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罐曲奇

有原则地杂食,堆自己喜欢的粮,默默地码字,吃吃吃

【叶蓝】《涅槃》episode 48

这一更啊……哎

episode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

援军赶到之时,一切都结束了。

铺天盖地的怪物全部停止了动作,连同海滩上的尸骸,化成细小的粉末随风而去。

然而没有人心怀喜悦,许多人只是面容疲倦,茫然地看向恢复平静的离海——每个战队都失去了许多成员,失去亲友的苦痛已经远超其余的情感。

兴欣一众人围聚起来,默默无言地望着离海。

包子呜呜咽咽地抹着眼睛,一张脸被抹得脏兮兮的。方锐红着眼,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结果青年被这一拍,不知怎地想起了与自家老大当年初遇的情景,突然放声大哭,这一下惹得其余几个少年少女也跟着哭起来。

好半天,方锐咬牙抹了一把脸,在包子头上抽了一下:“哭什么哭!半大的人还哭像什么样子!”

“哇——”包子更委屈了,哭得一抽一抽,“老大、老大呀——”

“你难道忘了兴欣!”方锐狠狠闭了闭通红的眼,把所有人都拉到了自己身边,“别忘了,当初兴欣成立的时候,老叶说过什么话?!”

罗辑抽噎道:“兴、兴欣之火,可以燎原!”

“如今也是一样!”方锐说着自己却变了声音,他深吸一口气,“为了老叶!”

 

苏沐秋遥遥地听着这群年轻人抹着眼泪立誓,无需再听下去,他也知道兴欣众人今后将要怎么行进了。

他转过身的那一刻,眼角悄然滑落一道水光。

“为师……真是后悔当年带你走了啊。”

 

麒麟最终耗尽了力量,将失控的蓝河打昏,带回了军营中。

每个见到麒麟的人,皆面露惊讶,目送着他一步步将蓝河背回了军营。此时的麒麟竟是面容苍老如七八十岁的人类,鬓发俱白,沧桑难言。

苏沐秋站在军医帐前,睁着一双浅灰色的盲眼,望向麒麟来的方向。

麒麟时日无多,能用的力气早已用完。只是为着些难以言说的私心,仍旧在苏沐秋面前,努力坚持着毫无异样的年轻声音罢了。

挣破青云峰封印不过六年光阴,百年视如一日的神兽却觉得尝遍了这人世间所有自己未知的滋味。

人间所谓沧海桑田,原来也可以指心吗?

麒麟想着,开口对苏沐秋道:

“你曾说过,我即便神通广大,也并非是个自由身。想想活了这千万年了,也没有哪个活不过百年的凡人敢对我这么说话。只是想来可惜,你说的故事都那么有趣,我却从未真真切切见过这样的世界。”

苏沐秋动了动,想要解释。麒麟伸手过去,轻轻覆住苏沐秋的眼睛。

“替我去看看这个世界,这样我也算是看过大千众生相了吧?”

苏沐秋心头忽然掠过一丝惊疑与不祥,伸手去抓,却只抓了满手空气。

暖意渐渐蔓延上他一年多来毫无知觉的眼睛,无边黑暗的尽头渗入了一缕柔光,撕开了一道出口——

他看见了冬日阳光,久违的人间,波涛海浪再也不是遥不可及的声音。周遭的士兵全部惊得忘记了要做什么,呆愣愣地看着他。

远处,苏沐橙向他奔来,在对上他的目光后,难以置信地捂住了嘴。

苏沐秋忽然便知晓了。他取来却邪,将它完全展开,紧紧拥住了留存的麒麟符纹。

“你这样,成心想累死我,”男人似乎在自言自语,苦笑道,“好一个大千世界众生相……七海四大陆三十六国,你要是敢不认真听着记着,就是下辈子,我也再不想见你了。”

他对面,早已空无一人,唯有那夕阳的余晖,斜斜照落他跟前,照亮这片重归和平的大地。

 

蓝河醒来时,浑身上下,没有一处是使得上力的。七杀全部用尽,气脉尽数断裂的情况下又忽然暴走,人送来时已经是有进气没出气了。

所有军医都吓得束手无策,又顶着苏沐秋如刀一般的目光,不敢贸然下最后通牒,差点就要哭出声来。

所幸白泽传承者的能力在这一刻真正显了出来,一日一夜过去,蓝河体内的经脉竟是自己修复得七七八八了。

只是身体如何疼,哪怕是刀刀凌迟过,都不及那心上一道细小伤痕来得钻心剜骨。

更何况如今那颗心已是伤痕累累了。

见人醒了,看护他的女军医连忙上前:“大人,您现在还不能动——”

蓝河不理他,自顾自地挣扎坐起来。女军医无奈,只好伸手去扶,偏偏蓝河不要她帮忙,挣扎起来。推拉一番,忽然有什么东西从蓝河胸口处掉落。

那是一封折叠起来的信。

蓝河愣住了,电光火石之间,他忽然记起了叶修进入海底前从后面抱住他的情景。

他喉咙紧得发疼,手指发颤地捡起那封信,脸上露出近乎乞求的软弱。

在旁边的女军医看得一愣一愣,蓝河留给旁人的印象从来都是镇定温和,又有何时露出过这样的表情?

