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罐曲奇

有原则地杂食,堆自己喜欢的粮,默默地码字,吃吃吃

【叶蓝】《涅槃》episode 47

所以这一更,我是不敢单独发的TwT

episode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

但凡骁勇的战士,必定有相当卓越的五感,配以有形的杀器,在战场上往往无往不胜。殊不知越是灵敏锐利,失利之时便会成了索命的要害。

重骑兵全部停止了前进,在漫天灵兽的包围中,铁黑色的重炮深深扎入地底,黑黢黢的炮口渐渐亮起赤红的火光——

数以万计燃烧着烈焰的箭矢冲天而起,划起尖利的鸣啸,刺入灵兽最为柔软的肚腹之中,瞬间炸开焦黑大洞,血淋淋的肠子内脏流出来,随着濒死的灵兽坠向地面,拉成了无数条血线。

苏沐秋睁着一双冷灰色的盲眼,不知为何仍旧抓着却邪,按兵不动。望见神枪这样神定气闲,林纾冷笑一声,抓过身旁下属背上的虎头火铳,左手上膛,右手扣动扳机,瞄准空中,一气呵成。

只听得几声轻微的“砰砰”响,特制的火药冲出火铳,炸开成数道卷裹力量的箭矢,金木水火土风雷无一遗漏,破开拦路的灵兽,势头不减,冲着苏沐秋飞去!

自静海大战中意外失明,苏沐秋便再也没有出阵,哪怕来到了军中,也只是坐镇前线,并不轻易动手。有传言道,苏沐秋失了双目,就如同失去了利爪尖牙的老虎,空有架子,不足为惧。

林纾赌的便是这一把,若是成了,便是天大的好事;哪怕不成,亦能起到试探的作用。

箭矢越来越近,驭着苏沐秋的灵兽焦躁地低吼起来,而苏沐秋只是伸手安抚着,俨然毫无察觉。

林纾露出得意的冷笑,她丢开虎头火铳,身形稍稍伏低,转瞬一冲而上,去取苏沐秋首级。

什么神枪,失明了亦不过是个光有样子的摆设罢了!

没想到就在她双脚离开地面的那一刻,苏沐秋忽然扬起了手,猛力往下一挥,数道威力无穷的箭矢顿时被无形的风刃从中斩断,绞成了肉眼不可见的粉末!

林纾大吃一惊,赶忙想要刹住上升,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方才还高高坐在灵兽背上的苏沐秋忽然出现在她面前,却邪亮起麒麟符纹,在林纾来得及作出任何反应之前,锋利的矛尖刺穿了她的肩胛,将她钉回地面。

动作迅猛得几乎和失明前一样!

林纾下意识地睁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转头想看苏沐秋的双眼。

瞬间,她的背脊便狠狠撞上了坚硬的地面,这一撞差点让她直接昏死过去,眼冒金星的同时生生喷出一口血来。

所有的重骑兵都如临大敌,纷纷拔出身上的武器对准苏沐秋,却因领头的“破军”在对方手中,不敢轻举妄动。

林纾视线渐凝,终于瞧见了苏沐秋的双眼,浅灰色瞳仁毫无神采,本该有的灵动活气,全部消失了。

苏沐秋感知到她的目光,微微一笑,握紧了却邪。

“算你走运,当了这么多年内奸,却只用挨这一下啊。”

就在对方笑起来的瞬间,林纾感觉似有千万道刮骨利刃从刺入肩胛的战矛尖上传开去,深入五脏六腑,一刀一刀地割着最脆弱的神经和经脉。她虽是不让须眉的刚烈女子,却也受不住这能令得八尺男儿求饶的折磨,身体抽搐起来,尖利的惨叫声实在可怜。

重骑兵中有耐不住性子的,立刻冲着苏沐秋开了炮。苏沐秋毫无怜香惜玉之心地揪起林纾的衣领,却邪一拔,眨眼人便避开火炮,浮到了半空之中。

他抬手便把痛得半昏半醒的林纾扔给了前来接应的虞国术师,后者手忙脚乱地接住,一看满手血。

“大、大人……”接应的术师慌慌张张,“这……还能活下来吗?”

