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罐曲奇

有原则地杂食,堆自己喜欢的粮,默默地码字,吃吃吃

【叶蓝】《涅槃》episode 40

这次更了不少,真不容易orz

最近文力脑力缺失,相当痛苦

哪怕已经写出了每一更的梗概和结局的大致。

这一更中有一句董解元的西厢记戏词,还引用了诗经秦风无衣的一句,只是为了情景稍稍改了一下,把王于兴师去掉了。

今日二刷动物城,依旧无比喜爱尼克和茱迪。

episode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

“哟嗬,”叶修面色惊奇地看了看自己手里的小袋子,再打量了一下桌子上成堆成堆的古书,“我说老方,你这是把藏书阁都给搬了一半吧?”

每个加入兴欣的成员,都会得到一只一模一样的小袋子。这种小袋子上的银色图案是罗生门的空间法阵符文,只要驱动法阵,袋子就能装下数量极多的物品,哪怕是半个藏书阁的书,都能轻松收入囊中。这不,叶修只不过抖了抖,就倒出了一桌子的书。

当苦力不说,还被无情扣去半年工钱的方锐沮丧地答道:“这些书都被藏在藏书阁的二层,要不是我恰好找着钥匙,找到暗门,你想找着那么多?门都没有!”

接着他便一五一十地将昨夜所见所闻告诉了叶修,包括那古怪的书架,奇异的兽骨钥匙,还有封存的二层楼阁。

叶修垂着眼,面色平静,一边翻着那些破旧的书本,一边听方锐讲述。等方锐终于停下来喝茶顺气,叶修手指一挑,勾起一套被绳子捆扎起来的书。

那套书看上去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七本捆扎在一起,面上那本灰蓝色的封皮上没有任何的题字。与其是说书,倒更像是平常记录用的本子,在一堆贴着艰深书名的古书中显得毫不起眼。

叶修划断绳子,抓起一本翻了几页,匆匆扫过几眼,便露出了淡淡的笑。

找到了。

“我说老叶,天大地大那么多藏书阁,就数燕国藏书最为丰富,你却偏偏找来了这云国,找的还是人藏起来的古书——我倒是好奇你哪里知道的消息?”方锐问道,意味深长,“说起来,在沉海的时候我就想问你了——封印那怪物用的镇物,到底是什么?”

 

在成为那支名声响彻大陆,打下沉海之战的队伍之前,半年便组建起来的兴欣甚至不能和术师阁任何一支分队抗衡,即便每一个成员身上都隐藏着相当出色的天资。

半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长得足够让叶修用最简单粗暴的方法将这支队伍带向成熟,短得却几乎不够用来追赶上魔头在海底迅速扩张的力量。眼下除了沉海靠近极北之地,碍于神兽残留在那的气息不敢太大动作,在叶修的眼中,其余三海都彻底沦陷入了黑暗。

于是沉海便成了叶修试水的第一步,亦是兴欣的第一战。若说世间有敢这样将磨合半年的队伍推向妖魔鬼怪聚集之地的人,便只有叶修。

然而叶修却不是贸贸然而为之。

就在麒麟给叶修的兽骨之中,大部分都是灵兽骨,少数几根是神兽骨,还有一根是例外——唯一一位如凡人一般生老病死,轮回转世的天神的遗骨,叶修亲手将魔头钉入沉海底部所用的镇物。若不是一年前与麒麟见了一面,又因此去极北寻白泽才知晓这根遗骨的作用,叶修差点就将这根天神遗骨做成小匕首。

那根天神遗骨与凡人腿骨无异,长长一根,极有分量,却坚硬无比,火烧铁打都不能留下一丝痕迹。而叶修初见到这根遗骨,拿在手里时,没由来地生出莫名而惊心的熟悉感,仿佛这根腿骨就是从自己身上取下来一般。

“待你封印了沉海,便可前往云国千波湖,那里有最后一根遗骨,”一年前,天池中的白泽神识向叶修传达着这样的信息,“云国的藏书阁中有记载这根遗骨的文书,由世代看护这根遗骨的家族代代传承,上面书写所用的古文字,世间除我之外,便只有博远会读。若是能找到这些文书,让博远为你解疑,你也会知道为何有如此感觉了。”

白泽所指文书,便是叶修挑出来的那一套七本的记录,上面的确使用叶修所不理解的文字符号,密密麻麻地堆满了纸页,看得人一阵头痛。

叶修合上书,将这一套全部收入自己那只空间小袋子里,敷衍方锐道:“我神通广大,无所不知。”

方锐:“……你实在很可疑。”

叶修冲他摆摆手:“不出两月,你就会知道为什么了。”

“为什么?”

