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罐曲奇

有原则地杂食,堆自己喜欢的粮,默默地码字,吃吃吃

【叶蓝】《涅槃》episode 33

时至今日,《涅槃》连载了127011字,32更,118天

没有想到能坚持那么久,写那么多字,作为一个默默码字的小透明,真的非常非常感谢各位的支持【深鞠躬

写叶修离开许博远踏入血海的时候没哭,写剑与诅咒的时候没哭,写到伞哥放大招的时候我就忍不住了

也许是BGM的问题,但是忍不住啊【哭唧唧

不知不觉就把《涅槃》写成了末世众生相,每个人为了活下来为了爱的人都在拼了命

episode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

  “燕战急,速来。”

  蓝河将信使木鸟塞入怀中,看向同样收到了信条的其他人。众人脸色各异,同样内容的纸条来来回回看了许多遍。

  叶修站开了一些,假装对似乎毫无动静的海怪巢穴很感兴趣,双耳却是仔细捕捉着身后的动静。

  “大人,莫不是出了什么问题?前几日才听说副阁主将战线推移到了近海的地方……”

  “燕国大军的装备可算得上是最好的一支了……”

  “越是靠近海边,危险就越不可预料,”蓝河答道,神色平静,“我们就此收手,眼下该去寻找孙翔阁下,一并回城,然后再前往燕国。”

  “可茫茫大雾,要找人岂不等同于大海捞针?”说话的术师嘀咕着,眼神又飘到了叶修身上。不少人看见他的眼神,都立刻心知肚明,和他站到了同一边去了。

  “大人,不如让这位高手帮帮忙?”

  “对方能救我们已经是莫大的恩情,怎么还能再麻烦他呢?”蓝河摇摇头。

  叶修实在听不下去,转身将苏沐橙拉到一旁耳语了几句。

  苏沐橙神色古怪地看了他一眼,点点头。

  小姑娘转身就回到了自己的队伍里,故作平淡地对众人道:“方才我那师侄说了,孙翔阁下和他们那批人马都在外围没有雾的地方打转,只要我们走在雾气散开的地段,就能找到他们,到那时候,走出去也自然容易得多了。”

  众人皆面露喜色,想要感谢叶修一番,却记起自己刚才怀疑的想法,难免一阵心虚,讪讪地转回了头。

  蓝河倒也大大方方地走上前,对叶修道:“多谢——真是多谢你了。”

  他本想叫对方的名字,而君莫笑三个字怎么想怎么怪,到后来也说不出来了。

  “走了可要多想想我,”叶修唇角带笑,“下次就说不定是什么时候见了。”

  “山不转水转,既然你我从前认识,那么肯定会再相见,”蓝河答道,“你要与我们一块出去吗?”

  叶修摇摇头:“不,我得留下——有活儿干。”

  蓝河见他表情认真,也不像作假,便颔首道:“那这样——”

  “你的木牌,能给我看一眼吗?”叶修突然问道,“我想看看以前的手艺。”

  蓝河一怔,继而想到木牌也是对方做的,没什么不可看,便取了下来递过去。

  叶修接过来,仔仔细细地看着这块还带着些体温的木牌,修长的手指划过木牌上的刻字。

  少年时候的技艺异常生涩稚嫩,刚刚学手工活的双手自然不能雕刻出如何美好的东西。木材亦是当时路边随手捡的,说不上美丑好坏,刚正竖直的笔画一刀一刀地刻在上面,刻下创造者的感情和记忆,流水似的时间和长久的摩挲将当年没打磨的棱角慢慢磨出了圆润光泽;边边角角上的磕碰划痕极少,显然是得到了主人的保护,贴身携带。

  蓝河抬眼看了看正仔细端详木牌的男人,日光落下,细碎铺在那人身上,朦朦胧胧有种难言的吸引力。他忽然想要多和这人说说话,聊聊过去那些他不记得的事情,再多问一些问题。

  比如,为什么要将这块木牌给他?

  蓝河记起自己偶尔心境不佳会亲吻木牌的举动,忍不住有些脸热尴尬。

  叶修目光落到了横贯刻字的一道深深刀痕上,漆黑的眼珠闪过一道金光。

  “这里是?”

  蓝河回过神来,连忙答道:“那是我还在训练营时,第一场比试的对手在最后发狠招,差点一剑刺穿我的胸膛,它——它保护了我。”

  叶修终于露出一个真心实意的笑,将木牌丢回给蓝河。

  “那么它也算是有点价值了。”

  何止一点。

  蓝河重新将木牌戴好,招了招手,身后的术师们围了过来,准备跟着蓝河启程。

  苏沐橙忽然走到叶修身边,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见的声音道:

  “你还是叶修吗?”