“自然能,”苏沐秋摆摆手,风刃唰唰唰地往下砸,“还有口气,带回去给张新杰,怎么样也能救得回来。”

术师:“……”

底下的重骑兵皆脸色苍白地躲避足以劈开钢铁的风刃,身上架了炮筒和钢甲,便意味着他们不能自如灵活地行动,体力耗尽的那一刻,便是风刃割开钢甲的时候。

每个人出征前都以为神枪苏沐秋失明了便无法瞄准目标,哪知对方有如神助,无需双眼也能轻轻松松擒了他们的领头!

他们若是知道眼前的人正是斗神君莫笑的亲传师父,便也能够想得通了。

被打散的灵兽重新聚集起来,赶来相助。各类属性的攻击落下,打穿灼热的炮筒,铁皮崩裂,落地时冒起滋滋的白烟。

苏沐秋居高临下地望着底下的黑暗,在轰轰炮声中降下最后一道金色的风刃。

“结束吧。”

 

宁国大军已经失去了原有的优势,“破军”顷刻便覆灭在了苏沐秋手下。大军在战场上节节败退,不得不狼狈后撤。

原本已经披挂上阵的陶轩恨得咬牙切齿,心有不甘却无可奈何。

就在大军要撤出这片平原,进入山口之时,同样高挂赤红军旗的军队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全然失去往日儒雅风度的陶轩眼睁睁地望着前方,他曾经属意的接任者与嘉世最锋利的那一柄战矛,一同站到了他的对立面。

身着火红战甲的前锋驱马上前,高声喝道:

“奉国主与太子之命,特此前来命御前大将军陶轩与其麾下大军,立即停战,共同剿杀国内魔怪,若有阵前抗令者,皆以叛国之罪论处!”

话音刚落,便有负责接应大军的统领策马上前,亮出国主御赐令牌。

令人惊讶的是,有许多士兵似乎并不感到震惊,都沉默地放下了武器,在自己的统领命令下,顺从地跟着离去。

“停下!不许离开!”陶轩慌张地看向身后人数越来越稀薄的军队,气急攻心,抽出佩剑,“谁再往前多走一步,我就要谁脑袋落地!”

没有人理会他,只有两名统领上前,冲他行了一礼,便上前拉他下马,夺了他的剑,从背后扣住了他的双手。

而这一切,正正是邱非早就计划好的。

陶轩难以置信,忽然厉声大喊:“孙翔!你怎么能如此对待我?!若不是当年我把你从那地方拉了出来,今日哪里轮得到你站在这里!”

“大人的恩情,孙翔自然感怀在心,”孙翔坦坦荡荡地看向陶轩,“大局当前,民生为重,宁国已不能再这样逐末舍本——”

“宁国不会再有这样的机会了!”陶轩发疯了一般嘶吼着,“邱非!连你也要如此吗?!”

隔着一条并不宽的通路,孙翔身旁的少年沉默地望着他。乍一眼看去,少年不知什么时候肩膀长宽了,身体抽条似地长,竟渐渐有些成人的沉稳。那一瞬间,陶轩甚至有些恍惚地记起了许多年前的大雪天里,他在某处被大火吞噬的村落废墟中,带走了这个不肯离开的孩子。

当时他还年轻,嘉世也刚刚成立,正是意气风发的时候。

没想到一晃这么多年,初遇时只到他膝盖的小孩,竟然长成能够与他抗衡的成人,入了太子的阵营,来断他后路。

而当年他是如何斩断太子的羽翼,今日东山再起的太子就会如何斩断嘉世的未来。

“先生,”邱非忽然开口了,隔着一条不宽的道路,喊着很久很久以前的称呼,“只要我在,嘉世……永远不会倒下。”

陶轩身躯一震,面容似笑似哭,渐渐放松了挣扎,失了魂般,任由两名统领将他带回了大军后方。

邱非目送陶轩远去,忽然长长叹了口气。

他再次抬起头,看向盘踞在山口前方的虞国大军。在那前面,喻文州和黄少天骑着战马,并肩而行,沉默地看着他的方向。

邱非向他们欠了欠身,与孙翔掉转马头,带领大军离开了这片战场。

同一日,宁国所占三城十六地,全数退兵,一并归还虞国。

 