“因为到那时候,一切都会结束,”叶修转过身,往门外走去,恢复成黑瞳的双眼就在那一刻变得暗沉,“今天还有活要干,把书收拾收拾,走了。”

 

宅子大门前,年迈的管家正叱责着门房时,迎来了两位意想不到的贵客。

管家一见到那翻身下马的两人,连忙赔笑迎上去行礼:“周将军,江大人。”

周泽楷点点头,一旁的江波涛笑道:“君先生可在?”

管家一听这名字,心里直叫苦,忙不迭道:“回江大人,君先生和其他大人一大早便不见了踪影,他们房间里的行李也跟着一块儿不见了,小人找了宅子上上下下好几遍,就是找不到……”

江波涛心一跳,转头望向周泽楷:“他们莫不是干了什么事,要跑路了?”

周泽楷皱着眉,摇摇头。

这个时候管家又从怀中取出一张纸,双手奉上:“小人先前去喊君先生用膳时,他的房间桌子上放着这张纸——”

周泽楷接过,定睛一看,上面只有一行潦草的字迹:

“千波湖灯节。”

江波涛凑过来看:“什么意思?”

就在江波涛看清那几个字的一刹那,两人同时抬头,瞪大眼睛望着对方,眼神交接的那一刻,彼此都读懂了共同的想法。

君莫笑的忽然出现,难道与海怪有关?!

无需多言,两人便翻身上马,江波涛马头一转,直奔国都北门的轮回军营;而周泽楷则奔向皇宫,进宫禀报国主。

千波湖位于云国国都近郊,三面环山,景色美不胜收。云国延续了多年的灯节都会在千波湖畔举行,尚未婚配的男女会在夜幕降临之时涌到湖畔,寻亲之时,亦会在水灯上写下心愿,亲手放到千波湖上,以求自己能寻得佳人或情郎而归。有大胆些的,便会给心上人送礼物,若是对方接受礼物,亦表示接受求爱。渐渐这演变成了灯节的传统,每一年千波湖上灯红酒绿,小舟画舫来来往往,相当热闹。

今夜恰巧便是灯节盛会。

 

“大哥哥,你要不要买点什么,送给心上人呀?”

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到处都是叫卖灯节水灯和各类丝帕香囊的小摊位,一个还扎着童髻,四处叫卖发饰和小玩意儿的小女娃正满怀期待地望着眼前俊美温柔的男人。

只见小女娃手里捧着一只小托盘,上面摆了好些珠串发钗,零零碎碎一堆小玩意,全是姑娘们都喜欢的东西。蓝河失笑,收起手里的骨牙司南,稍稍弯下腰温柔答道:

“谢谢你,小姑娘,可大哥哥还不知道送给谁呢。”

小女娃没有放弃,一双大眼闪闪发亮地看着蓝河,坚持道:“大哥哥,只要你买了就会知道要送给谁了呀!”

蓝河听了这话,不由得笑意更深,他摸摸小女娃的头:“小姑娘,你怎么知道要送的那个人,就会是对的人?”

“我不知道呀,”小女娃欢快地答道,“大概是第一个想到的人——那也许就是对的了!”

