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罐曲奇

有原则地杂食,堆自己喜欢的粮,默默地码字,吃吃吃

【叶蓝】《涅槃》episode 37

终于写到这了,下章开始就是正题,不管是叶蓝两个人的实质进展,还是涅槃最终结局的铺垫

总感觉这正文加番外的字数要爆20w

【BUG解释】

兴欣九人队伍名单:叶修,方锐,唐柔,乔一帆,罗辑,包荣兴,莫凡,安文逸和陈果。暂时还没有老魏(因为还在蓝雨分队)

关于其他战队,目前少少出镜了蓝雨、烟雨、轮回、双花,其他战队除嘉世以外,都会以分队形式在术师阁(联盟)里活动。到后面也许还会出现别的战队

以上感谢 @Jousimies 妹纸的提醒~后来发现竟然多算了沐橙orz!>3<

episode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天色蒙蒙亮,邱非就被紧急召进陶轩的府邸。

少年偷偷打了个哈欠,才绷起冷漠的表情,走进那间灯火通明的书房,首先看见一身火红铠甲的孙翔怒气冲冲地站在窗前,双目通红。

见邱非进来,孙翔冷哼了一声,转过头去不愿理会。

邱非也不和他计较,向坐在房中央的陶轩行了一礼:“大人。”

陶轩疲惫地点点头,示意他坐在桌前的红木椅上。

“‘破军’传信来,说是出现了一个叫做叶修的神秘高手,拥有灵瞳,”陶轩双眼紧盯着邱非,神色复杂,“倒是被你说对了。”

那日随着孙翔从探查地回来之后,邱非便将所有实情事无巨细地上报给了陶轩。他并没有十足把握,毕竟灵瞳从不会出现两个,没想到内线“破军”的一道密信,就证实了这一切。

孙翔听了陶轩的话,屈辱之意更甚,怒视邱非:“原来你知道!还瞒着我!”

被人冠以灵瞳之名五年,孙翔在嘉世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如今来了寥寥数语,就将他彻底打懵,一切荣耀名分全部化为乌有——原来他竟是个冒牌货,真正的灵瞳已经出现在了术师阁里!

这一切对于陶轩来说又何尝不是一个火辣辣的巴掌,狠狠地直接扇到了他脸上。孙翔是嘉世的人,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邱非答道:“我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在一切得到证实之前,便不必拿这事来烦扰孙翔阁下。”

“孙翔!”陶轩严厉地瞪了孙翔一样,后者只好愤然甩手,“密信上说,这个叶修以一人之力,瞬息之间将海怪全部歼灭。据传承者蓝河所述,他在海上被忽然出现的魔头本尊困住,正是叶修所救。风炎大陆上从未出现过这号人物,无论他是不是灵瞳,没弄清敌友前,都得提防。”

陶轩说着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便看向孙翔,皱着眉头:“说到蓝河,你是否又忘记了我那日对你的叮嘱?若不能拉拢蓝河,便要想尽办法把他给解决了。况且我一直有个疑惑:为何徐子昭跟着你出去,好好一个谋士回来就变成痴傻呆子?”

孙翔暴躁地回答:“谁叫他不能得手!”

“不管如何,如今一切都要从长计议,”陶轩冷冷道,“燕国一战,海怪退去,术师阁元气大伤,嘉世必须抓住这样的机会。”

邱非敏感地意识到这中间有自己不知道的事情,好几个念头飞速窜过,撩起还没完全清醒的记忆,那人感慨的话仿佛再次在邱非耳边响起:

“五年了,可不能再错过了啊。”

再想到后来的情形,邱非忽然便明了了。

叶修五年未见的故人,正是蓝河。

他看向拳头捏得咯咯直响的孙翔,心中疑窦渐深。

那么同样拥有赤金双眸的孙翔,到底是什么人?

 

“他?不过是个能打的九阶火系术师,倒也可怜,被那个自大的人类骗了这么多年。”

直到天亮,蓝河才和麒麟从海崖边回到军营里。走着走着,蓝河忽然记起了位于夏国的那位灵瞳孙翔,于是开口向麒麟询问。

“但他的眸子是赤金……”

“力量越是纯粹强大的术师,眸色自然就会发生变化,那家伙大概是这片大陆上最强的火系,”麒麟见惯不怪地答道,“我以为你会比我了解这些,毕竟你自己也有不一样的眸色。”

蓝河这才尴尬地记起刚觉醒为术师时,苏沐秋也对他说过一样的话。

“既然大人您和苏大哥都知道他并非灵瞳,为何不公之于众?”