黄少天忽然感慨地望向喻文州:“总算结束了。”

“不,”喻文州紧蹙双眉,“七支战队没有任何消息传回,麒麟又赶去了海岸——”

“真正的苦战,还没结束。”

 

叶修陷入了苦战。

对手是千万年前集天神、神兽、人类术师之力才能压制的魔物,即便是如今还未到全盛时期的魔头,经过一年的休养生息,竟然将踏过刀山火海的他打得措手不及,连涅槃也伤不了魔头一分一毫!

偏偏绝望的是,世间只有他一人能够与这吸收白泽力量的魔物抗衡。

魂魄被其余天神撕裂,一半塞进凡体肉胎之中做这最后的武器,把人世安危押在他一人身上,如以卵击石,未免太可笑了。

叶修忽然睁开双眼,金瞳燃烧着烈焰。及时横在身前的千机伞“锵”一声,挡住了白泽兽化的右爪。

“居然能挡住了,”白泽啧啧称奇,锋利的爪尖压向叶修的眼睛,“不愧是天神,少了一半的魂魄,还能挡着我。可惜了。”

“不知是谁一年前还被涅槃打得夹尾巴跑了呢?”叶修露出轻蔑的笑,只是他并不轻松,握着伞柄的双手虎口处被震裂,鲜血渗进了掌间,滑溜溜的。

白泽狰狞地咧嘴道:“积点嘴德,我还能让你好受些。”

“天生如此,”叶修道,“难改了。”

千机伞柄上部忽然裂开一道细缝,剧毒的绿雾如毒蛇一般迅猛出击,白泽始料未及,后退得不够远,被喷涌的绿雾一撩,口中发出痛苦的尖叫。半张脸立刻融成烂泥般的可怖模样,血水和着溶烂的肉泥滴下。

叶修没有浪费这转瞬即逝的机会,右手拔出千机伞尾的长刀,狠狠刺进白泽的胸膛。

“不好受吧?”叶修喘着气道,“现杀现取,你家鱼怪的毒囊,看来可真有用。”

白泽一边的眼睛已经与脸溶在了一起,而另一只眼睛竟然渐渐撑裂了周围的皮肤,与叶修梦中巨眼无差的独眼占据了整张面孔。魔头愤怒地发出不似人的兽吼,身后浓黑的雾气向叶修刺来!

“凤凰真迹!三重天!”

叶修咬开拇指,飞速抹了几道纹路在千机伞面上,漆黑的铁伞面上霎时间绽开了刺目的火光,身披烈焰的巨鸟从火光中涅槃而出,展开双翼,清利的尖鸣瞬间逼退了漫天魔气!

白泽已经站起了身,捂着头痛欲裂的脑袋,不敢相信地看着巨鸟将逼近叶修的魔气烧成了虚无。

“凤凰涅槃……三重天!”他咬牙切齿道,“你哪里找来的凤凰圣骨!”

所有神兽在成神前,必定会经历一次脱胎换骨,蜕下来的兽骨虽能做成带有符纹的神兵,召唤神兽的真身之力。然而成神之后的神兽,身上每一根骨头都寄存了庞大的力量,称作圣骨,威力自然另当别论。

而叶修身上仅有的圣骨,便是远在极北之地的那部分白泽神识指引着他寻找得来的。

受召而来的凤凰停在了叶修伸展的手臂上,望着叶修身上不停渗血的伤口哀鸣。它只是神兽凤凰的一部分,虽有烧尽万物的真火,却没有凤凰疗伤的能力。

白泽恨恨地看了几眼,那只可怖的独眼忽然泛上了猩红的血丝。

叶修没由来地感到一阵不祥,凤凰突然尖声鸣叫,冲着他脚下的大地发出威胁的叫声——

一双赤红的双目缓缓撑开,瞳心处射出两道黑色雾气,疾如闪电,叶修连忙抽身后退,无奈那两道雾气的动作远远要比他快得多,一个呼吸起落间就要缠上他的四肢——

凤凰忽然飞离了叶修的手臂,抖了抖全身火焰般艳丽的羽毛,三根漂亮的长长尾羽摆动了一下,忽然化作了三道巨箭,两道将纠缠叶修的黑色雾气钉入地下,最后一道直刺左边的眼睛而去!

