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罐曲奇

有原则地杂食,堆自己喜欢的粮,默默地码字,吃吃吃

【叶蓝】《涅槃》episode 46

终于来更了~!

另外一位画手太太也确定好啦~超棒的~!

现在基本上就是等我写完正文和番外了orz

episode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

“这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没有人拦着!”

陶轩脸色铁青,一拳砸在面前的红木书桌上,震得上面的物件都弹跳起来。他完全失去了平日的镇定冷静,失态地冲着下面报上情况的统领大吼。

这也不能完全怪他,换做别的人,也会因为这出乎意料之外的事态惊得一时半会不能控制情绪——原本应该在今日的出战中作前锋的孙翔,居然和邱非一同消失不见。喻文州和黄少天得了先机,放出剑与诅咒,将宁国先头部队打得损伤惨重。

大军才刚刚和“破军”接上头,发出进攻信号,眼看就要将虞国大军前后包抄,却突然杀出了神枪苏沐秋和云国周泽楷这两个程咬金。战场上的局势瞬息万变,原本还靠着人数取胜的宁国立刻处于不利之中,临时派上去的前锋阵前被杀,大大挫伤了高昂的士气。

如今“破军”带领的重骑兵被围堵,云国带来的数万精兵与虞国大军联手,足以对抗宁国的三十万人。眼看着节节败退,最得力的战将又不见了踪影,叫陶轩怎么能不焦虑?

下面跪着的统领把头伏得更低,无一人敢开口应答。

见此,陶轩更是愤怒异常,抓起桌上的纸镇狠狠地砸在人面前,砸了一个还不够,桌上所有能抓到的都被他摔在了地上。

“滚!都给我滚!就是掘地三尺!也得给我把人找出来!若是明日再无消息,个个提头来见!”

众统领闻言不寒而栗,匆匆领命离去,不愿再多留,免得触了这位大人的霉头,仗还没打完,脑袋先落地了。

双目赤红的陶轩急急地喘着气,思来想去,显而易见的事实横在他眼前,不容他再去怀疑了。

他终究克制不住心中愈加汹涌的暴动,一脚踹翻了面前的红木大桌。

沉重的木桌倒下,砸起一声惊心动魄的巨响。

 

“砰——!!!”

重炮轰隆隆地打破这片天亮前还是平静无波的海面,一条长有八条钢铁般长足的巨鲨面目狰狞地弹跳而起,生生吞下袭来的炮弹,只听一声闷响炸裂,空中纷纷落下破碎的尸块和血雨。嗅到血味的黑色浪潮愈来愈近,送上来一波波前仆后继的主力。

长滩偏北部分,微草一名用力过猛而体力不支的少年术师来不及躲闪,被扑上来的鱼怪一脚刺穿了大腿,直直钉在地上。

殊死的搏斗中根本没有让人喘息反抗的机会,数道直刺要害的攻击迎头落下,模样稚嫩的少年忽然咬紧牙关,眼中燃烧起绝望至极的愤怒与痛恨,腰间的符箓雪花般地飞出来,一张张地贴满了少年稍显瘦弱的身体——

“长青——!”

他的同伴撕心裂肺地叫喊着,回应的却是数百张符箓爆裂开来的巨响,火球炸裂,雷鸣缠绕在条条延伸的可怖火舌上,气流剧烈震荡,卷成势不可挡的狂风,瞬间便将周边大片海怪掀飞了去。

空中的王杰希勉力稳住晃动的飞剑,往下望去,少年长青倒下的地方炸开了一道焦黑的火坑,所及之处,没有任何侥幸留存的生命。就在近海,大批全副武装的深紫琵琶虾向防线这边第一个缺口飞速行进。

任谁都没想到堪堪过了半个时辰,就出现了这样的缺口。一上来就是这样猛烈的火力炮轰,就是力量充沛如安文逸也有些心力不足了。

不能再拖了!

方锐一咬牙,眼疾手快地结了几道咒文手印,脚下法阵大开,一道半透明的空气墙忽然凭空横贯整片海滩,猛力疾冲的怪物结结实实地撞了上去,发出令人头皮发麻的闷响,倒在近海的潮水中。后来者起了警惕,有甲壳坚硬的全部冲了上去,一下一下地撞着。

方锐哇地一声吐出血沫,安文逸连忙将力量送过去,焦急道:“方大哥!别太猛了!”

