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罐曲奇

有原则地杂食,堆自己喜欢的粮,默默地码字,吃吃吃

【叶蓝】《涅槃》episode 32

这一更写得特别多,小蓝这几章会想起一点以前的事情

又不能确定眼前的君莫笑是敌是友,所以会冷漠一些

过了就好的相信我~一百年HE~!

前两天被一大块香灰烫伤了手,结果拖了好久

不好意思呀~

episode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大人,来自燕国战线的消息。”

  一份紧急战报被送上了桌面,陶轩放下手中刚刚品了一口的茶,撕开咒文封条,粗粗扫了几眼。

  不过这几眼,他原本还有些不耐的表情,立刻变得认真起来,看到后面竟是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

  没想到瞌睡都有人连着送枕头,陶轩怎么能不得意?

  他抬头看向营帐中正等候命令的统领,和蔼唤道:“常统领,你且去将编制入咱们宁国军队的术师阁兵将,都派往燕国战线,援助大军。”

  常统领面露疑色:“大人,为何突然要将这批将士派往燕国?难道是——”

  “这战报上说是燕国出现了更加强大的怪物,要加派支援,”陶轩答道,“他们要人,便将人派过去罢;顺便也将咱们的人安插一部分过去,以后也有个照应。”

  “难道大人是想——”常统领恍然大悟。

  陶轩看着他,满意地点头:“记得叮嘱派去的人机灵些,让他们去找‘破军’,该做什么就做什么,保住条小命,回来重重有赏。”

  罢了又语气亲和地补一句:“至于这事该不该说,你知道怎么做了吧。”

  一听这竟是要动用内线“破军”,常统领听了冷汗涔涔,道声知晓便领命出去。

  “真真是天助我也。”

  待帐中又只剩自己时,陶轩满意地笑着,丢开战报,捧起刚刚放下的茶杯,继续小口品茗。

 

 “阁下……您是如何知道——”

 “叫我君莫笑,”走在前面的男人回头对蓝河笑了笑,“这么拘谨干什么。”

  蓝河欲言又止好半天,愣是没能喊出那看起来不太像名字的名字,总有不对劲的感觉。

  他身后跟着刚刚被君莫笑从浓雾弥漫的路上捡回来的十人分队,好些人望着君莫笑的背影,脸上都是怀疑的神情。

  这不怪他们,风炎大陆这几年都没有过君莫笑这号人物——穿得像叫花子,行为气场像个世外高人,背上的武器还是显眼的铁面伞,突然在这鬼地方出现救下蓝河,实在是可疑得很。

  然而蓝河心里头却又是另一种想法——君莫笑那东拐西拐的前行路径,随手指了个方向便在茫茫大雾中找到他的分队,一路走来连风系术师都驱散不开的雾全被他轻轻松松地驱开——无论这人是什么来头,有如此功夫,已经是十分难得,若是被嘉世或者别的组织得了去,绝对是术师阁的损失。

  正当一行人心怀各异地行进时,君莫笑忽然又扭头看向西边漫天的浓雾。他们已经渐渐行入深处,一路来可以看见被枯枝残蔓缠住的残垣断壁。

  他取下背上的千机伞,伞尖矛头弹出,只听一道凌厉干脆的破空之声,那遮天蔽日的雾气被划开一道口子,紧接着缺口越来越大,很快将周遭的浓雾吞噬得一干二净——

  蓝河身后的分队成员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惊得一跳,以为君莫笑要下杀手,纷纷将手中的兵器对准了君莫笑。

  “不得无礼!”蓝河厉声喝道,“把武器放下!”

  “大、大人!找到巢穴了!沐橙在那里!”

  其中一个术师道,手中的剑指向了被扫荡开的方向。蓝河顺着看过去,映入眼帘的首先是他们一直要寻找的人——毫发无伤的苏沐橙正站在一道金色的屏障法阵外,和坐在里头的少年邱非说话。

  在两人背后不远的地方,正是探查分队要寻找的海怪巢穴,半透明的粘液状小山包足有五人高,包裹着无数具或残破或完整的人体。它盘踞在早已荒废的城镇中心,实际上这并不能算是个穴,顶多算是海怪唾液粘合了各种残肢断臂的栖居之地兼屯粮仓。

  当联盟军队南下扫荡时,便逐渐发现海怪有了陆地生物的习性,在陆地上建立起自己的栖息地。而原本只是被下了咒的海怪,却在建立巢穴之后拥有了生育能力,大批大批的鱼卵在巢穴中诞生,生长速度奇快,成为源源不断的有力支援。

