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罐曲奇

有原则地杂食,堆自己喜欢的粮,默默地码字,吃吃吃

【叶蓝】涅槃番外:如果我们不曾相遇(上)

实在抱歉那么久才更文……没想到考完试培训完以后还有专八和教招的题目在等着我orz

五月天的新歌《如果我们不曾相遇》真的超棒超赞,原本这个标题写的并不是涅槃的番外,然而那个梗已经断了灵感【。

这四千多字一下子写完真的很爽【。

依旧有私心的叶蓝,还有期待已久的伞哥和麒麟~

——————————————————————

荣耀历5223年,母星地球。

深夜只能听见虫鸣的黑暗沉静在下一秒被破空的尖鸣声划破。漫无边际的漆黑夜空中,一支踏过数万光年而来的舰队缓缓降落,犹如沉默的巨人。舰身上的探照灯打出刺目的白光,扫过这片寂静的平原。

舰队上的士官们各就各位,然而没有人敢探身去跟前的窗户,仔细看看这一片传说是人类起源的母星,地球。

母舰指挥室里,负责指挥的上将在听过手下报告周围没有任何危险异状之后,一边转头看向身旁的同伴,一边狡黠而玩味道:

“天天闹着要来,现在可是到了哦。”

而他身旁早已空空如也,只留下淡淡的烟味。旁边的手下谨慎地答道:

“——报告上将,刚刚着陆时,叶上将就离开了……”

下一刻,母舰舰身侧门打开,属于荣耀帝国上将叶修的黑金色机甲滑翔而出,完美执行命令的机甲君莫笑没有丝毫停顿,转瞬消失在平原尽头的山林中。

“啧啧,现在的年轻人性格毛躁得哟,”苏沐秋看似苦恼地抓了抓头,十分随意地一挥手,对旁边紧张得绷直身体的小军官道:“传令下去,各任务支队分头行进——哦对,勘探支队得跟我。”

命令很快就被传送到舰队各处,为了不同的任务而搭乘这支“破军”舰队的队伍陆陆续续在舰队官兵的护送下离开舰队,渐渐消失在探照灯无法企及的黑夜。

被帝国委以勘探任务的支队也集结在了母舰入口,至于任务的具体内容,连苏沐秋也并不知晓,他也懒得理会,便当做是普通的遗迹勘探罢了。勘探成员当中有帝国相当重视的科学家与古历史学家,也有身经百战,寻查过多处星球遗迹的所谓“专家”、“高手”。这些人出身来历各异,形形色色,彼此之间并不互相信任,也不会将眼前的利益分享,因而他们之间的平衡点,只能是这支舰队的舰长,苏沐秋。

眼下这个平衡人物正七手八脚地把自己身上所有笨重的装备都扔到一边,只留下趁手的武器和必要的药品,脖颈上一根银链子串着机甲匣,再有一身方便活动的防护服,便是所有了。

勘探队伍的人都神色迥异地看着眼前军衔已经高至上将的年轻人,但都异常默契地,谁都没有先踏出试探这位上将的第一步。

在帝国众多战功赫赫的上将当中,苏沐秋可算得上是最受瞩目的那几位中的一个,据说本人铁血无情,手段刚硬,在政变之时曾当着皇帝的面亲手砍下叛乱亲王的头颅。

要说起苏沐秋本人的履历,只这一点,便足够震慑眼前这帮鱼龙混杂之人。

连皇帝老子都不怕,他还怕啥?

只是天不怕地不怕的苏上将似乎对这沉重而尴尬的气氛毫无察觉,只是点了点腕部通讯仪弹出来的光屏,一脸好奇地看向勘探成员们:

“我说,你们要去的这些地方,可都是在古中国啊。”

 

“怎么样,能找着那地方吗?”

叶修把烟头摁灭,开声询问自己的机甲君莫笑。机甲智脑不断在叶修两边几块巨大的荧幕上闪现着花花绿绿的数据,中央一块最大的便是可以直接看到外界的视窗,在那片视窗上飞掠而过的,都是大片的幽林山岭。

三千年前,地球资源日益短缺,而人类科技飞速发展,开拓外星系寻求另一个家园被提上日程。在经历了一千多年艰苦的开荒和期间与异族不间断的炮火之后,人类终于在数万光年以外的陌生星系寻找到了比母星地球更大,资源更加丰富的巨大行星,从此开始星系迁徙移民。人类从残破的母星移民到新星,抛弃古老而长久的文明,适应与母星相差无几的新星,花了不过短短百年时间。

至于已经奄奄一息的母星上是否还有不愿离开的人类,这便是一个未知的答案。而现在明显的是,原本被帝国科学家断定不可能复原的母星,在没有人类的践踏下,反而拥有了更多的生气。

“母星地表变化得太厉害,植被覆盖率远远比数据库里提供的要高得多,”君莫笑的电子合成音响起,“你给我的都是好早以前定位古中国的数据,什么山岭都变成平地了——话说你有没有和苏上将报备一下,免得他又要给你收拾残局?”