“这些龟孙子……”方锐恶狠狠地抹了一把嘴角,“这个时候不用,就守不住了!就等着老叶早早解决!”

他死死盯着遥远海面上咆哮的黄金狴犴,就在那里,一只等同大小的巨型鱼怪正与狴犴死斗。那只鱼怪长有坑坑洼洼的泥泞表皮,并排分布的三只惨白鱼眼无神而阴森,鱼头中央生出两道恶鬼般的尖角,外露的长牙渗着莹绿毒液,溅到海面上,有没躲开的海怪碰上,眨眼便溶成了血水。

这些怪物像是知晓了他们的意图,不知何时,无论是空中,陆地,海中,都乌压压地排开了大片,杀之不尽,源源不断。

趁着这一点喘息的空隙,术师队伍迅速作出了调整,离得最近的霸图战队立刻弥补上了微草的空缺。方锐掐算好时机,将外放的力量猛地一收,空气墙消失殆尽,长满毒刺的琵琶虾群撞了进来,伴随其后的是不知何时摸近海岸的另外一只巨大鱼怪!

海水淅沥沥地从鱼怪坑坑洼洼的表皮上落下,溅起一层水雾。就在它前方,是渺小如蝼蚁的术师人类,一时间数十道攻击从各方角度飞来,平日能够取下一头壮年灵兽性命的攻击,打在这只鱼怪身上,居然连一道划痕都没留下!

“操!这次又是什么怪物!”

包子狠骂了一声,手中凝起土黄色的光芒,就要冲上去,就在这时,有人巧妙地将他往后一推,正好退到了安文逸的法阵之中——

他正要愤怒地抬头指责,入目却是白衣蓝衫的人影,立刻哑火了,乖乖地站在原地。

“别让他有任何闪失,”蓝河冲他点点头,收回手中的剑,“我去。”

“哎——不行!”包子一听,心想要是蓝河真去了,老大还不把他削成肉泥!他赶忙想追:“大嫂——”

人早就不见了。

鱼怪张开毒牙外露的血盆大口,一条极其诡异的猩红长舌缓缓吐了出来,犹如一条巨蟒,霎时间疾如闪电,向着空中御剑飞行的微草术师袭去!

这一招来得太快,被盯上的微草术师还未从失去同伴的痛苦震惊中恢复过来,腥臭的长舌忽然就来到了自己眼前,舌尖处张开了一道裂缝,就要将他吞吃入腹!

他下意识地将手中仅剩的一张符箓拍了出去——

“雷火之鸣!”

“十八罗汉,三千金刚!”

轻飘飘的纸符被贴在了那道裂缝中央,瞬间化作一条卷裹着雷电的火鸟,身形一卷,烧断了那条停在空中的长舌舌尖,喷血的肥厚肉块轰然坠落。

那名术师惊魂未定地定睛观察周围的情况,却被眼前的景象震得半天说不出话来。

数千个海水凝成的人形密密麻麻地护在了他身前,罗汉模样的十八个水人齐声大吼,仅用双手便攥住了鱼怪的舌头,而剩余怒目圆睁的金刚显露出凶相,压在了鱼怪的长足和头上,明明是水凝成的人形,却硬是压得眼前足有城墙高大的怪物不能动弹分毫!

就在那名术师身旁不远处,蓝河双掌合并,食指中指并拢,有如大海般深厚的力量放出,周身荡起无形的风,黑色的发丝随风拂动。

风墙之中,那双纯粹的蓝眼,似乎容了一汪磅礴的海,愈发明亮。

空中落下的怪物感应到了威胁,立刻转了方向,尖声嘶叫着冲蓝河疾疾奔来。蓝河不慌不忙,左掌脱离,伸直手臂,掌心压向下方。

“——破!”

说时迟那时快,数千水人忽然身形一晃,化作一道道波浪,汹涌倒灌入鱼怪口中,就在鱼怪得解了束缚,就要挣扎活动时,已经深入怪物脏腑血脉的金刚罗汉忽然齐齐发力,瞬间便将顶天立地的鱼怪轰成了细碎血块!

