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罐曲奇

有原则地杂食,堆自己喜欢的粮,默默地码字,吃吃吃

【叶蓝】《涅槃》episode 44

新一更出来了,求不打orz

距离尾声还有最多六更,很可能不到50就结束了

时间真快~

episode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

 “大人!进兵虞国实为错误之举!眼下百姓怨声载道,海怪横行四野,正是需要安内的时候,为何又要贪图这点芝麻,丢了原有的根基?”

“大人,哪怕为嘉世着想!术师阁与虞国虽元气大伤,人数甚少,却依旧不可小觑,如苏沐秋那样的九阶术师在术师阁中比比皆是!可在嘉世中,除了孙翔,又有谁可以称得上真正的九阶?!剩下的大部分术师,又如何能够击败呼风唤雨的九阶?!如此折损下来,伤耗最大的永远会是嘉世!宁国亦会面临覆舟之险!”

邱非站在主帐中,望着陶轩的背影,极尽其所能地劝说陶轩收兵。自宁国向虞国进兵以来,接连胜了好几场,还攻下了几座城池,只是宁国长年累月地秣马厉兵,财政已不堪重负,国库年年亏空,连国主的私库也被陶轩想尽办法给掏了大半。好几处地方已经有民众开始抗议,甚至隐隐有风雨欲来的趋势。若是再不停战,还未攻下虞国,宁国便要先亡了。

“住口!你懂什么?!眼下正是胜利在望的时候!不趁着虞国腹背受敌进攻,宁国以后也不会有这么好的机会!”陶轩忽然转过身来怒斥道,“如果不是你再三违抗我的命令,不肯前去带兵援助,又如何会到今日都攻不下一半虞国?!嘉世又如何会忌惮那区区一个苏沐秋,还有那传承者蓝河?!往日我看在你曾是我最看重的后继者份上,饶过你无数次,反倒让你得寸进尺了!现在你若再不滚出去,便休怪我无情了!”

邱非瞪着一双眼,额头上青筋跳动。这不是他第一次这样和陶轩吵架,每一次都以赤忱肝胆奉上,然而次次都是以同样的结果收场。

他深吸了口气,努力平复起伏的胸膛。

“是,大人。”

 

邱非退出主帐时,灰暗的天落着飘飘扬扬的鹅毛大雪。

走了没几步,邱非便看见了候在拐角的孙翔。对方抱着火红战矛,身上落满了积雪,他一语不发地盯着地面,眼中布满浓浓阴霾。

邱非知道这人拥有和自己一样的想法,无奈却是只被束缚双翼的困兽,手下的人全部由陶轩钦点,几乎全天候跟着,还不如自己自在些。

他抬眼看了孙翔一眼,忽然叹了口气:

“可都听见了。”

孙翔阴沉着脸,久久不作回应。他眨了眨眼,睫毛上的积雪簌簌掉落,口中呼出一丝淡白的热气。

“或许我应当随之而去……然而,嘉世却不该就此陨落,”邱非低声艰涩道,“若你要阻拦我,便杀了我,无需留情。”

说罢,少年头也不回地向军营外走去,背影坚决,如同去完成一个深思很久的两难决定。

直到少年的身影快要消失在军营入口,孙翔终于拂去了身上的积雪,抬脚跟随前去。

 

“……只需集结所有主力战队,同守海岸,其余战力皆可归拢至边境……”

叶修搓了搓冻得有些僵的双手,在纸条的末尾署下龙飞凤舞的三个大字。

片刻,兴欣君莫笑送往术师阁喻文州的密信在“啪”的一声轻响中化为青烟,消散不见。

“前辈,就靠这么点人,真的能守住吗?”罗辑一边轻轻擦拭手中的单目镜片,一边抬头问叶修。

兴欣众人围坐在篝火边,检查着自己身上的武器装备。他们露宿在燕国与夏国边境近海的废墟上,抬起头往南方遥遥看去,就能瞥见升起月轮的夜空下,波涛平静的离海。

“内陆开战数月,虞国又要应付宁国,又要想办法修补各地的地裂,追杀海怪,已是焦头烂额。大军必须扛在内陆前线,再挑出精兵来应付这海岸,否则按照宁国的速度,不出两月,整片大陆都会为宁国所掌控,”叶修一边答道,一边往烟杆里塞白尖草叶,“罗辑,要对咱们队伍有信心。”

“老大说能,那一定能,”包子抱着一堆新砍的柴火过来,顺手把少年身上披的毛皮大衣紧了紧,“海边风大,你可别着凉了。”

罗辑点点头,戴上干净如新的镜片,将早就热好的水递过去。

“哟,这么细心,”方锐调笑道,“包子,你以后能找到像罗辑这样的媳妇就不错了。”

“瞎说,”包子瞪了方锐一眼,“他哪能和女人比!”

