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罐曲奇

有原则地杂食,堆自己喜欢的粮,默默地码字,吃吃吃

【叶蓝】《涅槃》episode 28

没想到那么快就可以更了

现在准备找设计约封面了,好紧张~!

这一章过后可能年后更啦~

哎,心疼死老叶和小蓝了

episode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


  “大、大人,就是这里了。那日我就是在这儿看见了山门。”

  浑身打颤的樵夫李三眼尖地让开道路,让身后的人看清楚前方的景象。他汗涔涔地打量着眼前穿着斗篷的男人,大气也不敢喘。

  普普通通地活了四十年,李三做梦也没想到赌场的斗神会亲自上门找他,许以重金让他带路前去寻找山门。

  李三猜想是自己那日遇见浓雾缭绕的山门的经历被人传了出去,才会让这在赌场擂台上战无不胜的男人知晓了。

  他想到平日听闻那些关于斗神与对手厮杀的描述,冷汗直冒,差点站不住脚。

  这可是见人杀人,见鬼杀鬼的斗神!

  十年过去,斗神名号依旧响彻罗生门。

 

  “有劳了。这是约定好的,你可以走了。”

  沉稳磁性的嗓音响起,一只沉甸甸的皮袋落入了李三手中。李三又惊又喜,如获大赦,匆匆道谢便连滚带爬地逃离了男人身边。

  待樵夫的身影完全消失在远处的山林,男人这才放下了遮盖大半张脸的兜帽,完全转过身来,看向眼前深陷的大坑。那里面什么都没有,寸草不生,相当奇怪地空了一大片。

  但叶修知道,这空空如也的大坑便是三重罗生门最后的关口,踏出血海的最后一步。常人眼中的山门幻象便出于此地,对于罗生门世界的人来说,影踪不定的山门是通往地狱的入口,极少会愿意靠近。

  相比一重门的生死幻境和二重门的凶残巨兽,三重门平静得奇怪,但叶修知道他要干什么。

  与少年时期瘦弱又可怜的外表不同,罗生门无尽血腥的十年将他彻底改造成了一个男人。无论面对的是穷凶极恶的对手,还是饿红双眼的巨兽,十年他都未曾退缩过半分。

  他不再瘦得可怜,身体抽条似地长,肌肉结实有力,蕴藏着无限可能的力量。而那张笑起来带着些痞气的俊脸更是让斗神君莫笑在罗生门世界里受到狂热的追捧,场场表演决斗都会座无虚席,好一半都是喜欢君莫笑的少女妇人。

  但他心知肚明,他叫叶修,来到罗生门十年,化为斗神杀出血路,就为了这一刻,重新为人。

  叶修重新环视了一遍无人的山林,又抬头看了看树梢间懒洋洋的太阳。

  罗生门里一年中有半年都看不见太阳,整个世界陷入黑暗永夜,那半年便被称作夜年,拥有太阳的日子便是阳年。而这几日正好是阳年的末尾,过了便是没有白昼的夜年了。

  再过不到半个时辰,三重罗生门的各大赌场就会发现君莫笑的失踪,加派各处人手来寻找他。

  他没有太多时间了。

  叶修倒是显得很轻松,他将斗篷脱下丢在一边,伸手抽出背后的武器。

  那是一柄乌铁铸造的巨伞,几乎与战矛却邪一般长,伞尖是微微泛着冷光的尖刺,用二重罗生门守门兽的利爪打造而成。不知情的人一眼望过去,会以为这柄巨伞仅得矛头处那点作用,殊不知,这柄叫做千机伞的武器,拥有十三种形态变化,玄机全部隐藏在了那看似厚重实则坚实轻盈的伞面和伞柄当中。

  千机伞的出现,一度掀起轩然大波,之后发挥的威力更是无人能敌,亦无人能够窥探其中秘密。除了叶修,谁都不会知道,这样奇特的设计出自哪位大师之手。

  叶修扳动伞柄上的一处细小机关,整柄伞瞬间分裂成一块块的部件,散落在地。十年心血毁于一旦,叶修却并不在意,伸手捡起了中央一根黝黑的铁管。

  他伸手摩挲了一下,继而按下上面的机关,倏忽间杀气腾腾的乌黑战矛现于眼前,矛尖隐约透着血色的红,十年过去,它依旧威风凛凛。

  叶修眼中闪过一丝怀念的情绪,继而愈来愈浓。

  他望着却邪,像是对待老朋友般的语气:“咱们要回去了。”

  即便是按着苏沐秋的笔记图纸制作出来的千机伞,也没有却邪来得更加亲切。这是他从人世来的证明,是还有人惦记着他的唯一证据。

  灵瞳绽放出淡淡的金光,视线所及之处,所有伪装之物无所遁形。空荡荡的大坑里实则飘满了混沌的云雾,教人模模糊糊,看不清底部。

  时至今日,叶修早已尝过这罗生门的苦恨滋味,如这混沌云雾,总以为是一处不深的浅坑,踏下去很可能就是万丈深渊。他如活人一般吃着,喝着,呼吸着,心却随着他踏入罗生门陷入死寂,一停便是晃晃十年。