冲出鱼怪肚腹的金刚罗汉又再次凝聚在了一起,融成了冲天水浪,化龙飞升而上,眨眼撕碎丑陋怪物——距云国千波湖之战,青蓝双龙再次现世!

“那、那是千波湖的龙!”包子目瞪口呆。

方锐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没想到啊没想到,老叶家的如此彪悍!”

一年前召唤出双龙还会脱力的人,眼下却是心不跳气不喘的模样,实力在这短短一年多里,到底增长了多少?

可不能再小看了啊。

 

远处的海面上,黄金狴犴发出最后一声长啸,扔开口中鲜血淋漓的尸块,碎裂成道道光影消失殆尽。

叶修长吐出一口气,侧耳听了一会儿,回头笑道:

“这么久不见,学会御空之术了?”

来人停在叶修身前,双眼蓝得发亮,他忽然伸手扣住叶修的脖颈,猛地拉下,嘴唇相撞的那一刻撞得两人牙关发疼,可谁都没有推开。

为了这一刻,一人徘徊在茫然的遗忘中六年有余,另一人游荡在厮杀的血泊中,艰难地踏过十年。

谁知这一刻不会是永远,下一刻就不是诀别?

叶修毫不犹豫地回以满腔满怀诉不完道不尽的热烈,也不管两人四周有多少飞速接近,形容可憎的怪物。

千机伞倏地弹出伞面,浩荡的气波荡开去,震得许多鱼人支撑不住,五脏六腑俱裂,向下坠去。这一次,麒麟金色符纹从伞骨尖勾缠上了铁黑的伞面,当四面八方的符纹汇聚于伞尖之时,蓝河终于放开了叶修。

“这里交给我,”他背过身去,抽出腰间的剑,“我为你开路。”

他不愿意让叶修发现自己的端倪,生怕再多看一眼,自己就会无法控制地流露出恐惧的情绪。

叶修忽然笑了笑,如果蓝河转过头,他一定能惊愕地发现那双桃花眼中充满了心酸与决绝。

但叶修最后只是再次从背后抱住了蓝河,亲密地吻了吻他的耳后。

“等我回来,咱们就找个山清水秀的地方住下,偶尔出去走走,闲云野鹤,赌书泼茶,再不过问人间尘事。”

他没有问蓝河的意见,仿佛这是两人一早就商量好了的事情,又或是暗下决心的许诺。

叶修摸了摸蓝河脖颈上挂着的木牌,收回自己收拢在对方胸前的手臂,纵身后跳到了几步开外,便头也不回地转身冲向正下方的海面。

直到叶修的气息离去,蓝河也没有任何动作,只是攥着剑的手掌用力得发白。

就在空中海里的怪物就要包围两人之时,属于传承者的白泽符纹和麒麟符纹同时亮起了光芒,柔和的银光顺着蓝河的手臂缠上了剑身,而耀眼的金光则自千机伞尖迸裂开来——

世间在那一刻万籁俱寂,大千生物的心跳脉搏,呼吸起落,皆在这一刻化为虚无——

以自身气脉为祭,第一道纯白剑光划开黑气孕育成的魔怪肉躯,继而势如破竹,所向披靡,裂作数道分支,四面八方冲杀而去。

血雨尸块纷纷落下的那一刻,灵瞳催动了涅槃,拦在两人身前的所有怪物全数死亡。

蓝河咬牙硬撑着体内生生割裂气脉的痛苦,回头瞥了眼举起千机伞的叶修,后者已经冲到了海面上方,金黄符纹环绕周身——

“星落!”

足有五人合抱粗的白色光柱瞬间迸发,轰开一条直通海底的深深道路,余波震荡开去,掀起滔天的巨浪,海上动荡不安。新一批魔怪随着汹涌巨浪前来,铺天盖地地遮去叶修头顶上方的日光——

“休想动他——!!!”

第二道剑光被催动出来,斩向叶修头顶的阴影,破开一隅天空。蓝河闪身护在通路上方,头也不回地吼道:

“快走!”

