苏沐秋在进城以前留了一手,在城外林子找了一块偏僻地段,画下隐密的传送符阵;加上只要没有人破门而入,苏沐秋在客栈画下的符阵能够维持两个多时辰,制造出有人的假象,房门被开启后还能自动消失。若不是这样,他们很难不被发现地逃出客栈。

  深夜寒气逼人,四个人身上穿得还是单薄的秋衣,冻得哆哆嗦嗦。苏沐秋带着他们上了一棵树,拿出一捆铁架子,唰唰几下便在狭窄的树枝之间撑起了一个足以容纳他们躺在上面、像床一样的布面平台。一道风墙环绕着平台,夜风便不会再刮得他们脑袋发疼了。

  从客栈里顺走的被褥此时派上了用场,他们用厚厚的被褥将自己裹起来,背靠着旺财暖烘烘的腹部,喝着苏沐橙加热的水暖和身子,逐渐适应黑夜的眼睛里有茫然有疲倦。他们不约而同看着苏沐秋就着苏沐橙放出来指甲盖大小的火光,眯眼端详他那张又破又旧的老地图。

  叶修没由来的又生出了那种茫然的孤寂。

  其实他们本可以抛下他的。

  叶修觉得这念头扰得自己心烦意乱,胸腔里的那颗心钝痛钝痛的。他决定开始回忆苏沐秋那两本武器笔记上的内容来转移注意力,在完整地回忆出了一把普通弓弩的零件图以后,他竟觉得好多了。

  等待许博远觉醒的那些难捱的时日里,叶修愣是硬生生地把苏沐秋的笔记给记下半本。之后苏沐秋开玩笑式地要考考他,随便在地上画了几个零件的样式,要他说出是哪件武器防具里头的。结果叶修思考了半会,给出了正确的答案。他不仅顺手补上了其余几件遗漏的,还指出了苏沐秋设计的不足之处。

  苏沐秋立刻笑不出了,那之后他更是一逮着空便会教叶修制作兵器,毕生所学全部倾注在自己的徒弟身上,倒是认真对待起这个接班人了。

  当他们的身体逐渐回暖,寂静的林子里似乎隐隐响起了零零碎碎的脚步声,踏着枯叶而来。苏沐橙迅速灭了火光,拿起火炮筒就要对准声音的方向。苏沐秋却拦着了她,神色平静:“无妨,援兵到了。”

  他抬起头,双眼在微弱的月光下闪着光,用着只有四个人才听得见的轻缓声音说道:“我的代号?”

  他话音刚落,一个爽朗的声音应道:“秋木苏!”

  听声音竟是已经到了树底下,在这短短几瞬的时间里能做到这么迅速,还能听见这耳语般的问话,对方的能力绝对不会逊色于苏沐秋。叶修透过风墙向下望去,看见一个身着劲装的红发年轻人正勾着身旁的同伴,嘻嘻笑着往上望。

  苏沐秋笑了,解开风墙毫不犹豫地跳了下去,右手带了股狠劲拍上红发年轻人的手掌:“怎么也让你们两个出动了?”

  眼前的两人正是百花战队队长张佳乐和创立者孙哲平,一提到黄金搭档,阁里年轻后辈们第一个提到的便是这双花组合。孙哲平为木,张佳乐为火,虽然孙哲平曾一度退出江湖,后来又被搭档死皮赖脸地拖了回来。如今两人使出的大招“繁花血景”虽不复当年,但默契的高度却是其他后起之秀们无法企及,不可小觑。

  孙哲平无奈地笑笑,指了指勾着自己的人:“他硬是要我来,其他人都让他留在这里了。”

  张佳乐翻了个白眼:“得了吧大孙,你明明就很想来。”他抬起头,好奇地指了指探头探脑的叶修:“诶,苏沐秋,那个是不是——”

  苏沐秋比了个手势示意他停住,点点头。

  旺财带着三个孩子跳了下来,苏沐橙虽然是术师阁成员,也认得张佳乐和孙哲平,但跟着哥哥四处跑也没有和阁里的人很熟悉,反倒是有些害羞地躲在了叶修和许博远身后。

  “我妹妹,”苏沐秋挨个介绍,“我徒弟,还有这个,给咱们阁里新发掘的小剑客,很有天分。”

  “苏沐秋,你这一趟下来收获不少啊,还收了个徒弟。你妹妹真是可爱,”张佳乐说着就想要摸摸苏沐橙的小脸蛋,结果被躲了开来,苦着脸转头问孙哲平:“我有这么可怕吗……”

  孙哲平把人给拉回来,倒是很正式地做了个自我介绍,三个孩子都很拘谨地叫了声:“孙大哥。”

  孙哲平点点头,目光从许博远的眼睛上一扫而过,转向苏沐秋:“我们收到了你的信之后,跑到了那客栈探了探,倒是发现了一些别的事情。”

  “什么事情?”