叶修挑了挑眉并不回答,他闭上眼睛,叹了口气,忽地猛然睁开双眼。

流金色的光辉盈满了那双眼瞳,在这昏暗的机甲操作仓里显得异常明亮。这显然不是一个人类所会拥有的眼瞳,君莫笑在主人异变的第一时间便捕捉到了这点异常,惊讶(如果它真的能)得连电子音都换成了尖声:

“哎哟我的妈!上将你这美瞳咋回事了啊!是不是该换了,这亮得有点瘆人——哎你这样子和以前母星流行的表情包有点像啊!”

叶修正透过视窗寻找着什么,听见自己的机甲犯蠢啧了一声:“闭嘴——飞慢些,把这些数据移开,我亲自来找。”

君莫笑一边给自己主人咔嚓咔嚓拍照留把柄,一边维持飞行分析坐标数据,又得把数据光屏收起来,好一阵忙碌。

叶修竭尽自己觉醒来所留存的记忆,用刚复苏不多久的灵瞳逡巡过机甲底下每一片地域,万千摇曳的树影当中,只有君莫笑这台黑金的机甲在穿梭,这似曾相识的场景勾起深处尚未揭开封尘的往事。

“往东再走两公里——”叶修忽然下令道,在君莫笑按指令行进,快要到达东面两公里的尽头时,一块光屏也弹了出来:

“机甲编号0710,‘却邪’,位于此处正北方向,相距距离五千公里。”

恰恰在这时,君莫笑便停了下来,悬在一片荒地上空,没有落下去。

“就是这里了,”叶修若有所思,“但那支队伍,来这古中国做什么?”

“苏上将带队,总不会有事吧?”君莫笑接道,“需要我盯着吗?”

叶修扯下接驳的金属贴片,沉默了一会儿:“不必。”

 

苏沐秋极不耐烦地半躺半坐在机甲操作仓里,算着却邪脚下那些人什么时候才能完成任务收工。机甲外面是冰雪呼啸的世界,不间断的暴风雪似乎阻碍了勘探的进度。

却邪温和的电子音及时响起:“上将,是否需要通知勘探成员加快速度?”

“不用了,”苏沐秋打量了一会儿视窗上作业的人,“也不知道他们在找什么遗迹,居然找来了中国——这是最后一个坐标数据了吧,怎么是这样的鬼地方?”

却邪停顿了几秒,答道:“按照这些勘探成员身上携带的资料和工具来看,他们想找的并不是数据库里所记载有的遗迹。”

“不错不错,还黑进人家的智脑里面了?”苏沐秋笑道。

“是的,”却邪答道,“他们除了携带平常开凿遗迹的保护性工具以外,还携带了高密度能量枪。而身上的加密资料显示,他们正在寻找古中国神话中的神兽居住之地。”

听见“神兽居住之地”,苏沐秋瞳孔猛缩了一下。他弹跳起身,飞扑到巨大的视窗之前,紧盯着前方机甲无法照耀的黑暗。

“上将,是否有什么异常?”

就在这时,底下的勘探人员似乎有了新的发现,连连向却邪打着手势。苏沐秋接通了对方请求的通讯,还未开口,夹杂风雪的声音便传了过来:

“上将,我们已经寻找到突破口了,请您准备好等离子炮,等我们进入却邪之后,对标示的地方开炮。”

苏沐秋冷冷道:“你们到底在寻找着什么?”

“您不是已经知道了吗?”对方声音含着冰冷的笑意,“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通讯“啪”地一声被切断,之后是可怕的沉寂。

“上将,”最终却邪满怀歉意地开口,“是我小看了对方的能力。”

“不怪你,”苏沐秋攥紧了拳头,“打开舱门,把他们接进来。”

他垂下眼,不再看那暴雪肆虐的视窗。就在那一刻,一抹无人察觉的暗金色光芒闪过苏沐秋的双眸。

 

叶修慢慢踏过一地的枯枝碎叶,顺着重生的记忆来到了山林深处。

晕染夜晚的浓墨渐渐到了最浓郁的时刻,四下伸手不见五指。然而叶修睁着一双亮金金的瞳子,在这虚无黑夜之中走得相当顺利。

化作机甲匣挂在叶修脖子上的君莫笑打出一小束光线,左转右转四处看,半天道出一句:

“上将啊……这儿这么瘆人,说句话都怕把自己吓死,您到底来干嘛啊?”

“哟,害怕了?”叶修继续前进,拨开挡在跟前的树枝,“从前这儿,是一座城镇。”

“可我看这儿,有几千年几十座的城镇交迭,你找的是哪座啊?”