流金的双瞳弥漫上猩红,依旧没有回头的叶修顿了顿,身形一闪,眨眼便冲下了通路,身影消失在了海底的黑暗中。巨浪追在他身后,封住了通路的入口。

蓝河抹了一把湿漉漉的脸,下意识地咽了咽,喉间满是铁腥味。

以气脉献祭,便能得足够的力量来放出七杀入命,他还有五杀。不到万不得已,决不能再用了。

当年白泽交于他这招剑法时,曾要他立誓:不到生死之刻,绝不动用。

然而今日破誓的蓝河,心境性命全然系在了叶修身上,无论他生他死,只要叶修有一丝差错,又有什么区别。

他紧紧地握住了胸前被打湿了的木牌,如过往无数次生死搏斗一样,寻求一丝力量。

青蓝双龙再次受召而来,环绕在蓝河身边,向乌云蔽日般的怪物发出震慑的龙吟。

 

叶修飞掠过中央的通路,两旁黑漆漆的海水鼓动着沉闷的声响。

不知怎地,当叶修终于落到了通路的最底部,他想起了云国大战之后做的那个古怪的梦。

现在他所在的海底,就和那个梦境一模一样。空荡荡的,一只怪物都没有。他也能在这离海之下,自由自在地呼吸。

只是他的脚下没有那双狰狞的巨眼罢了。

“熟悉吗?”

声音忽然空悠悠地从背后传了过来,叶修猛地转过身去,一袭白衫的青年站在面前,若是不看那双赤红眼瞳,忽略周身邪恶的气息,倒是个温雅的男人。

叶修却深知,这已经不是一年前那个能够轻松被他用涅槃击退的魔头,他警惕地后退了好几步。

就在他眼中,男人的背后伸展着浓郁的黑雾,这些黑雾延展成了长长的触手,危险地摆动着。

“啊呀,岳父大人。”叶修眯起眼睛。

魔化的白泽看向叶修,抚掌微笑:

“你可终于来了。”

叶修皮笑肉不笑:“我可不是来和岳父大人您叙旧的。”

千机伞移至身前,麒麟符纹在这昏暗的海底闪现着熠熠金光,宛若最后的希望。

“六年前,末世始于离海,六年后,亦会终结于此,”叶修冷冷道,“恐怕我先要与你说声再见了,岳父大人。”

白泽像是听了什么天大的笑话,露出难以置信的荒谬笑容:

“你真以为我会死?”

叶修偏了偏头,笑道:“总要试试,不然谁知道呢?”

话音未落,他便出现在了白泽身后,千机伞伞面倏地一收,凤凰、麒麟、青龙、白虎四种符纹同时绽放,旋成一道螺旋的符文法阵,随着前刺的矛尖向白泽后心袭去!

就在矛尖要刺穿纯白衣衫的那一刻,所有的攻击都停了下来。

叶修睁大了眼睛,看着白泽堪堪用一根手指便顶住了千机伞伞尖,符文法阵崩碎,消失不见。

“太可怜了。”白泽怜悯道。

下一刻,叶修正正挨了胸膛上一掌,整个人控制不住地往后翻飞了好远一段距离,五脏六腑受不住这般强力,内伤积血溢出嘴角!

叶修咬牙一撑,千机伞刺入海底沙土,才勉强止住了不住后退的趋势。

他微微喘着气,站直身体,看向已经今昔非比的对手。

白泽把玩着手上一根森白的腿骨,见他已经站稳了身体,冲他笑道:

“如果我没记错,这东西,就是封印我沉海部分的吧?”

叶修瞳孔骤然一缩,他竟然不知道白泽是何时将那根腿骨从他袋中夺了去!

不等叶修反应,又道:“这东西可真金贵,前世天神的遗骨呢,当真了不得,用一根少一根呀。”

叶修忽然意料到他要做什么,顾不上自己体内乱成一团的内伤和气息,拔起千机伞就发起第二次袭击!

然而晚了。

最后一根天神遗骨倏忽化成了白色的斎粉,细细密密地从白泽的指间漏了下去,连同叶修的心和希望,一同沉入了海底。

白泽恶毒地望着眼前来袭的黑甲青年,眼中志在必得之意渐盛。他有的是时间,有的是实力,慢慢将这最合适自己的容器磨死。

“可惜呀,没了。”

-TBC-

评论(13)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