又一道黑雾弹射而出,弹开了那最后一道巨箭,却未料到凤凰已冲到跟前,尖利的鸟喙深深刺入巨眼,直到那优美的脖颈也跟着没入其中,全身化作真火将左边的巨眼燃烧殆尽。

就在此时,千机伞面“啪”地一声,裂成了碎片,掉落在地。叶修手中拿着的千机伞只剩下了光秃秃的伞骨和连接的伞柄。

令人不寒而栗的是,原本已经被烧光了的巨眼居然开始愈合,焦黑的肉被挤开,没过多久便完好无损地再次弹射出触手一般的雾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生生刺入叶修胸口与肚腹。

叶修几乎被那巨大的痛楚夺去了神智,就在这时,原本已经习惯克制的寒热毒咒竟然变本加厉起来,剧痛折磨之下,叶修就连自己下意识地烧掉了贯穿胸腹的雾气也不知道。

“你有凤凰圣骨,我自然也有杀手锏,”白泽邪恶地笑道,兽化的右爪变回正常的人手,“只要我在,本体便不会有任何伤害。生生不息,直到后世万代。”

冷汗已经浸湿了叶修的背脊,渗入伤口火辣辣地疼。叶修冷冷地看向那双巨眼,淤积的海泥底下,是赤红皮肤,獠牙尖长的恶鬼头颅,就如他梦中所见,一模一样!

“小打小闹那么久,还伤了脸,是时候收回我该要的,”魔头步步逼近,“来了就别想走了。”

叶修忽然笑了,掂着手中的千机伞道:“我本来就没打算回去。”

魔头的脚步顿了顿,他眯起那只独眼:“你什么意思。”

“你猜。”叶修道。

话音刚落,千机伞咔哒咔哒活动起来,伞骨翻折,转变成长矛形态,眨眼便脱离了叶修的掌控,冲着魔头心口而去!

“又来这一招,”魔头看也不看,巨眼转动,黑雾瞬间将长矛卷入其中。金光泄露,长矛无声碎裂,继凤凰之后,第二头神兽真迹唤出,青龙现世,瞬间便与疯狂甩动的雾气纠缠在一起。

“可惜了,就是再好的圣骨也——”白泽说着脸色忽然一变,难以置信地看向脚下,“你做了什么!”

叶修嘴角露出痞笑,双掌合十,岿然不动。

“你说能做什么,”叶修语气懒洋洋的,脚下的赤金法阵却一直在扩大,繁复的符纹束缚住了魔头的动作,竟是让他不能挣扎,“冤有头,债有主。该结束了。”

不知何时,巨大的八卦法阵被叶修布置在了两人身周,阵眼正是他自己。

方才他念动了咒文,法阵才逐渐显露出了其原本样貌,就连狡猾多端的魔头也没想到,自己竟然再次踏入了这个与千万年前无异的封印法阵中!

魔头彻底失了耐心,恶鬼头颅破土而出,张开血盆大口就咬住了叶修的身子!

“你……吃了我也没用,”五脏六腑俱损,寒热双毒在对宿主进行最后的折磨,叶修止不住地吐出鲜血,双目却依旧亮如星辰,“哪怕你撕碎了我的肉身,让它化作飞灰,我的魂魄依旧不灭——只要我有一口气,亦以魂魄之躯,将你生生世世封在这四海之下——”

魔头不甘地吼叫着,疯狂挣扎。叶修闭上眼,回想起那一日极北之地白泽交于他的封印咒文,一点一点,催动起了那一半的天魂——

电石火光之间,他止不住地想到了那人。

亲吻他的时候,微微颤动的睫毛。

害羞的时候,红得可爱的耳尖。

心意相通之时,柔软的双唇。

为他开路,转过身去那一刻,僵硬的背脊。

没想到这便是一辈子了。

 

曾经战无不胜的天神猛地睁眼,半缕天魂忽然有了乳白色的模糊形体,伸手探入魔头体内,慢慢揪出了一道莹白的光——那正是白泽奄奄一息的另一半神识!