  “那伙窥探你们的人,是这一带拿钱替人办事的帮派,”孙哲平说道,“他们拿了这里的首富徐氏家大少爷的钱,盯上了你们四个当中的一个。所幸这帮人当中没有术师,连帮手的两个金系术师都是花钱请的,自然不可能抓得住。”

  苏沐秋道:“你的意思,不是灵瞳?”

  正仔细打量着许博远双眼的张佳乐直起身子,转过来:“是‘一个有着蓝色眼睛的少年’,听到那头头是这么说的。”

  所有人齐刷刷地看向许博远,叶修心下一紧,下意识地握住了许博远的手,将他拉到自己身后。

  许博远皱紧眉头,没想到自己竟会成为目标。

  叶修想也没想,就开口问,语气是森冷的:“那徐大少爷,为何要盯上他?”

  孙哲平脸上浮起奇怪的神色,又很快消失不见,其他人没看见,却没能逃过在黑暗中仍能视物的叶修双眼。

  “我们也未曾探清这其中缘由,”孙哲平平静地答道,“或许这位小兄弟身上的潜质也被人发现了罢。”

  这是个相当牵强的理由,连叶修也听出了其中的破绽。这里可是百花的地盘,一旦有点动静怎么可能不知?

  他没能问出问题,苏沐秋神色如常地将话题转了个方向:“之前在夏国的事情,我也在信上和你们说了。如今灵瞳现世,天下也不可能只有骨牙司南能够探得到灵瞳的位置。原先说要按着我徒弟意思,把他的心愿了了,再去术师阁。眼下……就连到不到得了术师阁,我也没有十足把握了。”

  “这倒不至于,”孙哲平说道,“过了国都,就是北方,韩文清的霸图留了几个人在那。我已经去信让他们接应。”

  许博远感觉到叶修攥着自己的手抽动了一下,他转头看去,却是看不清对方的表情。

  张佳乐补充道:“你们也被嘉世的陶轩盯上了,他通令全国各处军营,一旦发现有灵兽白虎,要立马拦下。每处城镇都有通缉令——虽然没有你们的画像,但上面倒是将你们的情况写得清楚——至少旺财不能这么明显地飞过去了,宁国到处都是术师,这儿也不能久留。”

  旺财似乎听懂了,看向主人半边陷入黑暗里的脸,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白光一闪,又变成了似猫似虎的小崽子,又打了个滚,一身白花花的皮毛全部沾上了尘,灰不溜秋的像是只可怜的流浪小猫。

  苏沐橙呀了一声,将它抱了起来。

  “眼下宁国招兵买马,国力一日比一日强大,我就怕术师阁又要多一个劲敌了,”苏沐秋道,“罢了,你们且告诉我宁国的难民情况吧。”

  孙哲平从怀中取出一叠地图,当展开时,泛黄的纸张竟然微微发出柔和的光芒,足以让人看清上面的图形字样。叶修探头望去,瞧见一条蜿蜒绵长的山脉从夏国西北部起始,一路延伸入北,将西部的云国和夏国宁国分割了开来。

  孙哲平指着这条山脉道:“北上的难民有一半留在了宁国,继续北上的就走这里——雁落山谷中一条年代久远的官路。要想北上,只能走这条路,不允许走别的地方。西面是云国的驻军,东面的山岭都是峭壁,也极难攀登上去。一条路走到尽头,就是宁国北部边境了。”

  他说着,忽然松了眉头:“你倒是想走这条路?”

  苏沐秋笑了笑:“可有军队把守?”

  “这倒是不多,都在峭壁顶上远远地瞧着。”

  “这就是了,”苏沐秋挤挤眼,“咱们六个,三个大人三个孩子,一人带一个,可不就成了么?天上有人看着,城里有人守着,要说眼下最不起眼的方式,莫过于此。”

  张佳乐摸摸下巴:“这倒是个可行的办法,但这条路怎么也要走上十天半月,万一陶轩察觉了,过来搜查怎么办?”

  “走一步算一步,”苏沐秋很干脆地说着,把被褥叠好扔进背包里,“要是再拖,连路都没有了。”

  叶修这时候开口了:“孙大哥,是不是……走过了这条路,就到北方了?”

  孙哲平点点头:“没错,到那里,离咱们的地盘也近了。”

  许博远此时看清了叶修脸上的表情,那是一种复杂的糅合,惊讶、不舍、挣扎……种种情绪牵连在一起后,他却看不懂。

  “你怎么了?”

  叶修如大梦初醒般,迷茫的眼神顿时清澈了许多,他低声答道:“我、我从未到过北方……有些担心……”

  许博远以为叶修产生了对未来不安恐惧的情绪,他鼓励性地拍了拍对方的背:“总有办法的,放宽心。我们陪着你呢。”

  此时苏沐秋唤两人过去做乔装打扮,许博远便又捏了捏叶修的手,前去换上破烂衣服。他没能看见,转身的那一刻,叶修眼中露出的赤裸裸的担忧和不安。


-TBC-


评论(8)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