蓝河手指不听使唤,尝试了几次,才将信纸展开。

龙飞凤舞的字铺满了整张信纸,实在好看不到哪儿去。蓝河从未见过这样的笔迹,可仅仅是第一眼,他就知道,这是叶修写下的信。

双眼酸胀得发痛,蓝河深吸了一口气,一字一句地看了下去。

小远亲启。

时至今日,自澍州府与你相识,已有七年。

恍恍一生二十载,十五年虚度,换一朝相遇,同甘共苦。不料又五年别离,十年求赎漫漫长路。中间三千日夜,思你念你,从未有断。剩余寥寥时日,终得与你相见相知。

唯独遗憾,未能与你同着红袍喜服,拜过天地父母,合卺而醑。从此携手相伴,闲云野鹤,看遍红尘喧嚣,亦不枉此生。

七年前于雁落山谷,曾有一夜诅咒发作,你拥着我,双眼湛蓝如水,中间璀璨星辰,汩汩流成浩瀚明河。

而我竟何其有幸,得以遇见这人间之绝色,又何其有幸,在这短若夏虫的一生,得你相伴。

不曾想,却是这与七年前无异的自私,最终害你陷入了别离苦痛。而这一次,却没有再多一个十年,再多一道罗生门可以让我赎罪了。

我不是个信命之人,而今日出征前,我却鬼使神差地向天地日月求愿。

愿以这身肉躯凡胎,这缕残破天魂,换清平盛世,千秋万代。

愿你身体康健,此生无忧无虑。

愿有朝一日,待秦岭秋风吹过,蓝桥春雪初融,我能重归你身边。

蓝河颤抖着,揭开折起的纸角,最后一行字赫然映入眼中。手指轻轻地抚上去,一遍又一遍。

万年大王八,叶修。

仿佛一拳重击,满脸湿痕的青年最终承受不住,在女军医震惊的目光中嚎啕大哭。胸口传来的疼痛让他弯了背脊,青丝凌乱撒开,苦苦压抑的泪水最终随着无法抑制的呜咽汹涌而出,悄悄渗入那被面中。

情根深种,青丝依旧,而相守之人却已悄然逝去。

 

风炎历1237年深冬,七支队伍集结于静海离海交界之地。斗神君莫笑孤身入海,以一己之力力扛魔头。途中镇物遗骨被魔头打碎,斗神决然以血肉作引,白骨为镇物,唤出残破天魂,拼死一击,将魔头重新封印于四海之下,永世不得翻身。

末世之乱就此结束,而世间再无斗神君莫笑。

同年,白泽神识于极北天池得以修复,神兽白泽现世,永生永世不休眠,以求赎罪过。大陆各地皆建起神兽庙宇,世世代代供奉香火,以此感恩神兽为世间人类所立功德。

第二年,宁国太子登基,命邱非为御前大将军,掌嘉世之权,孙翔则为骠骑大将军,掌西北边境军权。又过三月,虞宁云三国正式签订百年和约。以雁落山谷及大陆中部的伏塔江为界,虞国占伏塔江以北,原燕梁两国划入虞国国界。宁国占伏塔江以南,原夏国并入国土。

得麒麟之瞳的神枪苏沐秋加入兴欣,整支队伍以外使的名义出访剑圣黄少天的西域故乡,途中受西域魔法师邀请,参与当地魔斗擂台,所有上场成员均全胜而归。

至此,天下安平,百废待兴。除后人外,无人知晓历史将会悄悄地流向何方,拐向何处。

风炎历1239年后,西域更为精巧的机械踏着轰轰烈烈的步子,喷吐着灼人白烟,随着西域魔法师的到来传入中原——“西学世代”就此开启,引领着滚滚浪潮,将风炎大陆向前推去。

 

白泽轻轻地落下来,慢慢踱步到了水汽蒸腾的天池边。

相比末世前,他消瘦了许多,须发皆白,眉心多了一道细细的朱砂印——那是他曾经被附魔的证据罪状。可依照白泽如今的力量,无论是白发还是朱砂印,要想去掉也不过是轻松小事。

然而他并没有这么做,一切依旧如常,哪怕那些凡人看着他的眼神又是敬畏又是厌恶的。

他俯下身子,掬了一把水,仔细看了看。

待确认清楚后,白泽忽然叹了口气,眉眼间似喜似悲。

“到时候了,”白泽道,“耗费这么多年,魂魄总算融合完成——这一次,决不能再这样先离开了他。可知晓了?”

