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罐曲奇

有原则地杂食,堆自己喜欢的粮,默默地码字,吃吃吃

【叶蓝】与君归(星际机甲,架空)NO.1

《涅槃》暂时没灵感,所以先填了之前的坑再说。

这是一篇连我都不知道会是HE和BE的文,不会太长,短篇。

因为二月前都因为人在别的地方,所以得停更,这半篇就当做是补偿吧~

——————————————————————————————————————————————————————————————

“等这一切结束了,我就再也不干这活,回我的小行星去享福,”朦胧中,侧对他的那人说道,半是玩笑半是抱怨,“老是要打来打去,给快要入土的老头子们一时兴起的决定卖命,这算什么呢?”

这里似乎是他的回忆,在他和那人还能肩并肩坐着,气氛还算平和地说话的时间轴上。他猜想也许是很久远很漫长,所以只能看个大概,连那人对他说话时的场景都模糊了。

实际上也只不过是五六年的光景。

他想回应一些什么,嘴巴却像是被缝住一样,怎么也动不了。

正当他有些急了的时候,那人转过头来,逆光中显出极其模糊的面容,一双明显不属于人类的冰冷眼眸里盈满了他的身影——

“小蓝啊,要不要和我一起走?”

 

“——报告!联盟舰队已入侵阿尔法星系!已发现舰队母舰!请求指示!”

“——联盟侦察部队信号出现在西侧!预测还有一分钟便会进入陨石带!请求指示!”

蓝河睁开双眼,吃力地抬起头,从无边的梦境里拔出神志来。

他正站在帝国先遣部队“蓝雨”舰队的指挥舰上,双手撑在指挥台两边。方才指挥舰受到临近一道冲击波的影响,他刚好没有来得及戴上防护罩,有好几分钟他的身体还习惯性地站在指挥台边,意识却短暂地离开了一会。

整个指挥室闪着警报的红光,与梦境里柔和又让人放松的昏暗截然不同。蓝河忍耐着头部的剧痛,下了几道命令,将原本分散开去的战斗部队收拢在最后的防线上,便伸手招来随行军医,直接从对方的医药箱里拿出几管药剂喝了下去。

对方目瞪口呆地看着身着深蓝色军服的少将就这么不管不顾地喝下了强效止痛镇定剂,直到蓝河把喝空的玻璃管扔给他才反应过来,颤抖着说道:“少、少将!您喝过量了!等药效一过会有副作用——”

蓝河不理他,直接打开了手腕上的通讯仪,拨通号码。

那边刚接起来,蓝河便直截了当地开口:“替我指挥,我亲自去了断。”

和蓝河同样升至少将军衔的梁易春头疼地揉了揉眉心:“蓝河,你不必这样……”

“大春,”蓝河用在军校里常用的昵称叫他,一边走向机甲储存舱,一边操作着通讯仪弹出来的另一块光幕,“指挥权刚刚移交成功,我去了。”

“……”还没来得及多说几句明知无用的劝阻,梁易春面前的通讯光幕就被挂断,继而弹出来指挥权移交的信息提示。

他早该意识到,在军校里那几年蓝河已经是个认准便死不回头的了。

就像每一次君莫笑出现,他就必定要亲自上阵,像仇人一样,谁劝都不管用。

梁易春深深叹了口气,认命般地点了确认。

 

帝国和联盟的矛盾七年前便初见端倪。

无论是已经统治阿尔法星系数百年的君主帝国,还是倡导民主共和,最近百年才新生的自由联盟,无论它们打着多么响亮的旗号,两者无一例外想要的是更多的资源和领土,还有领土内绝对的权力。

矛盾愈演愈烈,直到五年前帝国出兵夺下联盟边境的一颗资源星球,战争一触即发。那一年有许多不满帝国政治的优秀军官倒戈投向联盟,君王立刻下令开展政治大清洗,肃清所有意图反叛的不稳定因素,时称“白色恐怖”。

也就是在那一年,名不见经传的蓝河单枪匹马摧毁联盟的一支舰队,以这样相当出色的战绩从下士升为少校。

之后的五年里,蓝河带着自己的舰队在最前线战斗,年年创下可观战绩,从此平步青云,步步高升。帝国许多人把他当做榜样英雄,也有人对他如此年轻便获得少将军衔感到嫉妒不满,酸溜溜地丢下一句:

“有本事就去把君莫笑给收拾了。”

君莫笑,何许人也?