叶修顿了顿,答道:“风炎历1295年的澍州府。”

他忽然停下了脚步,站在一处小土坡前,久久凝视了好一会儿。

君莫笑见问不出什么,干脆连那束光线也收了回来,进入待机状态,默默地在数据库里翻资料。

夜风轻轻吹起,带起林间婆娑树叶声。叶修伸出手去,指间的风化作尖利而无往不摧的刀刃,片片割开小土坡上覆盖的藤蔓。随之土块也被削开,似乎就在这山坡底下,有什么就是叶修从数万光年外赶来寻找的东西。

叶修能够清楚地看见,就在这重重土层下,躺着一块快要模糊了字迹的石碑,石碑之下,又是看不清颜色的灰与土。

四千年前,他与深爱之人在此,一同刻下上面的文字,又一同在这石碑之下沉睡,转入轮回。

石碑中央刻着两个名字,一个是叶修。

四千年后,觉醒的天神从异星归来,寻觅石碑上刻着的另外一个名字的主人。

“小远。”

 

通体乌黑的却邪站立在高大的山脉上,身前是明媚如春的山林,身后则是风雪呼啸的北方。

苏沐秋神色淡漠地听着对方传来的各种威胁,并不为所动。反正所有的勘探成员都待在却邪的脚部,只要却邪启动了,他们就没办法了。

“上将,你这是明目张胆地违抗帝国命令!”对方怒气冲冲道,“皇帝陛下亲自签署给我们的调令,你居然也敢不从!”

“陛下那里我自然会给说法,”苏沐秋冷淡道,“等离子炮轰过去,这母星还不被摧毁得七七八八了?你们这么大阵仗,想做什么哟。”

“这可是攸关帝国未来的事情,就是有你一万个苏沐秋,也顶不过这后果!”

“哦?”苏沐秋被气笑了,“看看给小孩看的神话书,勘探古遗迹就能决定帝国的未来?哎呀我好怕哦。”

这时,通讯对面似乎换了一个说话的对象,怒气冲冲的人被换下去,另一个显然温和许多的声音传了过来:

“上将,事关帝国命运,我们不得不请您帮忙。实话和您说,这次的任务是由皇帝陛下与各大贵族共同签署下发的,为的便是这一次的勘探是否能够寻找到强化帝国武备的能源。”

“是吗?”苏沐秋漫不经心地揉着头,接过却邪送来的咖啡啜饮几口,“我可看不出被抛弃的母星还有什么值得帝国如此劳师动众。”

“陛下之所以需要‘破军’护送,是因为看重上将您的能力,也是因为这次任务实在危险——我们已经捕捉到了母星有神兽复苏觉醒的迹象,即便是天方夜谭,有这些证据,也足够冒一次险了。”

苏沐秋的心没由来地紧绷起来,他大口饮完手中的咖啡,才稍稍平复心情。

这一次的代表显得诚意十足,没过几秒,却邪就收到了一份详尽而完善的数据。

“上将可以过目一下,这是目前为止我们寻找到的证据。就在刚才,我们又发现了一处可疑的地方,就在雪层之下,可能隐藏着沉睡的神兽——”

视窗上不断弹出却邪整理过的文件。首先映入苏沐秋双瞳的是一张张的图像文件,或清晰或模糊,有的是能量爆发数据图,有的则是卫星定位传送图,更多的则是机器人拍摄画面。

鲜红与黑色的色块交织,就像是黑暗中忽然出现的火焰,背后有潜伏的巨兽。又有几抹看不清楚的纯白掠过拍摄的画面,触目惊心。苏沐秋一张张地看过,眼睛越睁越大,直到最后,他的视线停留在了角落一张图像上。

那是一张俯拍角度拍摄的图像,稀疏的山林中有一道背影。图像拍摄得并不清楚,只能依稀看出那是一个男人,有着一头黑色长发,身披黑色的长袍——

还有长袍上金色的纹路。

苏沐秋的内心在咆哮着这无法在照片中寻找到的细节,那陌生却又熟悉,繁复精美的花纹在他混沌的思绪中一线一叶地勾勒出来,画开一整片金灿灿的世界,戳刺着他从未察觉的陌生记忆。

后面还有很多的录像文件,然而苏沐秋根本没有勇气去点开,或者说他根本没有力气。

他的眼瞳像被火炭烧灼了一样痛。

“——我们都认为,这些录像图片所捕捉到的那头喷火巨兽,很可能便是传说中的神兽麒麟。”

 

“四千多年,你跑哪去了?”

叶修猛地转身,只见一个身着漆黑长袍的俊美男人站在自己面前,垂着双眼,满脸不耐烦。那身长袍上勾勒了极其复杂精美的金色纹路,流转了千万年的时光仍旧没有褪色。

就如他还是离海逃难的少年时,以凡人肉身第一次见到他一样。

“哟,好久不见,”叶修露出笑意,“小麒麟。”

麒麟沉默了一会儿:“我醒来,白泽说你们都走了——”

“——我等了四千年,等你们轮回转世。”

叶修看麒麟慢慢抬起眼睛,露出眼皮后黯淡无光的浅灰色眼瞳,就和很多很多年以前,还是他师父的苏沐秋一样失明的双眼。

“他在哪里?”


评论(20)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