 

叶修不知自己游荡了多久。

他知道自己已经死了,至少肉身已经灰飞烟灭,半缕魂魄游荡在这天地之间,也没有黑白无常来接收,毫无目的,亦不受控制地飘来飘去。

这样的感觉并不陌生。在年少些的时候,每一晚的噩梦中,叶修都像这样,孤独地游荡,目睹一场场血腥的厮杀。

直到重化人形的白泽在虞国某处山野里找到了他,将他带回了极北之地,送入天池之中。

叶修没有想到的是,那里竟温养着自己另外一半魂魄。

当两半魂魄融合在一起时,他似乎做了一个相当漫长的梦,从一切伊始到完整结束,他身至其中,真真切切地走完与他自己截然不同的一生。

或者说,他的前世,天神的一生。

没有人能够确切地道出,天神是如何来的,地底的魔怪又是如何来的。连身为天神的他也茫然不知,只是一昧地遵从着其余天神的指令,与丑恶的魔怪日夜厮杀着,似乎那便成了他生存的意义。

到后来,他渐渐强大,战无不胜,甚至比其他天神更加受人类尊崇。他能感知到天神们目光中隐晦的猜忌,排斥,还有妒忌,日益明显。

死伤无数的大战终于结束的那一日,他主动提出隐退回极北之地,不过问红尘人世。其余天神得寸进尺,对他立下了禁令,不允许他再下人间。

可到最后,天神还是忍不住内心对人间的好奇,在大战结束百年之后,终于偷偷下了人世。

这一下不要紧,却让他遇见了那个四处奔波,脸上却总带笑的小医师。

小医师有一双温柔活泼的蓝眼睛,像一汪深厚温柔的大海,尤为动人。天神一见倾心,不知不觉地就隐瞒了身份,死皮赖脸缠了上去。起先小医师还怀疑他是个无赖痞子,拿着棍子赶人,后来身陷患难,被他所救,便应允了他跟随的请求。

两人结伴游历人间,偶尔受托捉妖降魔,出生入死。中途小医师无意间救下幼兽模样的白泽。天神立刻威逼利诱,逼着不情不愿的白泽留下。两人一兽,竟也和谐相处了许久。

不知何时情根深种,水到渠成之时,两人便许了终生之约,一同到了离海边居住了下来。

唯一麻烦的是,为避耳目,天神必须每隔一段时间带白泽回极北一次。每次他都有惊无险地躲过了追查,却在小医师一双含着疑惑的蓝眼凝视下,不知从何开口。

正当天神最后一次从极北归来,准备与小医师坦白自己的身份时,回来却只发现了遍地尸骸的村子,还有那只吃饱喝足潜入海底的海蛇妖。他的小医师只剩下了一地碎骨,再也无法像往常一样站在家门口,迎接他回来了。

他甚至还未来得及和小医师揭开他的身份。

那一日,天神将海蛇妖从海底拖出,赤红着双眼,将那条蛇妖活生生地扒皮去骨,任凭蛇妖的惨叫声惊动了其余天神,鲜血溅上他的脸颊,任凭白泽化形阻拦,他也未曾停手。

他的行为正好给了其余嫉妒他的天神借口。以屠杀生灵的名义,八位天神齐齐发力,将他的天魂抽出,撕裂成两半,一半投入六道轮回的一名婴儿身上,制成应对后世之乱的杀器。另一半则被弃于天地之间,成了一缕孤魂。

因护着犯罪的天神,而被惩以棍杖之刑的白泽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找到那缕魂魄,带回天池温养,不再过问世事。

又过千万年,天神之间争斗不息,彼此相杀,早已全数消亡。唯有神兽和人类,相安无事地度过了无数春秋。

千万年后的某个深夜,六道轮回中融了半缕天魂的婴儿凭空出现在夏国某个大户人家门口,被膝下无儿的家主发现,收养为儿。

不过三日,婴孩无故失踪。

又是一个大雪夜,失踪的婴孩被放在了沿海渔村的某处人家门前,黑暗中身着白衣的人看了他许久,伸手摸了摸婴孩的脸蛋,转身消失在大雪之中。

因缘轮转,终于是流转到了这一世的最初。

晨起的老村长打开门,发现了自家门口的婴孩,质地柔软的襁褓布中,夹着一张纸片,上面用刚劲有力的字体写着:

叶修。

 

他终于梦醒,手指探出水面,触碰到了极北寒冬的刺骨冷气。

完好无缺的魂魄破水而出,赤足踏在了厚厚的积雪中。先是白骨,再是筋脉血肉,一步一步,涅槃重生。

新生的肉躯没有了难看的咒痕,亦没有了繁美的麒麟纹路,却刚刚好是二十来岁的年轻躯体,睁开的一双眼中,金瞳熠熠生辉。

神兽白泽三千年修为耗尽,终于是换来了世上最后一位天神的归来。

-TBC-

评论(8)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