这位联盟引以为傲的斗神,无人知晓其真正面目和名字。他常常驾驶着一架黑金色的机甲神出鬼没,把帝国舰队耍得团团转。在前些年他的巅峰时期,君莫笑曾创下了打败五位帝国将领并从围攻的舰队炮火中全身而退的奇迹。

然而这世上不会有超过五个人知道,君莫笑就是叶修,一个身体一半是机械的改造人,帝国军校有史以来最优秀的毕业生,当年叛逃联盟的军官之一。

蓝河就是那五个人中的一个。

当年叶修吊在风中摇摇欲坠的飞行器软梯上,在漫天炮火中,向他伸出自己伤痕累累的手,试图作最后一次努力。

“跟我走吧,小蓝。”

 

“欢迎您的归来,蓝河少将。”

机甲冰冷的机械男音在蓝河用指纹触发启动的那一刻响起,驾驶舱亮起了白色的柔光。

“蓝桥,我们又要出征了,”蓝河站到驾驶位中央,将四肢伸入用于控制驾驶机甲的神经接驳处,“去打君莫笑。”

被起名为蓝桥春雪的机甲回应道:“少将,这是五年来第四十九次了。”

蓝河神色平静:“我知道。”

人类黑暗的视野逐渐被机甲更广阔清晰的视野所代替,蓝河操纵着蓝桥春雪,活动了一下各处关节,伸手按下机甲储存舱门的一个按钮。

舱门打开,长长的缓冲甬道一路亮起黄色的指示灯,通向指挥舰外无垠的宇宙。

 

“老大!你确定要离队吗?现在人手那么不够你居然离队了?!”

“不过是离开一会,急什么,”叶修慢条斯理地答道,对屏幕上包子一脸火燎火急的表情视而不见,“干活去,挂了。”

他伸手挂断了通讯,走进君莫笑的机舱里。

黑金色机甲在他走进机舱的那一刻亮了起来,一个完全听不出机械合成音的戏谑声音响起:“嘿!老叶,咱们又要去见小美人儿了?”

“正经点,”叶修操控起君莫笑的系统,“美人见了我一样杀红眼。”

“别想着说服了,我看我追到蓝桥小美人的机会都比你大。”

叶修不屑地笑了笑,接入机甲视野的瞬间,一张照片出现在他的眼前。

尚还是个稚嫩军校生的蓝河站在帝国军校大门面前,冲着镜头露出些许羞涩又活泼的笑容。

明明是同一个人,而他将要面对的帝国战将,却是再没有这样的单纯快乐了。

叶修看了好一会,轻轻叹了口气。

五年了。

 

蓝桥春雪很快锁定了目标的方位,往指定方向急速奔去。

位置在联盟舰队的前方,正好在两方对峙军队的距离中心上。

当银白色机甲赶到时,那台名叫君莫笑的黑金机甲已经等在那里,背对着它,似乎在出神地凝望着不远处一块发着绚丽斑斓光芒的流云星系,静静地等待。

这时,蓝桥春雪又发现它的主人心跳速度达到了一种奇特的高度,快得很不正常,却稳健有力,咚咚跳着。

它不太能理解人类情感为什么会影响肉体,反应出一系列很奇怪的数据。而这些数据它总是不能分析出一个合理的解释来。

它默默地在黑匣子中记录下主人这第四十九次心跳异常,准备回程时联系驻地军医检查。

君莫笑似乎察觉到了蓝桥春雪的到来,微微侧过身子,转过头来。

蓝河拔出蓝桥春雪腰间的佩剑,荧蓝的光缠绕在钢铁巨剑上,给外形优美的机甲带上了几分危险的气息。

他接通了对方发来的视讯请求,男人略显疲惫憔悴的俊脸出现在他的视野里,冲他露出五年来一直不变的温柔笑容:

“小蓝,好久不见。”


-TBC-

评论(11)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