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罐曲奇

有原则地杂食,堆自己喜欢的粮,默默地码字,吃吃吃

【叶蓝】与君归(星际机甲,架空)NO.2

我食言了orz与君归很可能又会变长orz

这是之前更的一些,先扔上来

————————————————————————————————————————————————————————————————

十年前,帝国军校门口。

蓝河站在熙熙攘攘的新生报到处排队,紧张又兴奋地伸头看着开放的厚重大铁门后的校园。他背负着沉重的行李,从一个离首都星相当远的小星球赶过来,就要在这里开始五年的军校生涯了。

就在新生报到处,一个又一个新生陆陆续续完成登记手续,被候在一旁的学长或者学姐领着,走进军校。这是帝国军校的一个新生保护传统——开学的第一个月里,每一位新生都会有自己的监护者,对方一般是直系的学长学姐,人手不够时才会调派别的系别的学生。

蓝河选择的是指挥系,这个系别的学生不多,很快就轮到蓝河。负责登记的美女学姐翻了翻他的档案,冲他微微一笑:“学弟你的运气可真不错。”

蓝河一脸懵懂:“?”

美女学姐往后指了指某个方向:“喏,你的监护者,那个咬着烟的——”

蓝河顺着学姐指的方向看过去,正好碰上了那人无意投过来的目光。

叶修站在新生报到处角落里,吐出的淡白烟雾模糊了他的面容。蓝河忍不住有了先入之见,心里嘀咕起来。

对方嘴角勾起笑意,将烟掐灭,坦荡荡地走向这边。

美女学姐似乎与叶修很熟,见叶修过来了,轻轻一掌拍在他的胳膊上:“你的保护对象——是个指挥系的小嫩娃哦!”

蓝河这才看清了他的这个叫做叶修的监护者到底长什么样子。

对方长相虽算不上多么英俊迷人,但五官周正,狡黠地笑起来让人觉得移不开眼的好看。

后来蓝河无数个午夜梦回里,最清晰的还是那双桃花眼,微微上挑,眸光风流坦荡。

“唔,我看看,”叶修伸手拿过蓝河的名牌,修长的手指拂过上面的名字。蓝河看着他的动作,忽然又紧张了。小嫩娃满脸通红地站在一旁,张着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叶修看了他一眼,笑意更深。

“以后你就跟着我啦,小蓝。”

 


蓝河花了一周不到的时间,就明白了为何那个美女学姐会觉得他“运气不错”。

他的监护者是兼跨指挥系和武器装备系的三年级学生,是全校违规和受罚次数最多却也是最优秀的学生。他在军校里的人气一直居高不下,蓝河跟着他在校园里到处跑的时候,有一半的时间是看着他收受女生们送来的情书礼物,随随便便抛个眼神就能让人脸红心跳;另外一半就是看着他懒洋洋地和挑衅他的男生们对打,总是打得对方屁滚尿流。

叶修是个强大得让人嫉妒又爱慕的人,谁都想站在他面前,要么揍死他,要么爱死他。

蓝河默默地看了看身旁正无聊地打哈欠的人,给自己这个定义画上了句号,接着又画了一个问号。

作为叶修负责的保护者,蓝河似乎都不是这两种人。叶修尽职尽责地带他上课下课,训练时也提点他一二。蓝河没有揍他的动机,也没有爱他的理由。

那他是哪一种?


就在新生保护月过去一半时,叶修有事外出,独自去上课的蓝河被好几个女生拦在了走廊里。

被同伴推到前面的女生紧张得脸都红了,看着蓝河好半天,都没能说出一个字来。旁边等着的同伴不耐烦了,站到女生身前,扬着下巴,眼神高傲:

“没几天就是新生机甲实战,我们想和你换换监护者,让叶修学长训练训练我们,你觉得怎么样?”

新生机甲实战是帝国军校每年都会有的活动项目,经过半个多月训练的新生必然要参加这场活动,在活动中所得分数将会影响到后来的分班与排名。监护者的能力高低,以及受保护者得到的指点差别,都在这个时候相当明显地体现出来。

蓝河抱着书的手指捏紧,他沉默不语,摇了摇头。

女孩冷笑一声:“由不得你肯不肯——文书准备好了,我们来知会你一声而已。”她说着将一张盖有军校校徽的纸塞给蓝河,上面赫然是签署有军校长官名字的监护者交换内容。

蓝河捏着那张纸,面无表情地看着几个女生扬长而去。

临走时,那个脸色通红的女生愧疚地看了蓝河一眼,之后便被同伴拉扯离去。

那一日,蓝河在机甲训练室里待到深夜才回去。出来的时候,他将手中撕碎的纸屑揉成一团,丢进了门口的垃圾回收箱里,直到看着回收箱将纸屑分解,他才转身离开。

回到宿舍,蓝河发现叶修正在门口等着他,周围一股浓郁的烟味,显然抽了不止一根。

叶修见他回来,只笑笑,眉眼柔和:“以后别训练得这么晚,好好休息。”

蓝河忽然明白了自己是哪一种人。

很想上前抱住他,使尽所有力气与办法,将这个人的一切,令人恨得咬牙的笑,全都揉进自己的血肉白骨,直到两人化为一体,直到任何人都不能再觊觎。

然而他只是回以疲惫的微笑,道声晚安,然后关上门,将自己扔到了柔软的床铺上。过度使用的每一块肌肉都在叫嚣,分裂他不再清醒的意识,渐渐拖拽入无边黑暗。眼皮沉重阖上的那一刻,最后一个念头闪过蓝河的脑海。

叶修。他想。


-TBC-

评论(4)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