蓝河若有所思,目光下移,落到了小女娃手中琳琅满目的托盘上。

 

晌午刚过,千波湖畔便已经搭起了许多专门售卖水灯的摊子,卖吃食的摊档也沿着湖畔排开了去。一条简易的栈桥从湖畔延伸至湖心,尽头是一处搭好的戏台子,今夜要登台的戏班子正在台上四处排练走动,咿呀婉转的唱腔不时响起。

灯节准备活动热热闹闹,明面一派喜庆,暗地里却暗潮横生。轮回大半力量都被江波涛搬来了千波湖,伪装成普通人潜伏在各处戒严,大型重甲和重炮都藏在了临近的山岭之中,只要一有情况,这些分散各处的术师便会立刻出动。

兴欣隐藏在千波湖北边的山腰上,正巧有一处不易被发现的岩缝,足以容纳一人侧身进入,里面却是别有洞天,宽敞得很。兴欣众人在此做战前准备,囫囵吞下路上买来的吃食当午饭,便开始检查身上的兵器和用具。

  叶修正蹲在入口处,眯着眼睛仔细观察着轮回的兵力布局。

“话说回来,你是怎么知道那千波湖底生了一条地裂?”陈果走过来,顺着叶修的目光往外望去,“这可不简单,灵瞳还能望穿这么深的湖水?”

“地裂会散发出和海怪一样令人厌恶的气息,”叶修答道,“这条地裂昨晚才出现,口子裂得挺大——想看不见也难了。”

“你之前说我们是来这里取最后一根镇物,”陈果问道,“那你也能看得见在哪吗?”

叶修目光下移,直直地盯向脚下一片碧绿的深深湖水:“看得见。”

陈果疑惑道:“那你怎么不拿出来呢?”

“要是这么好拿,这镇物早就不在这里了,”叶修答道,眯起眼睛,“得把这地裂里头的东西给解决,封上裂缝才能拿。若没有那镇物压着,恐怕我们的麻烦就大了。”

“这就是你找轮回帮忙的原因?”

叶修道:“也算是,我只怕地裂里头的东西不安分,没到时间就冲破镇物的压制,蹦出来了。”

他站起身,望向远处云国国都的城门口,那里渐渐排起了一条出城的长龙,许多人为了得到一个好位子看戏,都会提早好几个时辰出门,若是晚去了,便只有眼巴巴地站在极远的地方踮脚张望的份了。

灯节通常不会持续太久,酉时开始,临近亥时便会结束,人潮也会随着时间流逝渐渐散去。若一切顺利,兴欣屠怪取遗骨的计划便会在子时进行。只有在那时,他们才能保证行动不受到任何影响,亦不伤及无辜。

即便天神遗骨上残留着天神的神力,若是没有叶修亲自施以对等力量的咒文,拥有的神力再多也无法发挥出应有的效用,自然也难以压住地裂里头蠢蠢欲动的东西。而那根最后的遗骨决不能用在封印这条地裂上面,哪怕这条地裂的出现已经证明一年前被叶修打退的魔头不仅恢复元气,实力亦随着占领三海而越来越强。

唇角渐渐抿紧,句句无时无刻不在提醒他身上肩负的使命,如催命符一样的话语在叶修耳边遍遍响起,黑瞳流转成金,溢出杀气。

陈果敏锐地感觉到对方气息的骤然转换,连忙道:“叶修?”

就在她开口询问的那一瞬间,那让人喘不过气来的杀气倏地消失,叶修背对着她,半晌才叹了口气,轻轻笑道:“最近太累了。”

他说着又坐了下来,静静地凝望着远处的城门,仿佛刚才那个杀气四溢的斗神不复存在。

 

当蓝河终于跟着大批的人流出了城,天色已晚,千波湖畔那边已亮起了灯火,叫卖声不绝于耳,湖面上画舫小舟来来往往,好不热闹。

蓝河左右望了望,不经意感知到有不少术师在附近,定睛一看,竟都是轮回分队中的成员,有好几个甚至曾和蓝河在术师阁里打过照面。

他心一跳,意识到这并不是个好兆头,再低头看了看手中的骨牙司南,上面的骨牙红得像是要滴血——他要找的叶修就在这里,而且很近很近了。

此行来云国,蓝河特地向麒麟讨要了一枚骨牙司南,免得又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至于找到人之后要说什么,干什么,反正不会是昨日那样的不欢而散。