  这种情况在夏国战线尤为严重,第一次进攻海怪巢穴时,联盟大军付出相当惨重的代价,牺牲了数百术师和灵兽才将那不过二层小楼大小的巢穴攻破毁灭。自那以后,每每推进战线,大军都要先派出精英探查出巢穴的大小位置,才能决定战斗的策略。

  见浓雾突然之间被扫开,苏沐橙立刻作出反应,将手中对着巢穴方向的炮筒迅速转移到身后,钢铁炮筒发出一声轻微的“咔哒”上弹声响,一根手指虚虚地搭在了扳机上。动作一气呵成,显然是身经百战练出来的本能。

  在看到蓝河一行人之后,苏沐橙松了一口气,准备将炮筒放下。

  “我说是谁呢,原来是——”

  苏沐橙的目光移到君莫笑身上的那一刻,话音戛然而止。原本垂下的炮筒再次被提了起来,黑黢黢的洞口对准了君莫笑。

  她总觉得这个人很眼熟,但是又不敢确定。毫无声息的五年能改变太多,把人的气质都完全换了个样,即便相貌相近,再也不是十岁的她印象中的模样。

  五年间,自己的哥哥为了寻找一个人几乎跑遍了整片大陆,而亲如兄长的蓝河即便忘记了这个人,也将他留下的木牌戴在脖子上,视如珍宝。而仍旧完整记得一切的苏沐橙,因为哥哥的命令,只好看着蓝河遗忘那个人,而不出声提醒。

  苏沐橙试想过他日再重逢的画面,然而此刻为了一个不确定的答案,握着炮筒的手都渗出了汗。

  “你是谁?”苏沐橙问道。

  蓝河见苏沐橙警惕的样子,连忙开口道:“沐橙,快把武器放下,这是方才救了我们的恩人,君莫笑阁下。”

  “君莫笑?!”苏沐橙不可置信地看着那个嘴角带着痞气笑容的男人,“你确定?”

  “名字而已,没什么确定不确定的,”君莫笑摆摆手,“我回来啦,沐橙师姑。”

  有一瞬十人小分队非常确信自己一定是听错了——师姑?那个可疑的男人居然叫他们的沐橙师姑?!

  就连蓝河和苏沐橙都惊讶地瞪大眼睛看着他,一旁没人理会的邱非看向叶修的目光更是惊悚万分。

  “你别乱认关系!苏沐秋前辈这些年来从未收徒!唯一的徒弟五年前便在雁落山谷失踪!你又有什么资格喊沐橙师姑!”

  叶修看了那开口说话的人半晌,笑着回答道:

  “那我师父有没有告诉你们,他收的那个徒弟是个灵瞳之子?”

  漆黑眼珠渐渐被流转的金色光华取代,潜伏着令人畏惧的威压,一双金瞳现于众人眼前。

  倒吸气声连连响起,有人惊愕得连话都说不清楚:

  “这、这是……”

  “可不是宁国孙翔那种‘灵瞳’,”叶修嘲笑道,“光喊打喊杀的。”

  这样的情况远远超出了这些术师们的认知,宁国嘉世那位拥有赤金眼瞳的灵瞳孙翔他们今天才见过。然而若这人真是灵瞳之子,那么他在迷雾中将他们找到的这一怪异能力便能说得通了!可一双灵瞳,怎么可能同时为两个人所拥有?!

  一旁的邱非在那一刻已经迅速反应过来,自己早些时候看到的金光并不是幻觉,眼前救下的人是真正的灵瞳之子!


  见到那双独一无二的灵瞳时,苏沐橙便知道那个人就是五年影踪全无的叶修——灵瞳之子,麒麟的传承者,她和哥哥奉命从西域飞往夏国去接的人。

  她看向蓝河,神色激动地想要说些什么,却在目光触及蓝河表情的那一刻停住了。

  那双金瞳犹如一记无意的重锤,蓝河常年来被封禁的那一片记忆忽然被人敲开了细小的裂缝,回忆的光渐渐泄漏,投射出残破的画面——

  无月之夜,烈焰烧去了塔顶,底下万家灯火之中是到处窜逃哭喊的百姓。身旁的人将他拉到背后,瘦得皮包骨的手力气很大,弄得他手臂发疼。

  奇异的黑金色纹路如蔓延的火焰一般瞬间缠绕了身旁人的左手臂,那人张口说了两个字,无数道模糊的长线犹如坠落流星般向他飞来。

  画面忽然间便破碎了,随着一道尖利怨毒的诅咒响起而消失——

  “——此生受尽烈火蚀骨之痛,冰霜侵体之苦,求生不能,求死不得!不得所爱,不入轮回!”


  “小哥哥!小哥哥!”