“拆穿了又有什么好?无凭无据,反倒不利于眼下联合的局势,”麒麟说着,忽然就在自己的营帐前停下,“你回去吧,我也该去休息一会儿了。”

蓝河点点头,向麒麟行了一礼,就要转身离去。

“我希望,哪怕你不记得五年前的他,也能好好记住现在。”

麒麟似乎在感慨:“毕竟他等不了那么久,一生太短,却非你不可。”

蓝河转过头去,麒麟的黑袍白发已经隐没于帐帘之后,连带那句似含有歉疚的话一起消失不见。

 

苏沐秋很早便醒了,坐在床上发呆。天亮天黑都对他没有什么影响,眼前依旧是看不见的黑。

他愣了好一会儿,轻手轻脚地下了床,摸到身边一根竹棍,嗒嗒嗒地轻击着地面,向帐外某个方向慢腾腾走去。

守帐的士兵见着他出来,惊得连忙去扶,却被他推开了。

苏沐秋停了一会,丢开手里的竹棍,睁着一双失明灰眸,大步流星地向麒麟的营帐走去。身后的士兵瞪得眼珠子就快掉下来,若不是他们亲耳听见老军医的诊断,他们还以为苏沐秋恢复了视力。

苏沐秋靠着感知和记忆摸进了麒麟的营帐里,站了一会儿,也没有感觉到神兽的气息。唯有一阵细小轻微的呼吸声,在营帐中间的吊床里起伏。

苏沐秋慢慢走过去,睡得正惺忪的小兽耷着眼皮瞄了他一眼,有气无力地跳下床,扯着他的袍角,将他拉扯到一张摇椅上坐下。

“哪里来的小东西啊?”苏沐秋好奇地伸手一抓,正好把小黑兽抓了个正着。小东西也不挣扎,轻车熟路地蜷进了苏沐秋的怀里又继续睡,暖乎乎的肚皮把苏沐秋沾上了清晨寒意的双手烘得热热的。

“麒麟也会养小宠物啊?真是稀奇。”苏沐秋一边说着,一边不安分地在小黑兽身上到处摸来摸去,结果惹恼了祖宗,用尾巴狠狠抽了苏沐秋几下。

“啧啧,这脾气还随主人啊,”苏沐秋嘟囔道,灰眸渐渐泛上了怀念的微光,“不过以前刚见到旺财的时候,它也是这么个臭脾气,不喜欢生人靠近。”

“没养熟的时候,有好吃的还知道让让。”

“等养熟了,进嘴的鸡腿都敢和你抢啊……”

摇椅一下一下地摆动,很是闲适。皮毛被人温柔地梳着,小黑兽很快又沉沉睡去。

独留苏沐秋一人清醒,有一句没一句地念着过往的时光,过了好半晌,才伸手抹去了眼角隐隐的泪。

 

御城山脉后的极北之地终年白雪纷飞,除神兽居住之地是四季如春的温暖,其余地方都寒冷刺骨,寸草不生。

然而叶修还穿着单薄的衣物,站在这漫天白雪中也不觉得冷。他知道他这是在梦里,用灵瞳来见见这极北之地。

十年的厮杀生存足够让一个懵懂少年学会如何控制力量,用灵瞳来自保。雁落山谷的悲剧已经让他以不可挽回的错过做代价,他绝不希望再有第二次。而这次的梦境,正是叶修有意而为之。

他翻过长长雪坡,极北之地中心的巨大天池出现在眼前。与极北的天寒地冻相反的是,天池常年流着热气蒸腾的活水,这些活水能够温养灵魄,甚至能够长时间地保存残缺的魂魄。那团在离海边被分离出来,护送叶修北上的白泽神识就被麒麟安放在了这里,等到末世之乱完全结束,分裂的神识就能在这里得到修补完全,神兽白泽自然能够得以重生。

叶修在天池边跪下来,等候着中心那团白光渐渐靠近自己的方向。

这部分白泽神识相当虚弱,在雁落山谷时为了保住叶修不被暴走的涅槃吸成人干,它已经耗光了大半力量,从拳头大小缩成了眼珠大小,光芒也黯淡了许多。

它停在了天池边缘,冲着叶修闪了闪光。

直到白泽的神识不再闪动光芒,叶修弯下身,对着白泽神识重重地磕了三个头。

“叶修知晓怎么做了,”他郑重道,“这一切,便是报答白泽大人当年离海边的救命之恩了。”

承诺已成,漫天飘雪和蒸腾白气都开始模糊远去,寂静无声的氛围被越来越大的吵闹嘶吼声打破,直到完全撕碎了极北之地的梦境——

叶修睁开双眼,他正站在宁国地下赌场的角落,周围都是手里抓着钱币,发疯似地叫喊的人群。擂台上的包子扔开手里破碎的板砖,气喘吁吁地冲着叶修的方向大吼:“老大!我撑不住啦!”