蓝河的心砰砰跳起来,忍不住加快了脚步。

就在这一片热闹喧嚣之中,年轻男女的欢声笑语,你来我往中暗示的含情脉脉,融成不可言说只可意会的暧昧梦境,而这成双成对的环境让孤身一人的蓝河有些不自在,只想快些找到叶修。

他敏锐地感觉到有人在望着自己,下意识转头去看。就在几步远的地方,三两个容貌秀美的姑娘正悄悄地打量着他。见蓝河望过来,那几个姑娘都羞红了脸,以扇掩面,窃窃私语。其中一位身着鹅黄衣裙的姑娘似乎说了什么,就被自己的同伴往蓝河的方向推了几步,脸上羞得一片粉红。

蓝河顿时尴尬起来,连忙收回视线,就要离开。那一身鹅黄的姑娘见蓝河要走,也顾不得羞臊,急忙走快几步:“这位公子……”

姑娘的同伴也赶紧追上来围住了蓝河,看得蓝河一阵心慌。蓝河只好停下脚步,面上挂起笑意:“几位姑娘……”

他没由来地一阵心虚——那人就在附近,他只想尽快摆脱这些莺莺燕燕,免得生出不必要的误会。

“这位公子,”鹅黄衣裙的姑娘羞涩地看向蓝河,眼中期待不言而喻,“小女子有一事相求,不知公子可否答应?”

如果是简单的忙,应该没关系吧?

蓝河心慌得很,硬着头皮答道:“姑娘请说。”

姑娘和自己的同伴交换了一个隐晦的兴奋眼神,递上手里早就准备好的水灯道:“小女子怕新衣裳沾染上墨迹洗不净,能否请公子为小女子代写水灯?只几句话,不会太长。”

这已经是非常明显的暗示——自己的水灯,要么亲手写下心愿,要么就是属意之人来写,然而这是一条不成文的传统规定,只有本地人才会知道。

姑娘们看出了蓝河来自别国的身份,存心想要结识这位俊美儒雅的落单公子,若是这位公子因着她们的美貌答应了,就此促成一桩好事自然是好;若是这位公子不答应,她们也有办法令得他良心不安,最后的结果亦会如她们所愿。

蓝河并不知晓其中的因因果果,却本能地产生了些怀疑,自然不想踏进这纷纷扰扰的麻烦事中。他刚想拒绝,那些姑娘们就看出了他的意图,拿着水灯的姑娘笑容隐去,两眼泛起水光:“公子……”

有不少尚未寻到中意姑娘的年轻人都望了过来,投以嫉妒的眼神,光是那一堆的莺莺燕燕就足够让他们眼红,若是眼前的姑娘一哭,恐怕蓝河今晚的麻烦就更多了。

蓝河想要退后几步,却正好撞在了一个人身上,正要转身道歉,定睛一看竟然是叶修!

“我说你去哪了,找你找得好苦啊,”叶修笑眯眯地伸手环住蓝河的腰,整个人贴到了蓝河背上,无比亲密地蹭了蹭蓝河的脸颊。他似乎感觉到了对面姑娘们惊恐的眼神,抬起头来,无辜地看看她们,好奇地问道:“相公啊,你和小姑娘们说着什么呢?”

蓝河:“……”

姑娘们脸色发白,她们这才意识到自己看上了一个有主的人,而明知对方有所归属还要抢占一席位置,这在一夫一妻的云国是绝对不能容忍的,更何况是这人流众多的灯节上——要是传了出去,她们哪里还嫁得出去?

叶修对这些姑娘们心里打的算盘一清二楚,差点没忍住要抽这些姑娘的冲动。他面上却依旧装傻,硬是把蓝河从莺莺燕燕中拖了出来,一直拖到了稍稍少人些的地方才慢慢放手。

叶修一肚子火气憋在胸腹中,又不好对着蓝河发泄——毕竟不是蓝河的错,怪就只能怪蓝河实在让人移不开眼,哪怕叶修站在湖对面的山腰上,也能一眼就从人群中认出他来——气质容貌都是这当中的一等一,哪是旁边的凡夫俗子可比的?