恶鬼头颅剧烈地挣扎起来,血盆大口猛地咬合,死死咬住了叶修半截身体!

就在此时,法阵之上的符纹爆发出无法阻挡的力量!

“万象千秋!”

 

蓝河抹去嘴角的鲜血,七杀还剩下两杀,而怪物依旧杀之不尽,源源而来。

脚下的大海忽然动荡起来,倏忽间,水柱冲天而起。大海之中竟是空出了一大片无水之地!

他没由来地一阵心悸,紧接着便是汹涌而来的慌张,他转身看向那没有水的海底,隐隐约约有赤金的光芒亮起!

蓝河睁大了眼睛,下一刻便飞速冲向了那赤金光芒的方向。

“叶修——”他撕心裂肺地吼叫着,几乎是不要命地往下冲。当他靠得越来越近,那庞大得几乎笼罩了整片无水海底的法阵完成了最后一笔,烂了半张脸的魔头不甘地咆哮着,连同那只恶鬼头颅,被阵眼之中喷涌的金光拉入了法阵,拖入了地下。

就在阵眼的金光中,叶修浑身浴血,钢甲破破烂烂,底下的皮肤已经被烧灼得层层蜕落,露出了血肉,他僵硬地抬头,一双金灿灿的眼睛望见向他奔来的蓝河。

“叶修——你他妈的给我停手!!!”

蓝河只觉有如万箭穿心,眼神狰狞,双手用力前伸,喉咙喊得嘶哑:“你给我停下来!你怎么能扔下我!!”

然而这一次,叶修似乎无法再回应他了。

血肉渐渐被烧尽,露出了森白的骨架,叶修似乎已经知道自己的结果,只是一直保持着仰头的姿势,艰难地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那双金瞳中映着蓝河越来越近的脸——

蓝河的指尖只堪堪擦到了那坍塌的白骨。

八根完好的白骨升腾而起,按照八卦的方向,环绕着法阵转动三圈,继而深深埋入地底之中。其余的骨骸全部化作了飞灰,消散在空气中,无影无踪。

蓝河重重地摔在消失的法阵之上。

镇物已下,法阵已成,从此千秋万代,世世安稳。

 

失去了叶修的力量支撑,刺骨冰凉的海水轰隆隆地冲撞下来,淹没这片中空的海底。

青龙发出最后一声龙吟,承着主人最后的意志,一把抓住呆滞的蓝河,向海面冲去。

就在这时,蓝河脖颈处的牌子忽然掉了出来。

蓝河呆滞的眼神终于稍稍动了,泪流满面却仍不自知的他看向那块牌子,想要伸手去拿。

就在他快要碰到那块木牌之时,一道裂纹从中间裂开,继而越来越大,将叶修最后留给他的木牌分裂成了碎片——

那碎片跟着下坠的海水一起,葬入海底。

“不,不!不——”蓝河像是梦醒了一般,挣扎起来,像受伤的野兽一般哭嚎着,“叶修!你给我回来!”

可他最终还是被带回了海面上,巨浪淹过,一切又都重归平静。

听不见岸上的炮声,听不见怪物刺耳的嘶叫,也没有人类的怒吼。

唯独有他那颗鲜活的心,孤独地跳动。

人世得以留存,千秋万代。

而他的叶修,从此灰飞烟灭。

 

无法抑制的情绪瞬间淹没了蓝河的理智,他茫然地看向自己的双手,忽然仰天发出崩溃的大吼。最后两杀被他释放出来,白光不再柔和,却是刺眼得可怕。

青龙无法承受七杀的威力,瞬间破碎,消失不见。原本平静下来的海水却再次动荡起来。

来晚一步的麒麟被这深厚的力量生生逼退了几步,他不得不设下了屏障,眼神复杂地看向源头。

蓝河失控了。

-TBC-

评论(5)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