  “我一直是。”

  “那为什么你要叫君莫笑,不叫回叶修呢?多奇怪。”苏沐橙瞪着眼睛看着他。

  叶修挑眉看她,再抬头看了看毫不知情的蓝河,后者正和身后的术师们交流,注意力已经不在他们身上。

  “我首先是叶修,然后才是君莫笑。我只希望他能记起来,我到底是谁。”

  苏沐橙还想说些什么,叶修就微笑着把她推向了蓝河。

  蓝河止住了话语,双眼再次看向叶修。他露出淡淡的笑,冲叶修点头道:“那么,后会有期。”

  叶修盯着他一会,也笑着回道:“后会有期,保重。”

  “保重。”

 

  蓝河带人循着浓雾散开的路往回走,不多久便找到了原地打转正暴躁得很的孙翔,还有他那些不敢吭声的手下,其中两人挟着面容痴傻的徐子轩,表情很是怪异。

  直到看见两批人马会合,一齐走出了浓雾之地,叶修才收回灵瞳,从树顶落下。

  他走到原先给邱非设下屏障法阵的地方,蹲下身去,手指插入沙土中,翻动寻找着。

  不多久,他摸到了他想要的,便伸手一拉,竟然将一道金光闪闪的细长咒文给拉了出来。然而叶修只拉出了一小部分,咒文的两端还埋在地下,没有完全出来。

  叶修抖了抖手中的咒文,两道金光从埋入土中的咒文两端分散开去,围着巨大的海怪巢穴画开,最后相会在一起,形成一道刚好将巢穴圈在里面的圆。半空中似乎有几道白光闪过,原本静得不可思议的巢穴周围忽然出现了成群的海怪,挤挤挨挨地占满了圆当中的所有空间。它们不停地想要出去,以各种手段攻击边缘的金光,却一次又一次被无形的屏障弹了回来。

  在将邱非带来巢穴之后,叶修便利用罗生门世界的咒文,将不断有海怪进出的巢穴完完全全围了起来。而这道罗生门咒文的强大,已经不是方才保护邱非那种普通屏障可以相比的了。

  这样集一军之力都未必能做到的事情,对曾在罗生门经受过千磨百炼的叶修来说不过是一刻钟的功夫。而他没有任何顾忌与害怕,自然也不介意让嘉世接班人看了去,也好让当年那个将他逼入绝境的嘉世对他有所忌惮。

  叶修取下千机伞,仔细检查着上面的部位零件。这柄回到现世,用了不过几天就做出来的千机伞,原材料全部来源于麒麟的收藏,以灵兽骨为伞骨,兽爪为伞骨尖;用麒麟真火熔青龙鳞片,化成一整块巨大的伞面,柔韧有余却刀枪不入;甚至有叶修从麒麟那里抢来的罕见凤凰骨,被磨成粉,涂成细细密密的火红符纹铺在黢黑的铁面伞上。一旦千机伞撑开,用作盾牌,火红符纹便会在接收攻击的那一刻瞬间化形,喷吐出烈焰反击对手。

  回想起麒麟当时半推半就之间就将自己所有的珍藏都贡献出来的态度,叶修至今仍觉得有些奇怪。

  但他很快就决定将注意力摆在眼前饿得开始相互残杀吞吃的海怪上面,毕竟自己想要的东西就在巢穴里头,而方才蓝河等人收到的纸条内容他也一清二楚,无论燕国是个什么情况,他也得尽快赶过去瞧一瞧,免得自己媳妇本没挣够,媳妇就身陷火海了。

  千机伞弹出矛尖的那一刻,金色咒文瞬间破碎在空气之中,眨眼间挤在屏障边界的海怪全部滚了出来。

  它们尖声嘶叫着,头昏脑花地转向食物美味突然出现的方向,急速冲了过去。

  叶修冷笑一声,身影瞬间消失在原地,下一刻长矛闪现,划破长空直直破开数只海怪胸腹!

  鲜血和内脏顺着伤口流了出来,低等的海怪顺着本能大口吞吃同伴的尸体。而拥有了智慧的鱼人则凝聚起吞吃术师得来的能力,一时间天雷地动齐鸣,冰火交织,两重天向叶修席卷而来!

