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罐曲奇

有原则地杂食,堆自己喜欢的粮,默默地码字,吃吃吃

一发完结,明天补结尾。

听歌的脑洞,bug的话明天再修……

————————————————

Photograph

蓝河放下手中的手机,慢慢地吐出了一口气。

就在渐渐暗下光亮的屏幕上,一则新闻标题用大写黑色粗体标着:

“中国再夺一城,反扑美国!”

蓝河闭了闭眼,再次点亮屏幕,点进那则新闻。显眼的标题下,是不断上涨的阅读量,往下拉还有一张中国队领队接受采访的配图。

兴许是方才的赛事太过激烈,黑发的中国领队看上去面色疲倦,眼睛下有遮不住的青黑。他表情平静,嘴角那抹笑透出些许释然,似乎并不意外这场比赛的结果。

一切志在必得。

蓝河凝视着那张照片很久,右手拇指轻轻用力,在弹出的“保存图片”的提示上按下。

 

We keep this love in a photograph

We made these memories for ourselves

Where our eyes are never closing

Our hearts were never broken

And time's forever frozen still

 

耳机里传来轻柔低缓的歌声,一点一点地流入蓝河体内,顺着四肢延展,来到他的胸腔。

那里有颗跳动的红心,埋藏了一颗种子,悄声无息地抽枝发芽,逐渐盈满心房。

蓝河再看了一眼屏幕上的照片,便收起手机。他啜饮了一口手里的咖啡,转身跟随清晨上班的人群离去。

他来到近在瑞士北部的德国,然后开始一个人旅行。

下了飞机的第一站,便是巴伐利亚。

 

“……请各位看向我指向的这座白色城堡,这正是路德维希二世下令建造的新天鹅堡。据说他暗恋自己的表姐茜茜公主,所以为她建造了这座美丽的城堡——”

旁边经过一大堆说着中文的红帽子游客,每个人手上都不约而同地拿着相机到处咔嚓咔嚓。导游小姐挥舞着小旗子,极其熟练地介绍着身后游人如织的城堡。蓝河连忙侧身避开那杆快要拍到自己头上的旗子,目送那堆举着自拍杆的红帽子游客进了城堡。

天鹅堡静静地矗立在那,任由人群如梭,观赏她所有的美丽——那数百年来的风霜也未曾夺去半分的迷人。

每个来到巴伐利亚的人,都会慕名前来参观这座融合了那位德国国王所有幻想的白色城堡。它矗立在阿尔卑斯山浓密幽绿的森林之中,如其名字一般优雅而沉静,又虚幻美好得像是孩童手中的绘本插图。

蓝河把手中的Lonely Planet放回背包,拿起相机首先为这座城堡拍了一张近照。

接着,他如所有独行游客会做的那般,支起脚架,为自己拍了一张姿势傻里傻气的照片。

单反的荧幕上,青年模样有些拘谨,站在天鹅堡前密集的人群中,冲着镜头笑容灿烂。

 

So you can keep me

Inside the pocket of your ripped jeans

Holding me close until our eyes meet

You won't ever be alone

 

“Danke.”

蓝河微笑道谢,接过服务生送来的早餐托盘,继续专心在自己手头的活上。

金发碧眼的女服务生对蓝河正在做的事情很感兴趣,用英语问道:

“Are you making this for someone?”

“Yes,”蓝河坦然笑道,“a gift for a friend.”

“Wow, she must be very lucky,”女服务生冲蓝河暧昧地笑,”to have such a nice friend like you.”

蓝河愣了愣,一股不知哪来的勇气驱使着他继续回应:“It’s ‘he’, not she.”

听见蓝河的回答,女服务生并未露出惊讶的表情,她冲着蓝河眨了眨眼:“No matter he or she...wish you can get what you want. Enjoy your day!”

说罢便调皮地笑了笑,转身继续工作去了。

蓝河收回眼神,望向手中还未成型的礼物。

那是一本摊开的黑皮记事本,里头不规则地贴满许多杂七杂八的小物件——各类票根、餐券、打印收据,还有照片,和旅行记事本的效用无二。

摊开的这一页上,正好有蓝河那日在天鹅堡前拍下笑容灿烂的照片。右侧的页面上,是尚未写完的日记,蓝色的墨水尚未干透,文字显出深浅不一的颜色。

说是日记,更多像是每日一封的信件,以第一人称书写,从睁眼一刻开始积攒起细碎的时光,直到入睡前朦胧的幻境,每一日的左侧都贴上生活的痕迹,全部都给只有写信人才知道的收信人。

原先只是一时的冲动,没想到自己每一日似乎都有写不完的话,要全部倾倒给那个人,恨不得将自己旅途所见所闻,一点一滴地全部凝入几笔文字。

翻过几页,蓝河的视线落在先前几页的文字上。那还是在飞出国门前写下的片言只语,左侧对应的是那张中国领队的新闻配图,还有一张飞机票票根。

好几日没有消息传来了。

蓝河手指细细摩挲着照片上男人疲惫的侧脸,眸色深深浅浅,最终平静下去。

“叶修。”

 

Loving can heal

loving can mend your soul

And it's the only thing that I know

I swear it will get easier

remember that with every piece of ya

we take with us when we die

 

“叮咚——”

蓝河划开手机,看见自己那条发了天鹅堡照片的微博被点了几十个赞,还有几十条评论在下面刷。蓝河一看,全部都是笔言飞一帮没法休假的可怜人在哀嚎:

“我蓝!!!你怎么能这么对我们这些没有假期的加班狗!!!”

“蓝!!!再不回来咱们公会仓库就要炸了!!!团带不过来!”