一加入队伍就被自家老大拉来赌场练身手赚饭钱的包子实在是欲哭无泪,为了保住那袋钱不被老大收走,他只好硬着头皮上。连续撂倒五个对手后,可怜的包子愣是撑不住了。

血脉里寒意刺骨如刀,炙热灼烧如火,遍地刀山,燎原火海。叶修感觉自己的身体就像是一块被穿刺入冰冷铁叉的肉,架在了烈火上炙烤,诅咒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他,不将他折腾到最后一刻便不罢休。

但叶修已经习惯了这一切,任凭血液被煮得蒸腾冒烟,再冻得僵硬如铁。

他撑开铁黑的千机伞,在此起彼伏的惊呼声中从二层观台落到了擂台上,一脚将包子踹到了台下。新的对手正好也上了来,杀人不眨眼的刺客正冲着叶修不怀好意地微笑着,手里的淬毒暗器蓄势待发。

“好好看着,学着点儿,”叶修懒洋洋地将千机伞扛在肩上,“钱全押,不然以后没钱吃饭睡觉可不怪我。”

话音刚落,莹绿幽光拔地而起,分裂作密集的漫天寒光,雨点般落向叶修。早就穿戴好一身防毒盔甲的刺客咧嘴邪笑,腰间刀柄拔出,就待笼中的猎物逃出来,补上一刀置之死地——

涌向至高潮的激烈吼叫声几乎要将地下赌场的屋顶掀翻,震得包子耳膜一阵发痛,余音还未落下,冰冷的暗器就噼里啪啦地将擂台中央砸出道道龟裂,密密麻麻的攻击叫人看不清楚战况。

方才还在得意的刺客脸上忽现难以置信的惊愕,身影如断线风筝一般,被染上凤凰图纹的长矛抡起,重重坠落于台下,腿骨摔断,挣扎了好半天,再也站不起来。

欢呼的余音就在此刻堪堪落下,犹如落入死水中的石子,投下去再无动静。

长矛在手中灵活转回,矛尖朝上,不知何时逃出那漫天铁雨的斗神咔咔地活动了一下筋骨,在死一般的寂静与众目睽睽之中,笑眯眯地看向面容呆滞的包子,长矛一挑,包子怀里满满的钱袋就落到了一旁的下注盘子上,跑场伙计吓得双腿直打哆嗦,差点将手里的盘子给摔了。

“全押,名字叫君莫笑,”叶修冰凉凉地笑着,“下一个。”

 

人若是足够强大,便无需惧怕这世间任何条条框框,活得自然自在。

然而叶修很有分寸,并不贪婪过多,只赚够了他需要的一点数目,便带着包子悄悄溜出了赌场,顺便出了都城,避开一大堆想要招揽他的各方人马。两人随便寻了一处郊外的小破客栈住了下来。

包子却像是被刚才那不到半个时辰的擂台打斗夺去了心神似的,失魂落魄地看着手里热乎乎的馒头,明明肚子都发出叽里咕噜的抗议,却一点也没吃下去。

叶修站在朝向东南方的窗前里,嘴里的烟杆随着他的呼吸明明灭灭,淡白烟雾被缓缓吐出。经过方才一番激烈的打斗,他多少感觉身上的诅咒缓和了一些。在罗生门时,他便是靠着这般不断抵抗诅咒,在诅咒将他撕碎前,拼尽力气在厮杀与折磨中活下来。

直到现在,他也才稍稍适应了一些。

叶修转过头去,发现包子依旧是呆愣的模样,拿着烟杆不客气地敲了一下对方的头:“快吃。”

包子吃痛,眼神终于清明了一些,他咬了一口馒头,又看向叶修:“老大,你这么强,为什么还要我加入你呢?”