叶修跟着笑了几声,目光移到旁边帮众人修补衣服的陈果和唐柔身上,心绪不知怎地又想到了远在虞国的那人。

转身去摸了摸自己的行囊,摸出几件破衣破裤,心满意足地笑眯了眼睛。

乔一帆瞥见叶修手里的破衣服,好心道:“前辈,你的衣服也破了?”

“破了?拿过来我帮你缝吧。”陈果闻声抬头。

“不,不用了,”叶修把衣服塞回行囊,“哥可是有家室的人了。”

“啧啧啧,”方锐又受伤又嫌弃地看了一眼叶修,“还嘚瑟上了。”

叶修哼了一声:“孤家寡人是不会懂的。”

乔一帆显然被这话题勾起了兴趣,一脸好奇地问道:“前辈,若这一切结束了,你会和蓝河大人……一辈子吗?”

乔一帆虽是兴欣里能唤鬼驱魔的鬼剑士,心态却仍是稚嫩少年,亦不太懂这男女爱恋。当初他知晓叶修爱的竟是个男人,对方还是术师阁里鼎鼎有名的传承者大人时,惊得好些日子都没反应得来。

叶修笑了一会,答道:“自然。”

“一辈子很长啊,”安文逸支着脸,若有所思道,“前辈,你怎么知道那个人能陪你过一辈子呢?”

“当那个人出现在你面前,你一眼就能知道了,”叶修双眸盯着烧得正旺的篝火,看着鲜红火舌扭动成不同的形状,“不仅这辈子,连下辈子,下下辈子——生生世世都想跟着他。再说了,一辈子也就那么长,走着走着,也就没了。”

当年身如劲松,在庭院中舞剑的少年身影,随着火舌的影子蔓延上叶修双眸渐渐清晰,抽条似地长成了温雅的青年模样,对着叶修露出许多生动鲜活的表情。

教人蚀骨挠心,却哪怕一点也舍不得丢开。

 

天色渐亮,兴欣撤去保护法阵,候在最近海的一道土坡上,迎接即将到来的盟友。

叶修移开烟杆,吐出长长一道烟雾,他探出身去,居高临下地望着底下必经的大路。身后的成员或坐或站,默默无言。

就在北边荒草丛生的大路拐角上,转来了几列队伍,向着海边进发。几面旗帜展开,飘荡在晨风中。

元青霸图,靛蓝蓝雨,竹青微草,紫薇烟雨,朱红百花。再有一支近几年从西域归来的新战队雷霆,上至队长,下至队员,个个有着异色发眸,身上装着西式铁灰机械。

这六支主力队伍受喻文州之命,从大陆各地连夜兼程赶来这燕夏交界的城镇,与兴欣一同扛下海岸线防守的重任。七支队伍加起来,不过寥寥百人,实力却不容小觑——霸图韩文清,蓝雨卢瀚文,微草王杰希,烟雨楚云秀,百花张佳乐,雷霆肖时钦,无论哪个单独拎出来,都是这片大陆上响当当的人物。

叶修目光后移,落在蓝雨队尾一人身上。那人白衣蓝衫,双眸如星,似有所感应,也抬起头来,冲他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

 

就在那六支队伍快要靠近时,兴欣下了坡,站在大路中央。

七名队长不约而同地走出队伍,齐齐聚在中央的空地上。无需多言,每人都对彼此有所了解,无论是叶修对术师阁的六名队长,还是他们对叶修,双方都有过暗地里的情报搜集。

叶修笑道:“各位,久仰。”

“久仰了,斗神,”王杰希玩味地笑道,“或者说,叶修阁下?”

张佳乐神色复杂地打量叶修很久:“真没想到,当年的小屁孩居然真的成怪物了。”

“时势所迫,自然有好有坏,”叶修道,“若不是如此,兴欣也不会站在这里,与诸位一同面对。”

韩文清开门见山:“敞开来说吧——你可是想要做决策的那个?”

“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叶修轻笑,“若把这里的七支队伍,比作是七支尖刀,那么从现在起,这七支尖刀便是一把,然而……”

“然而,这七支尖刀依旧保持独立,能够跟随着战况变化,随时随地调整,”肖时钦接道,稍稍带着些异域口音,“你可是这个意思?”

叶修点头:“正是如此,但只有一点不变——这把尖刀必须不惜一切代价,将我送到魔头面前。”

七人之间静了一瞬,楚云秀接问道:

“为何?”