  叶修不退反进,唇角带笑,带血的长矛再一次撕开了无数面目狰狞的鱼人海怪。

  这是一场单方的屠杀,发生在夏国战线,战斗不过刚开始,而胜负已分,无人知晓。

 

  苏沐秋呸呸呸地抹开喷溅到自己脸上的污血,退了几步。

  他觉得自己非常需要向术师阁提出加工钱——这样长途飞来飞去,一下来就是漫天遍野杀怪,脚下是滑腻腻不知是人是怪物的尸块,这让他有些崩溃。

  可惜术师阁的两个大头头,方才才使出剑与诅咒的大招,将长滩上的大半海怪都灭了个干净。一个因为重伤过度,精疲力竭不得不躺在军营上等候蓝河的到来,另外一个则在他前面一些地方,一边杀怪一边指挥忙得不可开交,再加上杀了还有如春风吹生的海怪,谁都没空理会神枪苏沐秋的不满小嘀咕。

  长滩上已经堆积起了小山似的尸体,为了战事顺利,将士们流着眼泪在命令的压迫下,咬牙将弟兄的尸体混着海怪的尸体一起焚烧。这支原本有三万术师,五万咒术师的军队,一朝一夕之间竟是只剩了三万人。

  苏沐秋扔开已经热得烫手变形的枪管,闷声不吭从背包里取出两只足以包裹他手臂的空心铁管,一左一右套在手臂上。

  在他旁边,麒麟刚刚避开一只巨型响螺的攻击,生生用麒麟真火将这只响螺烧成了烤螺肉,烤肉的香味四散而去,引得无数肚子早已饥饿的将士都望了过来,又硬生生地扭回头去——没有人敢吃一只身体拥有无数尖牙利齿,触手上还缠着几具尸体的软绵绵生物,哪怕它香得不得了。

  麒麟落在苏沐秋身边,微微喘气。

  “你不是神兽吗?怎么不化真身出来,这些东西也该吓跑了吧。”苏沐秋见他有些疲力的模样,好心建议道。

  麒麟摇摇头:“我不能,还没到时候。”

  苏沐秋惊讶道:“这东西还有分时候?!眼下都火烧眉毛啦!”

  麒麟忽然推开他,往防御墙上大吼:“快准备飞骑兵!天空有异动!”

  苏沐秋惊得一跳,连忙抬头望去,然而除了一片黑压压遮蔽天空的乌云,他什么也没看见。

  “怎么回事!有什么异动?”

  “海里那家伙!将远海的全部派过来了!”麒麟神色愤怒,“就在头顶,有动静!他奶奶的!居然给老子玩包抄!”

  防御墙上此时来了回应:“回禀大人!飞骑兵已经全部派出了!”

  苏沐秋冷不防听见至高无上的神兽骂了句脏话,呆了半天才反应过来,抓过一身皮毛都被血液黏住的旺财。

  “走!咱们去看看怎么回事!”

  “等等!那不是你能解决的!”

  麒麟急忙转身去抓,只抓了一手空气。旺财的背影已经迅速窜入天际,冲着那厚厚的云层而去。

  他恨恨地斩开一只上前的鱼人,下一刻黑袍翻飞,麒麟化作一道金光,直直向那白虎的身影追去。

  苏沐秋安抚着身下喘着粗气的灵兽,声音粗哑道:“乖,旺财,再多坚持一会儿……晚上咱们加餐。”

  肋骨处受了伤,嘴边泛血沫的灵兽呜呜了一声,蹭了蹭主人的手。

  他们迅速穿过了棉花一般的云层,一跃而上,忽然来到了广阔的云海上方。

  被派出的飞骑兵正在他身后不远的地方,面如死灰地看着前方悠悠而来的庞然大物。

  苏沐秋喘着气,看向他们的目光所及之处。

  比御城山脉还要高大的黑影摆动着巨大的尾鳍,从那遥远的深海而来,蓝黑色的广阔背脊上爬满了海怪。那些海怪并非是最开始的低等长脚海怪,而是如地上水母群大小的巨型生物,各类各异,全部都是海中数一数二的霸主。

  然而这些霸主和驮载的巨鲸相比,不过是蝼蚁般微小罢了。这样巨大的魔鲸,成群结队, 载着数以万计的海怪,向人类的领地上空,缓缓游来。

  苏沐秋彻底了解到生为人的渺小无力,他明白,巨鲸群一来,燕国战线所有的努力就要化为乌有了。

  他抿紧双唇,最终从腰间卸下一根铁管,按下机关,拥有麒麟兽纹的却邪出现在眼前。

  巨鲸群却停在了距离他们百里开外的地方,身形微微动了动,开始翻转身体。

  电光火石之间,苏沐秋便意识到这举动的后果,他瞠目欲裂,大吼着:“不要——”

  然而已经晚了。

  一只只棘手的巨怪从巨鲸的背上坠落,穿过厚重的云层,直接向苦战的海滩坠去。在那里,只有三万人不到的军队才刚刚得来些微的喘息。

  “你们赶快!下去支援阁主后撤!全员死守!”苏沐秋转身冲呆愣的飞骑兵大吼着,“快滚啊!傻愣着干什么!”