“我也要去看天鹅堡!安慰受伤心灵嘤嘤嘤~~~”

那条嘤嘤嘤卖萌的评论正是笔言飞手笔,蓝河哭笑不得,决定不理会他。随手一刷微博,正巧看见许久未有消息的中国队成员有了动态更新,黄少天大号发了一条配图微博,下面成千上万的评论和转发,全都是哭着喊着要嫁的少女们。

蓝河瞥见一道眼熟的身影,心怦怦跳,戳进去看。黄少天勾着喻文州,对着镜头笑得灿烂无比,旁边有个只露了半张脸的身影,正是那个黑发领队,他叼着一根烟,眼皮底下依旧一圈青黑,但明显精神好了许多。

叶修。

蓝河手指抖了起来,好不容易才平复下心跳。他咽了咽口水,右键存下了这张只有半脸的图片。

做完这件事,他还心虚地左右看了看,在确定没人看着他以后,又松了一口气。

他转去看那人的大号,虽然没有什么动态更新,却是显示在线状态。

蓝河明显感觉到自己那颗心又不安分地跳动起来了,它焦躁不安地鼓动着,叫嚣着,煽动蓝河的血液。

别这样,蓝河对自己说道。大神日理万机,就算是之前和你搭过话,共过事,又怎么会注意到你?

就在这么想的时候,微博提醒了两条新消息。蓝河点进去一看,差点心脏休克而死。

就在那条天鹅堡的微博底下,名为兴欣叶修君莫笑的大V号点了赞,明目张胆地评论道:

“哟,这么巧啊。小蓝,也带上我一块玩呗[酷]。”

这是梦。蓝河幸福地抽了自己一巴掌。死也要继续做下去。

十分钟后,蓝河的微博更新,一条毫不起眼的音乐链接分享成为他最新一条好友可见的微博,介绍文字里只有一个单词。

Photograph。

蓝河放下手机,望着脚下的美因河缓缓流去。

 

Wait for me to come home

You can fit me

Inside the necklace you bought

when you were sixteen

Next to your heartbeat where I should be

Keep it deep within your soul

 

“昨晚中国队拿下冠军,而我想见你,为你庆贺,在即将前往的啤酒节里为你再次登顶荣耀而举杯。”

深蓝色的墨水在纸上洇开,划拉出一笔又一画。蓝河写下最后这行字,便放下笔,翻阅这已经写到最后一页的记事本。

巧合的是,当长长的游记与细碎信件记录完毕,中国队取得胜利时,这本记事本也到头了。

时至今日,它就像是一个人对另一个人不求回应的倾诉承载,默默无言地等候被鼓起勇气的主人送出去的日子,而这日期会是哪一天,答案也只有时间知道了。

因为粘贴了太多纸张相片,记事本已经不能完全合上,蓝河不得不找了一根褐色皮筋将它绑紧。

他打开微博,看了一眼那条毫不起眼的分享。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而蓝河已经在德国的大地上走过一个又一个地方,也更新了几张照片微博。最新那一条,便是昨天蓝河拍下的科隆大教堂。

除了笔言飞几个点了赞,便再无其他消息。

蓝河并不意外,他收好手机,背上背包踏入了早已陷入节日狂欢的柏林街道上。

男女老少着装成各种稀奇古怪的角色,在这彩纸音乐纷飞的氛围中饮酒作乐。蓝河接过好几杯热情的陌生女郎递过来的啤酒,晕晕乎乎地穿过几条街道,差点就被一群玩得疯过头的德国青年拉上了他们的花车。

他靠在巷子边的砖墙上,手里拿着一罐新的黑麦酒,带着迷茫的微笑看着周围的人狂欢。

“为了中国的胜利,”蓝河自言自语,扬了扬手里的啤酒罐,“为了你。”

“——Cheers.”

铝罐发出轻微的碰撞声,黑麦酒的香气散发开来。蓝河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戴着墨镜的男人一口气喝完手中的啤酒,好半天没反应过来这是谁。

一身简装的叶修抬了抬墨镜,含着笑意的声音里有睡眠不足的沙哑和疲惫:

“小蓝啊,你可是让我好找啊。说好的带我一块玩呢?”

蓝河看见他耳中还插着白色的耳机,显然为了来找人,大名鼎鼎的叶神连夜从瑞士苏黎世赶过来,听歌提神。

“你、你——”蓝河舌头打结,半天说话都不利索,“叶神——”

“是我,”叶修食指抵了抵嘴唇,示意他低调,“刚结束了比赛,就按照你微博的定位来找你,茫茫人海里找得你这个大活人,多不容易。”

蓝河忽然鼻子发酸,眼睛骨碌碌转了几圈,差点就要在这人面前丢脸。他手忙脚乱地在背包里摸索着:“我有东西给你——”

叶修忽然取下耳机,将背包和手机交给蓝河:“你在这里等等我。”

蓝河呆愣愣地望着人挤入狂欢人群中又消失不见,好半会儿才怔怔地看向手中的东西。

叶修的手机正好就在此刻暗了下去,上面播放的音乐名字一闪而过,而蓝河却觉得有些眼熟。

他忽然心有所应,满怀罪恶感地拿起一粒白色耳机,送到耳边。

So you can keep me

Inside the pocket of your ripped jeans

Holding me close until our eyes meet

You won't ever be alone

青年站在美因河边录下的歌声轻缓地从耳机流出,伴着那日些微的风声与流水。蓝河手脚僵硬,听着自己的声音一遍又一遍地唱着那动人而不敢公之于众的歌词。

那条没有人评论转发的音乐分享,原来被叶修放在了手机里。

音乐声渐渐到了尾声,下一首响起却又是同样的声音。

不停地单曲循环,吟唱那深藏的心意,听者与歌者。

评论(14)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