叶修看他一眼,又继续望向东南方:“有些事,总归是我一个人不能顾及得来的。”

“可是老大,和你比起来我简直就是……”包子有些说不下去,失落地挠挠头,“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就拉我入伙了。”

“这支队伍,以后还会有新的成员加入,”叶修答道,“他们或许身份各异,或许是某处角落里的平凡人物。但终有一日,这片大陆上活下来的史官会用他们的笔墨书写下这支队伍的名字,以浓墨重彩,将这支队伍记入千秋历史,传至万代后世。”

他转过身来,吹灭了房中的孤灯。欺压下来的黑夜将他的面容隐没,只留一双金灿灿的双瞳,在窗外透进来的月光下发出尤为明亮的光。

原本被他说得心潮澎湃的包子见状,惊得掉了手中的馒头,后退了好几步:“你、你是……灵瞳孙翔?!”

叶修这次毫不客气地下了重手,黄铜烟杆往包子头上狠狠招呼过去:“你哪只眼睛看着像了?我给你挖出来!”

包子含泪摸着自己的头,内心各种冤屈,却不敢再说话。

叶修无奈地转过头,又继续道:“之前也是我没和你讲清楚,就把你给带进队伍里来,亏得你够傻,给钱给肉就跟着走了。”

包子:“……”

“现在那钱和肉我都不要你还了,”叶修道,“我就明明白白地告诉你,你自己也好做个决断,趁现在还能回头——”

“我叫叶修,生为灵瞳之子,为寻封印四海妖孽之法,平定大陆乱世而奔走,建立这支队伍亦是为此。但求得这天下最终能成太平盛世,容我一隅安乐净土,得享余生。”

“这便是我的道,你要不要同我一起,让须臾即逝的名字永远留在史册上?”

包子看不清叶修的面容,但那沉稳有力的声音却一下一下地打进了他的心中,渐渐烧起了平缓流动许多年的血液。

他何尝不想如叶修所说,在这乱世里轰轰烈烈走一遭,成就一番垂青千古?

但他知道,眼前的人是要去到遥远的海边,直接对上凶残的怪物,不到一切结束死不休,也许到最后还没有成千古,便成了白骨。

叶修见包子陷入了沉默,也不意外。他拍了拍包子的肩膀,转身进了内间。

 

第二日叶修起身,发现外间的床铺上已经没有了人影。他有些惋惜,但也不强求,收拾一番便离开了客栈。

只是当他踏上官道,准备往西北而去时,穿戴整齐,背着小包袱的异族青年已经站在了官道入口处,见他来了,一脸纠结地塞给叶修一个纸包。

叶修打开一看,里头是热乎乎正新鲜的馒头。

“城里现在到处都是找我们的人,我可是一大早起身,好不容易混进去买的,”包子挠挠头,“老大,这早饭钱我可以和你要回来吗?”

叶修这才真心实意地露了个凉冰冰的微笑:“不能。”

包子见他就要咬着馒头往前走,连忙跟上去:“老大!说好的有钱有肉呢!”

“还在城里的时候,你钱也拿了,肉也吃了,还嫌不够?”

“……老大你这是坑我呢!我好不容易才下定决心——”

“这馒头还挺好吃的,你不吃吗?”

“……给我来一个。”

当他们走出很远后,包子才犹犹豫豫地将心底的最后一个疑问问出了口:

“老大,你说,要多久啊?”

叶修当然知道他这不清不楚的问题是指什么,嘴角浮起志在必得的笑意,答道:“满打满算,不出一年。”

 

一如叶修所料,一年后,渐渐能够控制海岸战况的联盟悄然分裂成了两派,嘉世占夏国宁国,而术师阁占燕梁及虞三国,两两南北对峙。而一支名叫兴欣的队伍忽然横空出现于沉海边境,将沉海之中的魔头力量狠狠打入海底,施以新的封印。封印一落,万千极光从沉海上空散去,传播到整片大陆,所有将要涌上沉海海岸的丑恶海怪在无边金光中碎裂成粉末,化为点点微光重归大海。

消息未被阻拦,便乘风而去,迅速传遍风炎大陆。术师阁与嘉世两两对峙的脆弱局面被打破,大陆上三角鼎立的新生力量,竟然只有九人。

一时间,大陆上消息被传得沸沸扬扬。更有江湖传闻,说那兴欣的头头,便是当年大闹宁国赌场,单挑三十人连胜又悄然离去的无名高手;也有人说,先前传闻嘉世孙翔并非是灵瞳,而这个兴欣头头,却是正统的灵瞳。

无论人们如何说道,他们都隐隐意识到,世代的车轮因这支队伍的出现拐向了另一个未知的方向。

斗神君莫笑一战成名,同着他所领导的九人兴欣,声名远扬。一切就如当年白泽所预言的那样,从此世间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TBC-

评论(26)
热度(75)