叶修笑了笑,从随身的口袋里取出一根森白腿骨,握在手心,所有人都将它看得真切。

“很简单,”他答道,“这根镇物,只有我能驱动——哪怕粉身碎骨,也必须将它送入魔头的心脏。唯有那样,一切才会结束。”

“可那样,”初长成青年模样的卢瀚文有些不安,“叶修阁下你便会……”

“无需担心,”叶修道,“兴欣应对过沉海的那部分,多少也有些经验了。”

他将腿骨放回袋中,递给卢瀚文一个了然的眼神。七人都没再说话,沉默有一会占据了这一隅天地。

久久,韩文清再次开口:

“没有异议?”

众人皆闭口不言,心知肚明地默认了韩文清的话。

叶修勾起一边唇角,伸出右拳,其余六人亦会意,纷纷抬起右拳,聚在一块,不轻不重地相撞了一下。

就此,七把天地各方的尖刀,真正聚了头。

 

蓝雨队尾,遥望七人的蓝河垂下眼睛,掩去其中过分显眼的情绪。

不过分离一月,却觉度日如年。这三十日下来,比三十年更难挨。人近在眼前,可偏偏不能靠近。

就在这时,身旁忽然传来一阵异动,蓝河抬起眼望去,绕垂柳不知何时挤来了队尾,双目直视前方,嘴唇却微微颤动:

“听闻蓝大人与君莫笑交情甚好,前阵子还跑到云国去寻人,可是真的?”

蓝河淡淡答道:“绕统领这般关注蓝河,实在让人受宠若惊。”

“蓝大人,不如我们免去这些无谓的场面话吧,”绕垂柳冷冰冰地用只有两人才能听见的声音说道,“你我都知道,这其中有什么微妙原由,旁人可能看不太出来,可我确实知道的。”

蓝河皱起眉:“绕统领什么意思?”

当年选拔败给蓝河之后,直到成为军中统领前,绕垂柳便再没能拿下过头名,甚至还跌到了五名之外,这让他含恨在心,甚至成了执念——尤其在蓝河忽然摇身一变成为了传承者后,他便处处和蓝河过不去,两人的不和已是众所周知。

蓝河自然不相信这个处处给自己使绊子的人会有什么好话。

“还望蓝大人莫要因为自己的私己交情,忘记自身职责,”绕垂柳递过去一个阴毒的笑,“枕边风什么的,倒是可以多吹吹。待这天下平定了,若有他日论功行赏,蓝大人必定升官加爵,荣华加身。”

被羞辱的愤怒倏地烧旺,且不论绕垂柳是如何得知他与叶修的感情,单单是这出言不逊,便让蓝河无法忍受。

蓝河双拳紧攥,目光如炬地望向绕垂柳,只等他再吐露一个字,便引了这人体内所有的液体,活生生冻住全部经脉,好让他体会体会生不如死的感觉。

只是话音刚落,一道寒光破空而来,直直擦过还未反应过来的绕垂柳侧脸,贴着他的脚面盯入地面。

绕垂柳一口气忘了提上,连着后退撞开了身后的同伴,拔出剑失声叫道:“敌袭!敌袭!”

他捂着脸上流血的口子慌乱地四处张望,却见周围没有任何动静,其他人都面色古怪地望着他。七名闻声望过来的队长中,穿着黑甲的君莫笑笑嘻嘻地摆摆手:“哎呀,真不好意思,这几天都没吃肉,看着顶上有鸟雀光想着打下来,没想到这天冷得手也生了,惊了人——”

他伸手一指,众人循着目光看过去,就在绕垂柳脚边,一只巴掌大的麻雀被一支细细的铁针穿胸而过,钉在地上,鲜血流了一片。按着这入地的深度,若是再偏一些,那支铁针大概会钉入的不是地面,而是绕垂柳的脸部了。

众人:“……”

连昨天刚吃过整头烤山猪的兴欣,都不会相信斗神君莫笑会有因为天气冷手生的时候,更何况是这六支队伍的术师?

绕垂柳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却不敢对君莫笑有任何怨言,讪讪收了剑,站回原位。

蓝河怔怔地放松了身体,抬头看去,正巧撞进那人投来的目光。那匆匆一瞥中,包含了只有蓝河才能懂的千言万语,甚至还有一丝讨巧的得意。

好一会,蓝河别开眼,轻咳一声,克制不住地露出浅淡的笑意。

看着两人眉来眼去的张佳乐想到自己和大孙两地分居的状况,很是忧伤地挠了挠头。

-TBC-

评论(22)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