  苏沐橙急切的声音唤回了蓝河的神智,他这才发现自己竟然是陷入了陌生的回忆中,心里却是模模糊糊记着刚才的画面。

  那个人到底是谁?

  蓝河看向金瞳还在的叶修,眼神中的迷茫和疑问一闪而过。他目光下移,看见叶修的左手臂被贴身的衣料包裹得严严实实,连手掌都套上了黑色的薄皮手套。

  叶修看得分明,心底泛起一阵疼,后悔自己心急,露底牌露得太快了。

  没等他作何反应,蓝河首先开口了,眼神恢复清明,又是那双迷人的湛蓝。

  “我信你。”

  蓝河又问:“你回来,要往哪里去?又是为何回来了?”

  听见这句话的叶修没由来得心一酸,嘴角早没了那不正经的笑。

  蓝河问这话的意图很简单,不过是要分清今后路上彼此是敌是友,也好有个提前准备。

  叶修收起了金瞳,表情认真地看着蓝河,倒像是在思考答案。

  其实他来之前早已知晓这一切的可能,包括蓝河对他会有的陌生警惕,疏离生分。心中安慰自己还会让对方记起,却因为对方的问题再难掩饰失落——而他带着这个答案在罗生门里苦苦挣扎了十年。

  叶修答道:“我不会是你们的敌人,亦不会加入术师阁,现下我与你们都是同样的目标;”

  “我求的不过是这天下终归安定,以己之力争得一隅栖身之地,可护得所爱,携手余生,白头同生,无悔共死。”

  他句句真心,也无所他求。

  苏沐橙立时脸色苍白,思绪如被风吹动的书页哗啦啦翻过,直到那夜在天枢塔亲耳听见的诅咒上。

  她深吸口气:“你不能的……”

  叶修温和地看她一眼:“我知道,我能的。”

 

  相比此时还算宁静的夏国战线,燕国战线已成滔天火海。

  为了守得援军来临,大军战线再次前推,垒砌起了高大宽厚的土墙,一架架重型巨炮架在土墙上,向漫天遍野的怪物喷吐出一颗颗威力无比的炸弹。土系术师站在巨炮后的高台上,双掌触地,每人身后又有着金系术师的辅助。他们瞠目欲裂地观察着前方的敌情,施放出力量操纵着包裹着金属的土刺与铺满尖刺的地陷,将一只只表皮堪比钢铁的巨怪穿刺其中。

  盛产于西域沙漠的巨型食人花被木系术师播种在这片狭长的海滩上,粗壮的根基扎入地下,面目可憎的紫色花苞吞噬着每一只往它身上疯狂撕咬的海怪。然而即便它们再凶狠巨大,残虐成性,也敌不过那越来越多的饕餮海怪,有毒的深紫色汁液随着海怪咬开的口子喷涌而出,腐蚀掉了好些没来得及躲开的海怪。

  巨大软绵的水母触手伸上了海岸,潜伏在近海的水母群开始动手,掠食顽抗的人类。好些没来得及后撤的术师被足有七寸宽的透明触手完整包裹住,惨叫声只喊出了一半,血肉之躯便被触手分泌的消化液融成了血糊。

  令人眼花缭乱的咒文一道又一道地从战线这边发出,舒展成巨大的法阵,笼罩在战线上空。青色的光芒映得底下被血水染红的大海极其可怖。

  魏琛狠狠吐出一口污血:“放!”

  无数青冥雷电如箭,勾动天雷地火,一齐从法阵中心直直落下,生生将上了陆地的海怪和仍在海中的水母劈成了焦炭,地火雷鸣与海水两相碰撞,生生煮起一海白汽蒸腾的海鲜汤。海上风起云涌,巨浪滔天,魏琛身后的部分水系术师为了阻止迎头打来的巨浪送来更多海怪,一面攻击一面与巨浪搏斗,几个六阶术师竟是用尽了气力,躺倒在地,只有进气没有出气了。

  魏琛眉头紧皱,耐心被拉锯战消耗得所剩无几,胡子拉碴的他毫无风度地大吼:“军医呢!给我滚哪去了!”

  而他身边已经没有人能回答他,所有的将士都在轰隆炮声和海怪尖利嘶叫声中坚守着位置,同伴死去,身旁的人便会接上,血脉中奔腾燃烧的热血已经让他们忘却了恐惧和悲伤,猩红的眼睛里只剩下了誓要杀光海怪的仇恨。

  从土墙另外一边跑过来的传令官上气不接下气地回应魏琛:

  “大人!军医全部在主帅那边!主帅硬是生吃了续命的灵草,谁都拉不住主帅!”