可他嫉妒得发狂,笑也笑不出来,左看右看竟去买了只烧鸡,扯下腿来递给蓝河,生硬道:“给。”

蓝河笑了一声,接过来拿在手里,盯着埋头苦吃发泄的叶修:“相公?嗯?”

叶修差点以为他喊自己叫相公,惊得一口肉卡在喉咙里上不去下不来,呛得惊天动地。

看着叶修咳得脸红的狼狈模样,蓝河笑意更深,从怀里摸出一个纸包丢过去:“倒是叫得好,赏你的。”

叶修手忙脚乱丢开烧鸡,接住那个小小的纸包,他的心因为蓝河的话一阵狂跳,仿佛是预感到了什么要发生,他说话也有些结巴起来:

“这、这是什么?”

蓝河摆摆头,示意他打开,一双蓝眸望向灯红酒绿的湖面。

叶修眼尖地发现蓝河早已红透的耳根,顿时心花怒放,发抖的手指不利索地揭开了纸包,里面赫然躺着一串长长的檀木珠链。

叶修微微瞪大了眼睛,拿起来穿在左手腕上,绕了三圈正好完全戴上。

“今天碰着一个小姑娘在卖这些珠串,我寻思着帮帮这孩子,就找了这串,当做是木牌的谢礼,”蓝河说这话时一阵心虚,见叶修目光炯炯地盯着他,连金灿灿的双瞳都出来了,不由得更加心慌,“你、你可别嫌弃,等这一切结束了,我、我再找点好的给你——”

叶修忽然打断了他:“小远,你真的知道今夜送礼的意义吗?”

蓝河听他换了称呼,不禁转头向他看去,视线触及那双金瞳,又别扭地移开:“我知道啊……”

“灯节送礼给心上人,若是对方接受礼物,就代表他也接受心意,”蓝河深吸一口气,再次看向叶修,“叶修,你愿意吗?”

“我愿意……哪怕这辈子的运气都要用完,我也愿意!”

叶修瞬间被突如其来的狂喜刷空了脑袋,像是在梦境中一般虚幻。他像是要哭,又像是要笑,向蓝河走近了一步:“小远,你不要怜悯我。”

蓝河正紧张万分地等着他的答案,没想到等来了这么一句,生生把他满心满怀的浓烈期待浇灭了大半。他顿时心头火起,伸手抓住叶修手腕一拉,两人身体迅速贴近,双唇眨眼间便激烈缠在了一块。

 

“没一个时辰儿不挂念,没一个夜儿不梦见。”

湖心的戏台上,久别多日的苦情眷侣正互诉衷情,道出那思念的日日夜夜,多少难捱与苦痛,皆在这飞逝的相聚时光中变得无足轻重。

特制的烟火在湖畔升起,落入那无边夜幕中,绽放成朵朵璀璨,照亮底下无数仰望的面孔和牵起的双手。

漫天烟火中,终于分开的两人并肩站着,凝望着夜空的烟火,享受难得的平静。

蓝河想来想去还是有些不服气,转过头望着叶修:“我并没有在怜悯你。”

叶修收回目光,看向蓝河,等着他说下去。

蓝河深深地望着他,绽放的烟火将他的脸庞照亮——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修我矛戈,与子同仇。”

 

远在湖对面的岩缝中,包子嘟嘟囔囔地收回目镜:“老大居然跑出去找媳妇,扔我们在这里值守……”

安文逸安慰道:“在这好歹清净些,那里人太多了。”

包子沮丧道:“不!我还想找媳妇呢。”

这时,最后一批的烟火升起,这一批的烟火数量比之前的多了不少,燃放的那一刻甚至将黑夜照成了白昼——

此时正拿着黄铜目镜警戒的方锐一骨碌爬了起来,低声吼道:“快叫老叶回来!有情况了!”

兴欣众人全部戒备起来,眨眼间便拿好了武器。包子连忙问道:“怎么了怎么了?!”

方锐咬牙切齿地道:“妈的!居然给老叶说中了!那些鬼东西要出来了!”

-TBC-

评论(19)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