  他忽然看见麒麟也上了来,心念闪动,抓过对方领子连连问道:“你和叶修——不都有一样的眸子吗?他的涅槃能力,你有没有?!”

  麒麟看了他一眼:“我没有,”继而扯开苏沐秋的手,“放在全盛时期,我才会有那样的能力。”

  “你什么意思?!”

  麒麟叹了口气:“之后和你解释。这些是深海的魔鲸,我也有很多年没见过这些家伙了,不好解决,但是弱点在它们背上的呼吸孔——”

  就在此时,巨鲸群已经恢复了正常的姿势,旁边竟还留了一些能腾空的巨鲨和水母。这些体型庞大的怪物又继续向前游来,身形越逼越近。

  麒麟皱紧眉头,挡在苏沐秋身前:“你解决那些小的,大的留给我。”

  苏沐秋冷哼一声:“我能行。”

  “别给老子逞强,”麒麟怒道,“你真以为这些家伙皮脆得和那些小怪物一样吗?”

  不过是几句话的时间,体型较轻的水母和巨鲨已经先巨鲸一步,来到了两人面前,长有倒刺的长脚和水母触手已经近在眼前——

  那只套在苏沐秋左手臂上的铁管忽然迅速分解成连接在一起的细小零件,咔哒咔哒地组合成一只带有目镜的炮筒,完全包裹住了苏沐秋的左手。刺目的炽热光芒从炮筒中央亮起,直接对准了巨鲨张开的血盆大口。

  麒麟大惊:“你什么时候学会了金系术师的能力?”

  “老子什么不会?”苏沐秋冷笑一声,“可惜这不是金系的能力——我的武器完全靠我驱动,炮弹就是我的风系能力。只要人在,炮弹就源源不断。”

  说话间一声轰鸣炮声擦过麒麟耳际,一团烧得正烈的白色火焰直接冲进了巨鲨嘴里,生生将它炸得四分五裂。

  麒麟一个矮身,躲过横扫过来的长脚,使出真火将就要包抄他的一只水母烤成了干:“你还冲着老子打!”

  “谁让那条鱼就在你那边。”苏沐秋谨慎地和怪物保持着距离,身下的旺财亦发出低沉的虎啸,不时咬下一条触手,被腐蚀的嘴角和舌尖鲜血淋漓。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地拌着嘴,炮声与真火交织出天罗地网,相当默契地将留守在巨鲸身边的怪物杀了大半。可却是这点时间,巨鲸就已经来到了他们的眼前,百米高的身体如城墙一般挡在他们面前,围成一圈无法逃离的死地。

  “底下已经是混战了,形势不乐观。”麒麟往脚下看了一眼,对苏沐秋说道。

  “难道他们就不能守着?”苏沐秋咬牙切齿。

  “已经守不住了,”麒麟手中再次燃起真火,准备迎战巨鲸,“数量太多,他们开始分批后撤了。”

  他们亦无法阻止这群巨鲸,在这样的庞然大物之前,麒麟或许尚可幸存,而苏沐秋不过是螳臂当车,活下来的可能性实在是太低。

  “就是死了,也得拖着这些大块头下水,”苏沐秋道,“不然下了黄泉路都不甘心。”

  “有我在,你倒还死不了,”麒麟哼了一声,“上次你在西域的故事还没说完,别想跑。”

  绝境之中有个人陪着,还能一块想着活下来,即使对方是头神兽,竟也有不一样的安慰和支持。

  苏沐秋忽然觉得心情也不那么绝望了,甚至笑了笑。他将左手的炮筒收回原样,一心一意握持手中却邪,下一刻,麒麟与白虎的身影同时向其中一头巨鲸飞扑而去!

  巨鲸混沌的双眼缓慢地眨了眨,就在真火蔓延上坚硬表皮的那一刻,它动了。

  原本近在咫尺的呼吸孔突然喷出巨大的水汽,碰撞上麒麟真火,发出哧哧的响声,大片蒸腾的白气弥漫开来。

  其余的巨鲸皆张开了它们的血盆大口,成千上万挥舞着巨钳,武装坚硬外壳的龙虾蜂拥而出!