  当年麒麟所描述的“既非人间,也非地狱,非生非死,非明非暗,非实非虚,苍生万象,包罗其中”,相当贴切。

  千机伞四散的部件在愈加明亮的金光中迅速化为飞尘,湮灭于浮空之中。

  叶修握紧了手中的却邪,忽然纵身一跃,落入那混沌大坑中。就像是落入了一只无边的巨大口袋,他陷入了黑暗中,连头顶仅剩的一丝光亮也迅速离他而去。

  只是叶修再也不是刚踏入罗生门时那惧怕黑暗的少年了。

  却邪发出一声划破长空的戾鸣,锋利如一的矛尖劈开了两个世界之间没有尽头的通道,就在叶修的脚下,黑夜与白昼的界限越来越近——

  直到最后,他的双脚轻轻落在了松软的土地上。

  灵瞳之子睁开眼,入目是雁落山谷荒凉破败的古道,从南边蜿蜒而来,沉默不语地消失在无人踪迹的北边。

 

  麒麟拔出刺入鱼人头领体内的长刀,金瞳遥遥望向北方。他似乎是出了神,忘记自己身处战场,以至于身旁的苏沐秋不得不帮他挡下大部分攻击。

  “我说!你怎么在这个时候出神呢!想什么?!”

  苏沐秋一枪撂倒了喷冰柱的鱼人,一个利落的转身,又将一颗火药子弹送入了另一个张牙舞爪的鱼人嘴里。

  和五年前相比,苏沐秋外貌上没有任何变化,只是实力又升上了一个台阶——风炎大陆新生一代的九阶术师为数不多,其中就有他。

  见对方还是没有什么反应,苏沐秋有些恼了,扔开打空子弹的西洋枪,直接用上了能力。一道道无形的风刃唰唰唰地刺穿了大批海怪的要害,直接肃清了两人周围的威胁。

 

  眼下术师阁继续南推战线,已经成功地往澍州府以南的地方推进了好几个城镇。被指名要求搭档的苏沐秋跟着麒麟带队一路南下清剿,结果遇到了一队埋伏。拥有四肢的丑陋鱼人显然比普通海怪更加聪明,居然还懂得埋伏,若不是麒麟提前闻到了海怪腥臭的味道,他们可能就会大意了。

  只是苏沐秋并不怎么感激麒麟,他向来都怀疑是麒麟把他徒弟叶修丢到了不知什么地方,愣是让他找了五年都没找到一根头发。然而术师阁又需要麒麟的力量,苏沐秋也只能安慰自己,跟在麒麟身边寻找线索。

  结果精明如他,也是无计可施。

  苏沐秋不知道的是,用不了多久,那个消失了五年的徒弟叶修就会再次站在他的面前。

  一切都会被完全改写。

 

  经历过海怪屠城的澍州府一片荒凉,目之所及皆是残垣断壁,寸草不生。即便术师阁的军队已经尽了最大努力清理,仍旧无法洗去这里挥之不去的死气。

  一心医馆的大门被海怪的血液腐蚀了个干净,只剩下锈蚀的门页。空寥寥的院子里,几具巨大的海怪骸骨四处散落,已经有好几年了。而时隔五年,它再次迎来了访客。

  来者身形高挑,面容俊美,一双湛蓝眸子尤为清澈明亮,缓步走进一心医馆。他身着银色轻甲,上面还带着些凝干的暗红血液,显然是刚结束了战斗。

  他走到后院,站在大开的房门前愣愣地站住,眼中有怀念,有悲伤,也有像是遗忘了什么似的迷茫。几道残存的浮影掠过,他惊醒般顿了一下,眼神中所有情绪又都被抹去,眼眸依旧澄澈。

  他抬起头看了看明朗的天空,手指下意识地抚了抚胸口处。软甲衣料下,正是那块刻着蓝河字眼的木牌,因为经常把玩,原本粗糙的表面都被磨光滑了。

  五年过去,二十岁的蓝河再次站在了他原本会生活一辈子的一心医馆中。他记得教他剑法医术的师父,记得自己在前院坐诊的情形,记得药房里那数目繁多的药柜上贴的药名,记得他站在这扇房门前,为了一些事情,为了一个人,破了师父的训诫。

  蓝河很清楚,他的魂魄里有什么丢失了,和那个人那些事情一起。

 

  那天晚上,向来浅眠的蓝河做了一个梦。

  他梦见自己站在一心医馆的后院里,心情又兴奋又期待,似乎是在等待着谁的到来。

  仿佛听见身后有脚步声响,他转过身去,如愿以偿地看见了逆光中,他等待的那个人走了过来,风尘仆仆,脸上却有着熟悉的笑容。

  蓝河看不清他的样子,却走过去,紧紧地抱住了他,很清楚地感觉到自己流泪了。

  那个人比他还高一些,回抱住他,嘴角勾起稍稍痞气的笑容,又开口说了些什么。

  梦境很柔软,轻巧脆弱,相当安静,蓝河听不见任何声音。

  唇角上传来一阵柔软的触感,一点点落下,温柔又悲伤,还有些微湿润和颤抖。

  蓝河慢慢地闭上眼睛,直到那熟悉的气息抽离而去,他才再次睁开双眼。

  窗外仍旧是澍州府残破的景象,白日高挂,军营里响起晨操的口号声。蓝河猛然醒悟,自己竟是一觉睡实到了天亮。

  他只觉脸上冰凉,伸手一摸,满手是泪。

 

  重归人间的晨曦落下,二十岁的叶修慢慢地睁开眼睛。

  罗生门十年,人间五年。似乎长过一辈子,又不过眨眼之间。

  他狠狠地深呼吸了几口,终究还是忍不住,抓过身上披着的衣服,把自己的头埋了进去。

  十年来的压抑呜咽与痛苦最终在这温暖的晨曦中挣脱了枷锁,汹涌而出,随泪而去。

-TBC-

评论(14)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