  魏琛心狠狠一跳,立马揪着传令官上了一旁的双翼灵兽,飞速奔向黄少天所在的地方。

  没等魏琛落地,他就已经看见了土墙外遍地海怪之中最为耀眼的战斗中心。

  银甲已经染遍了新鲜的血液,而其主人却仍不知疼痛似地战斗着。黄少天挥舞着手中的巨剑冰雨,他似乎已经战斗出了本能,如野兽一般,口中发出愤怒的吼叫。蓝色的凌厉剑光一道又一道,劈开想要近前的水母触手和饥饿海怪。

  然而越强大的术师,对海怪来说就越是有吸引力,九阶术师更无异于山珍海味。

  “他奶奶的!这家伙是不是想死!”魏琛破口大骂,转头看向一旁早已泪流满面的一帮军医大吼:“你们怎么不给我拖住他!啊?!这么多人还拖不住一个?”

  他说完也不等人有所回应,一脚踏上土墙,拉过双翼灵兽就要飞下去援助。

  然而魏琛老前辈却被人扯住腰带,一脚踹回了土墙里,手中的灵兽也被人夺了去。

  “传令下去,阁主亲临,誓与各位将士同生死,共进退!”

  双翼灵兽仰天长啸一声,带着背上身着黑袍的人极速冲向混乱一片的战场。

  被摔得头昏眼花的魏琛骂骂咧咧地站起身,探出头要看清是哪个人干的好事:“哪个龟孙子踹老子还命令老子!不想活——”

  当看见本该在术师阁总部下达命令的阁主喻文州动作利落地往黄少天的方向扔了几道咒文,魏琛的内心是崩溃的。

  一旁候着的传令官却是激动得手脚发软,他又笑又哭,忽然连滚带爬地沿着土墙跑,疯了似地大声叫喊,不停重复:

  “阁主大人亲临战线!誓与各位将士同生死!共进退!”

  “阁主大人亲临战线!誓与各位将士同生死!共进退!”

  嘶哑的叫喊在炮声中几乎渺小得无法听见,然而犹如燎原之火,很快传遍了整条战线。欢呼声随着接连的炮击声轰鸣天际,无数幸存的将士狠狠抹了一把眼角混合的血泪,再次为平和与安宁冲锋陷阵。

  同生死!共进退!

 

  喻文州落在黄少天身边的那一瞬间,两人立刻默契无间地背靠背,重新应对越来越近的海怪。

  黄少天在看见喻文州的那一刻便暗道不好——一方面是因为心虚,一方面则是因为喻文州来了,他就莫名安心得很,刚刚拼死一搏的力气竟是去了一大半。

  “文州……”

  “先对付眼下的情况,回去我们再好好算算,”喻文州语气温和,全然不像是在威胁,“掩护我。”

  黄少天跟在喻文州身边多年,两人在战场上培养出来的默契也没有因为战斗次数减少而发生变化,依旧如故。

  黄少天会意,一把巨剑冰雨在手中交错挥舞,九阶术师的威压放出,竟是生生给喻文州清空开了好大片空地,能撑上好些时间了。

  喻文州伸出双手,左右开弓,凌空画出一道道繁复咒文,渐渐组成一道紫黑的诅咒法阵。

  像是感知到了即将到来的危险,被打退的海怪又蜂拥而来,尖声嘶叫,口器大张;近在浅海的水母甚至冒出了巨大的身体,触手铺天盖地,一时遮去了天日,大片阴影落在了喻文州和黄少天身上——

  两人没有丝毫慌张,依旧有条不紊。黄少天目光坚定,整个人就如一把无所不往的锋利巨剑,将喻文州身边所有的危险都劈散开来。

  在他身后,喻文州口中念完最后一句咒文,睁开了微闭的双眼,与此同时,顺利清扫开一片空地的黄少天退回到了喻文州背后,双手握剑,竖于胸前。诅咒法阵笼罩在两人上空,越变越大,水母的触手挣扎着想要逃开法阵,却被硬生生地吞噬了大半部分,无声地痛苦扭动在法阵上方。

  土墙上,魏琛忽然感慨地叹了口气,抹了抹眼角。

  “多少年了,居然还能看到这个。”

 

  “我准备好了。”

  异口同声的两人面前是铺天盖地而来的巨大怪物,冰雨忽然亮起刺目的蓝色光芒,随着古老的法阵突然发力而横空劈向近在咫尺的成群海怪。剑光与法阵咒文被赋予了生命,听从主人的意志,随着剑和手的方向一路翻绞而去,碎尸肉块遍地掉落——

  “剑为明,诅咒为暗,相生相依,互为后盾。心意相通,则威力所向披靡,”魏琛若有所思地自言自语,忽然哂然一笑,“还真是——”

  剑与诅咒!


-TBC-

评论(9)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