  “原来还藏着!”苏沐秋躲开炙热的水汽,一没留神半边侧脸被烫出一串水泡,“你快去把这些烤熟了!做龙虾宴!”

  “就怕你没胆子吃!”

  麒麟的身影已经被这弥漫开的蒸汽模糊了,苏沐秋在一片混乱中也看不清楚,他索性运气于掌心,细微的风起始于却邪矛尖,逐渐形成了一团势不可挡的漩涡,越来越大。

  据说术师实力若是到了九阶,就能够真正做到掌握于天地间流走的能量,将风雨雷电收放自如。然而苏沐秋知道,八阶和九阶其实并没有多大的区别,他之所以能够一跃成为九阶术师,不过是他知道如何让自己成为风,成为这流走的能量间,一个收放能力的容器。

  “其疾如风,其徐如林——”

  巨大的漩涡脱离了却邪矛尖,落到巨鲸中央,引来了天雷,旺财带着背上的主人在雷电与水汽围攻之中不断躲避,而却邪所指方向,正是巨鲸群中央的漩涡。

  像是感知到了危险,巨鲸摇摆着尾部,就要后退远离中央卷裹了无数气流的漩涡。无数巨大的气流自风眼中伸展开去,紧紧地束缚住了这些巨鲸的鳍。

  麒麟连忙往上飞去,身后跟着一大片追杀的大红龙虾,很是滑稽。他抬头看向那个风雷中闪现的男人,对方在云层中穿行,浑身早已湿透,额发黏在苍白的脸上,表情却如此决然而忘却周遭一切——

  “侵略如火,不动如山——”苏沐秋口中喃喃道,手中却邪上的麒麟兽纹已经亮起了灿灿金光,在这暗无天日的云层中犹如太阳一般耀眼。中央的漩涡已经开始停止了旋转,它吸纳了足够多的天雷,就等着时机成熟的那一刻,一举将所有怪物吞噬得一干二净!

  就在此时,几只侥幸逃脱了气流追捕的水母忽然向飞低的白虎刺出它们的触手,含着大量消化液的触手同时缠上了旺财柔软的腹部和四足。灵兽立时双目猩红,仰头吼出痛苦的虎啸,块块皮毛和血肉化作滴滴血水,被蠕动的触手贪婪吸光,很快就见了森白的虎骨。

  苏沐秋的双脚亦同时被缠住,血肉被生生吞噬的巨大痛苦撞击着他的大脑,让他眼前一片发黑,那双手却仍旧稳稳地将却邪指向中央的漩涡,借由却邪的麒麟骨,于风流之中呼唤出赤金火焰!

  亲眼见到此刻的麒麟忽然发出不似人的兽吼,金瞳含血,忽然出现的刺目金光包裹住他的身躯,瞬间变作了一头顶天立地的黑色巨兽向苏沐秋冲去!

  “风林火山!”

  却邪矛尖挽起,横空劈下,就在那声夹带怒火的吼声喊出之际,中央的漩涡忽然停了一瞬,白虎的心脏就在那一刻被刺穿,麒麟真身现世,撕开旺财身下的水母。

  一条垂死挣扎的触手忽然出现,紧紧吸住了苏沐秋的双眼。

  巨大风旋恢复了旋转,残暴地以万钧之力将周遭所有全部吸进漩涡之中。曾高大如山的巨鲸碰触到漩涡外围的那一刻,立刻被撕裂成了碎片,油脂四溅,血雾染红了半边漩涡,继而又被迅速吞噬不见。

  天空之中的乌云全部被这无法抗拒的拉力吸去,露出晴日朗朗的背景,阳光洒落在这尸体遍地的残酷海滩上。

  那条缠住苏沐秋的触手最终无法抵抗吸力,被扯进了漩涡之中。

  苏沐秋痛得已经麻木了,他听不见、看不见,另一只手却还紧紧抓住身下没有动静的旺财的皮毛,跟着一起重重坠落,就要被吸进自己制造的漩涡之中。

  他很平静,也不觉得有什么难过,他甚至想靠着旺财温暖的腹部,好好地睡上一觉。

  临睡前,他感觉自己无力的身体被温柔接住,然后带离了撕扯他的地方。

  真好,可以好好睡觉了。苏沐秋想道。

-TBC-

评论(20)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